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梦想共存

与梦想共存 0001

不需要害羞什么,你们都得承认,我不相信任何的扑克玩家都将给你带来艰难的时刻。我们都曾梦想过在一次大型的无限制Holdem的竞技比赛中玩牌。我们也都梦想过同比如Gus一样的专业人士坐在同一张桌上,赢得他所加入的游戏的赌注。我们还都梦想过当专业人士要把你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时候,你要向他发起进攻叫全注。生活于这一时代的专业玩家也会梦想比赛会再次进行。对他们来说,这是即将来临的事实。对于我们而言,这还只是遥远的梦想。我们只能朦胧的怀着希望等待。

Kurt在两个月之前就在做着这样的梦,现在他在现实中找到了梦境中的场景,而不再是梦想了。

Kurt在Poker Mountain(这是一家由Daniel和TJ等人认可的网站)中存入了资金。为了在新网站中存入资金,他得到一次进入“Road to Bellagio Sit n gos”的通行证。我赢得了他一直尊崇的Sit n gos,这让他有机会参加世界扑克之旅锦标赛的$200的决赛。比赛中段时,他的筹码掉得很多,在这之后,他有以着筹码比例2比1的弱势返回到了对决赛。

当然,Kurt是Fullcontactpoker.com的会员,所以他一起都很顺利的返回赢得了比赛。由于他的努力,他获得了和女朋友一同去拉斯唯加斯的旅行,下榻酒店只和TJ、Daniel一起用餐的机会。这两位专业人士当然也会给他一些指点让他直进竞技比赛。

Kurt已经实现了梦想,并且没花自己一分钱。感谢老天,甚至在他参加完一个最大型最有声誉的世界扑克比赛之后,他仍然可以抽出时间来聊聊天,给我讲讲他的经历。

PN:首先,给我讲讲你自己吧,你正经的玩扑克多长时间了,你最喜欢的游戏和限制形式是什么?

哦,我23岁,住在芝加哥。对于我自己是没什么好讲的。我刚进入大学学习,但是希望一旦我可以玩比较大的比赛的时候可以回来。我有一个女朋友名字叫Brigette今年21/2岁。

到现在为止我才参加过7个月的扑克游戏。在这之前我仅仅是在电视看一些这样的节目。但是我开始浏览在线游戏并且一发而不可收拾。我尽可能的多看一些文章,开始在party poker上玩一些小型游戏。我最终说服了我女朋友让我投一点钱进去,然后开始玩牌。她也玩一些游戏,也是一发而不可收拾。前后我看过很多,但仍然尽可能的吸收更多的东西。

PN:在世界扑克之旅中有一篇关于你的冒险经历的总结(当然是用你的话说的):

星期一早上醒来我感觉很好,但还是有点紧张。我始终不能确定谁会在我的牌桌上,只能想象一下谁可能出现。我们吃了早餐之后我就开始进入比赛了。和TJ交换了一下问候之后我坐到了我的位置上,桌上只有一半的人。几个人来晚了,桌上显得有些紧张。第一个看到的是David,就在我即将要离开的时候来了。

我们说着一把臭牌。Mickey坐在我右面第二个位置上。一分钟后Alan坐在他了他的右面。桌对面是Robert,“The Grinder”Mchael的哥哥。他们两个都是新来的玩家。这个牌桌是很强劲的,之后Gus进入。这是怎样一个牌桌啊,当然是令人兴奋的!

比赛进行的很顺利,我先赢了几局,处于有利位置,and was over my 50k starting point,这是我所能希望的。之后在第二次中场休息之前我从Gus那里赢得了一笔不过的赌注。让我超过了60K,我感觉棒极了。之后David出现,他赢走了我两笔大的赌注,我得到AQ,翻开一个顶级Queen的对子,他有KK。又一轮他向我验牌叫价,得到一个同花顺,之后在底牌处配成。然后将我的筹码降低到了20K,变成了第4级。投注开始对我的资金造成破坏,我的筹码掉到了18K,我需要找到好牌然后试图把筹码翻番。

之后我发现,在大投注中我得到了J10,一个中级玩家进入。一个小的赌注扣掉了我验牌要看一张flop。开牌出现QKA。好极了~我可以希望得到再好一点的牌。我第一个出牌,所以我验牌,第二个玩家照做。Boston投了1200的赌注。

我像其他玩家一样叫牌。现在没有必要将他们踢出局。轮到时又一张Ace,现在这手牌也好也不好。我非常肯定他们没有AK和AQ。如果他们有的话,他们中的任何人都会在开牌之前叫价的。但是我又验牌想要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Boston再次下注。这一次是3000。他看起来对我们再次验牌很迷惑,也不想慢慢腾腾的玩他手里的牌。这表明他手的牌不是满罐牌。 我决定不去冒险让他改牌,所以我把最后的16500全投了进去。第二个玩家迅速的扣了牌,Boston考虑片刻。我知道我此时有的是最好的牌,不想再浪费时间了。最后他叫了牌。David问我是否有直牌,我的确有而且亮了出来。Boston翻开A9 for trip ace,需要底牌的帮忙。底牌给他带来一张King,他的牌配齐了。在比赛的过程中将我踢出局。事实上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

PN:这是你第一次去Vegas吗?如果是,你对这里的第一印象如何(在你经历的比赛之外)?

