Ken Uston(1935-1987)游戏的传说

Ken Uston(1935-1987)游戏的传说 0001

Ken Uston出生于1935年,在毗邻纽约的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中长大。他在16岁的时候就拿到了耶鲁大学的奖学金,然后在哈佛商学院继续深造,主攻金融。就像他说的那样:“我本来想从事音乐,但父亲说,‘Kenny,世界上只有一个Sammy Kaye’。意思是说音乐行业的竞争太大了。”

他是一个不知疲倦的工作者,自从在新英格兰南部的电话公司担任调研经理到太平洋证券交易所,他对他从事的每一份工作都相当热爱。他学习了不同的计算机语言,编程,从哈佛到耶鲁他喜欢用学到的新知识充实自己的技能。他的收入丰厚,在业界很成功。

在担任太平洋证券交易所副经理时,他的执行助理是我的姑姑Val.。有些巧合的是他扭转了我的生活,却不是他的生活。Ken把一次晚餐聚会谈话称之为“我的学士生涯的说明会”。在1974年的时候,他的年收入已达到$50000,在旧金山拥有一处可以鸟瞰海湾的别墅。但是,是那次在简单聚会上和一位年轻女士的谈话改变了他的一生。

聚会上,Joan给他介绍了她的一位女朋友(Ken用假名叫她Al Francesco),这个人通常终日的去玩二十一点牌,因为Ken也曾经在Tahoe湖附近,内华达州等尝试过Thorp’s记数系统,所以他很急切的想了解更多的信息。周末,Al Francesco打来电话问他是否想了解更多的玩“伙儿”牌的事情。“你打赌,”是Ken唯一的回答。整个周末里,在附近的一个小镇上,Ken见到了很多伙儿牌成员,也学到了不少他们玩牌体系的一些基本知识。包括驻扎在赌场里二十一点牌

桌上能够数出牌面的许多会员。当一个shoe包含4个decks时,记数员可能会

用数学系统跟踪shoe(以令人敬畏的系统开始,但是几个月后变成了Lance Humble’s Hi Opt I)的积极或消极条件。有了计算系统,记数员知道当odd是什么时最能代表玩家的利益。记数员在牌桌上每局投最低的赌注,暗示只为有利点数的“大玩家”(对玩家来说很不错)。大玩家带着相当大的赌注进入游戏,然后开始玩牌直到点数变得非常不利或者该重新洗牌了。从这一点上来说,大玩家会环顾赌场四周,希望有另外一组的成员有hot shoe。

这一系统到今天为止仍在延用,而且非常奏效。只有当玩家有1.5到2.5个百分点的有利情况下,赢得大的赌注才是件容易的事情。整个内华达州的地下老板们都被蒙敝了若干年。老板们抱在一起低语,Ken能够想象得到他们在说什么:“哇,这个家伙对我们来说可是个金矿啊”。

在20世界70年代,二十一点的规则变得越来越自由。见识很少的老板们对记牌也是一无所知。Ken记得第一次去Las Vegas(在一个组里的大玩家的怂恿下),他席卷了Fremont赌场。他暗示记数员离开牌桌,展开了7局$500的游戏。45分钟后他赢得了$27600现金。在Las Vegas 伙儿牌会赢得超过$500000,在欧洲更甚。

Ken辞掉了在交易所的工作,继续玩伙儿牌,给Las Vegas的几个赌场以沉重的打击。看起来好像很容易,但Ken在Sands(他们曾经在这里赢得了$200000)遇到了麻烦。Ken在电梯里碰到了狡猾的赌场老板,读着赌场的 “犯罪条例”。他要求Ken离开这里否则就要把他关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在二十一点牌中落马,他也被Hughes公司旗下的其他赌场包括Frontier、Landmark、Desert inn、Castaways和Silver Slipper关起来过。

在回到旧金山之后,Ken顾了一位律师,很快旧金山年鉴头版刊登了“一个在Vegas赢得$2400万的人”一文。打官司没有花Ken很多钱,但也着实吞食了他大量的资金。

在接下来去内华达州的旅行中,Ken变得更加小心。他留起了胡子和长发,在玩不同的游戏时用的都是假身份。一个新的团队成立了,金钱再一次不断涌进。Ken来到Las Vegas的Jockey俱乐部,为自己的团队谱曲。之后,1977年一月份,他接到了另外一通有趣的电话。

打电话的绅士说他发明了一台可以玩出完美的二十一点牌的计算机。“如果你问它都玩过哪些牌了”。这台小计算机被命名为“George”,大小同烟盒一样。利用四个按键排查信息,适用二进位密码。数据传输方式最初装进了一个空的大箱子, 转化短音或长音震动告知玩家每局精确的玩法。

这一系统不是没有问题的,如电池壳很容易过热将一个计算机烧坏,或者CPU很容易在赌场中丢失,但是无论如何团队的人能够看到这个计算机带来的惊人力量。

要去Tahoe湖需要一些足够的资金,玩家穿着 “魔术鞋,”鞋里边缘有轻巧的鞋垫。不幸的是,在Harrah’s停留过长,一些团队成员被拘捕,CPU被没收。Ken不在其中,他将他们从Zephyr Cove监狱中保释出来,然后大家各奔前程。

当早上好美国的David打电话给Ken的时候,他在1978年再次回到了Las Vegas,David想做一期关于赌博的文章,希望Ken可以出现在扑克秀上,或者在赌场里玩几把二十一点然后被拍摄下来。Ken同期帮他出版了第一本书籍,“大玩家”,这一想法令他很感兴趣。唯一的问题是没有一家赌场愿意让Ken玩牌。像之前或之后的许多次一样,Horseshoe赌场接受了一次真正的赌博。Jack Binion制定规则:赌注额从$400到$1000,每局分16张牌。虽然不够,但Benny经过慎重考虑最终同意让Ken玩一两把。

经过了5各小时后,Ken赢得了$10400,那个伙计也有足够的素材来完成一场电视秀了。David问Benny“Ken是骗子吗?”

Benny回答说“哦,不。这是科学。他利用他的头脑,他应该赢的。”如果更多的赌场也这样面对计算机的话。

1979年,Ken正在努力使大西洋城允许他们的新赌场“国际休闲中心”经营。他再一次交了合法保障金。其他的玩家和作者,诸如Stanley(他出版了Ken的个人书籍-1981年的百万二十一点)主张在媒体上曝光。在经过无数与新泽西州高级法庭的交涉中,赌场被迫允许所有玩家有机会玩牌。在那个时候我正在大学里玩篮球,开着车去最后一次会面。在加州的Pleasant Hill我在路上载了一个家伙和他的女朋友,我们聊起了扑克这个话题。我自嘲自己是个高尚的玩家,在周末的时候,会接受他们的要求去玩牌。正如事情发生的那样,他们花了大量时间来玩二十一点,最后他们发现我通过我的姑姑见过Ken,他们也是他团队的成员。我很幸运最后能和团队之一的人玩牌,当然我一直只是个记数员,这也是很巨大的经验呢。在Caesar’s最奢侈的饭店吃饭时,我可不想像Ken一样挠痒痒,但是我的确比较了路标,为了一个小孩,那棒极了。

我们假设会用$25000作为赌本(Ken在这个时候被投资做房地产生意),当我们超出赌本时(是我们赌本的一倍了),我们就会有一次小型聚会。所有的现金和筹码都扔在床上,每个人都要穿上短裤表明自己到底花了多少钱。减去花销之后,赢来的50%的钱都会返给下赌者,剩下的钱根据玩家玩了多久分配给他们。哦,大玩家会得到更多,但是我又怎么去抱怨那个有$1500的支付日呢?该死的拖车费用还得一个小时$5呢。

Ken Uston在1983年创造出了适用于家庭电脑的一套厉害的二十一点牌的训练系统。之后在欧洲又有了一份薪金过百万的计算机编程工作。他在1987年9月含恨过世,享年52岁。在他过早的辞世前,很像Amarillo Slim为扑克事业作出的贡献,Ken把二十一点牌的玩牌技艺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把这个当初在人们眼中认为是很难击败的游戏合法化了。也很像现今的扑克玩家,Ken拒绝把二十一点牌当成赌博活动。他总是说自己仅仅是个生意人,事实也如此。他

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生意人。

请直接访问我们的在线游戏室,了解最棒的网上红利!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