这是我第一次来,我认为这里非常好。我喜欢这里的天气,我真的很喜欢沙漠气候,所以.亚利桑那州是我的忠爱之一。但是Vegas除了有利可图还有很多事可以做。这也的确是一次不错的经历。尽管来自大城市芝加哥,这仍然是种改变。临街每15尺的墨西哥渔船你知道都有什么吗?(小的飞鸟,你知道吧?)

你在每一个地方都要去一家赌场其实是非常不同的。我喜欢看一下城市的其他地方是个什么样子,但是我听说过你不想知道的事情。但是我确信一些地区是相当不错的。这是我们国家中发展最快的一座城市。如果我在某种程度上真正的开始玩牌赚钱,我想我会来这里生活…尽管所有的辉煌灿烂可能都会老去,但谁知道呢?

PN:有机会我会泄露一些TJ和Daniel对你的指点?Daniel没有告诉过你不要总是玩T70吧?

事实上,没有全告诉我。他更多的告诉过我(作为在满是行家的比赛中的我,一个业余选手)一些小秘密。他告诉我如何通过比正常的情况下叫更多的赌注来确定其他玩家手里的牌。

例子:如果一个行家进入,或者做了一次标准的叫价,我有好牌,我想要用它来叫价…不要去叫惯常的赌注,叫大一些。这样如果他们叫牌,你就可以知道他们是否有好牌…如果他们确实有好牌,仅仅会损失掉我所投进去的。而不是在随后的牌中努力猜测他的牌从而损失更多的资金。这是Daniel 的主要观点。TJ来晚了,我们没有说很多关于策略的问题,但是仍然很开心。

PN:和你坐在一起的行家们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呢?

Hmm…如果我努力记住他们,我会忘记一些事情或者弄的一团糟。我们谈论很多关于Bill的事情,多么有趣啊。Daniel很喜欢但不能相信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至于在扑克界里一些人的一些故事,我不确定我是否都在场。不是要保密,他们可能会有比你知道的普通玩家更多一些的消息。当然took a couple shots at Sklansky…你知道Daniel(笑)。

PN:比赛中的氛围是什么样的?

是很紧张的那种,尤其在我第一次玩现场比赛时。我在Fontana酒吧,是独立于主要的牌室的个区域。这里感觉很好,原离赌场中的纷扰。只是因为它是一个独立的屋子,但是和牌室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四周有扶手栏杆,玩牌的人总是通过它来到这里。这里到处都是扑克行家,Annie走来走去和别人闲谈。谁知道她为什么没坐在椅子上玩牌(笑)。这里也有移动摄像,从一张桌子游走到另一张桌子在行家们进牌室之前给他们摄像。有几个网络记者寻找知名玩家和诸如词类的报道内容。我主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游戏和我的牌,但是一切都还顺利,气氛也非常好。我就希望我能在那待更长点时间来享受。

PN:你有机会去和牌桌以外的行家们谈话吗?

哦,没太多机会,我总是很安静,在游戏中我的注意力都放在上面了。我和一两个牌桌上的非行家们聊过一些,但是行家们之间却聊的很多。他们已经很熟悉彼此了,所以我觉得这很容易。Gus在没人和他说话的时候不说一个字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实际上不…就Alan总是在说,所以无论他和谁说话都将是一场正八经的谈话(笑)。

PN:作为一个玩家,你认为比赛给你的玩法带来帮助了吗?

是的,肯定有。它让我在最高层次上玩牌有了一种新的洞察力。它让我明白了一些对抗业余玩家事情,但是顶级比赛就不管用了。不非得玩,但是你可以用这些牌获得成功。如果我是在在线比赛中与一些糟糕的玩家玩,我一定能够得到TPTK,可能还会翻番。和那些人不同,如果你遇到顶级玩家,他们正向你叫牌,你可能就会被击败。如果不是这样,他们正在积攒一些东西把你击败。You have to be much less attached to hands to play at a top level, and really think things through.认识到什么时候你会被击败。另一方面,你要努力盘算出当他们正在你身上下注时你正处于领先地位。这完全是另一个层面的事。

PN:在你这次经历中,你收获最大的是什么?

哦,在我之前的回答中我提到过了。但更主要的是记忆。让自己记得我曾经在WPT锦标赛中和世界上最好的玩家一起玩过牌。这让我也渴望成为他们那样级别的玩家。像你可能说的是确实提高了扑克技艺。但是现在我可以说,我和最好的玩家一起玩过扑克了,我认为我也玩的不错…一个扑克行家给了我糟糕的一击,I didn’t make it,但并不是说下次我不会这么做。我明白现在我还不是那个阶层的人,但现在我可以看到它会带来什么。

The Hero suffered a tough break in a hand that could be analyzed,直到所有的

参加者都完全疲惫不堪,脸上也长时间流露出难看的表情。如果你和我一样,这次的牌将在你每次想到的时候使你感觉不舒服的。

说过了所有的事情,做过了所有的事情,Kurt似乎在拉斯唯加斯过的很好。这是他一生中重要的经历。我们一直梦想的经历…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