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Phil Hellmuth 第一部分

访问Phil Hellmuth 第一部分 0001

过去,我曾拿Dale和Phil作比较。像Dale,似乎有喜欢他的人也有讨厌他的人。许多不喜欢他的人,好像总认为过去他使个“扑克中的雏儿”,这种名声一起跟随他到了今天。当我坐下来与扑克历史中最伟大的扑克玩家通话的时候,我发现除了以前那些印象外,他身上还有很多其他别的不为人知的东西。

列举Phil的成就恐怕要单独写一篇文章。简言之,他是世界扑克系列比赛中表现最出色的玩家之一。与制造神话的Doyle和Johnny,还有赢钱最多的人(是的,Gres是首要人物,但Phil创造了在WSOP中最为持久的记录。)齐名。他在世界范围内曾赢得重要比赛,在3月份,当他荣获在NBC正在进行的国内扑克对决赛的时候,他又登上了扑克界的顶极玩家名单。

最近我与Phil取得了联系,对这个以前声誉不是很好却被认为是最棒的扑克玩家之一的人有了新的看法。在表面背后,Phil身上还有着更多的不为人知的东西。

PN:你好Phil,最近怎么样啊?

PH:很好,Earl,谢谢。我现在正坐在这看我的email呢,在去学校接孩子们之前,看看有什么事没有?

PN:听起来一切都很趋于平和….

PH:当然!我的家人对我来说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如果我正做或要做的事情侵犯到了我的家人,那我会毫不犹豫的停止我做的事情来照料我的孩子和妻子。没什么比她们更重要的了。

我想这和我的成长经历有关,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母亲和父亲总是在我们身边陪着我们。所以我认为这可能使我跟从他们的脚步,效仿他们的做法。无论我在做什么,玩牌或做生意,当我需要对家人尽责任的时候,我就会停下手头的事情。

PN:听起来好像所有的事都在你的心里呢。换个话题,在Pinehurst打高尔夫怎么样?我在你的日程中看到,最近你有机会可以在那里玩球。

PH:哦,太漂亮了。我有机会玩a corporate get-together 我玩过了Pinehurst#2,这和他们今年要角逐的US Open是相同的流程。几年之后,他们再次回来参加,整个过程相当残酷!尽管在形式上不是为了Open,但玩起来也确实是个挑战。我记得有一次击球,击中了越过Green 30码的距离跑到了catch区。我试着将其拿回来,但它还是继续跑,直到在另一侧跑出去了30码!在我完成进球后,我一个搭挡说这个洞也是John Daly完全went off on的。人们记得Daly在去年的US Open上的气愤场面,当时他用了13击完成了同一个洞的进球。一旦完成立即捡球离开比赛。我告诉他我完全能理解为什么他会这样!

PN:我也取过那,有些可恶因为它的美丽及难度!

PH:是的!

PN:我们坦诚一些Phil。2004年对你来说并不很好,你去年是不是没有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玩牌上?

PH:非常正确,我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的家庭,书籍,其他生意以及从未在玩牌中感到舒服却在其他事情中感受到的事。基本在去年我两次离开了世界扑克系列游戏,去打理一些生意。这些生意之前我从未做过将来也不会再做。

我也没再玩那么扑克,去年下半年我玩的相对多了一些,但是每次的间隔都很大。当我有时间玩一些精彩的扑克时,我会有一些提速的。一年中会有9个月保持这样。这是一些最好的玩家意识到的…

PN:像Tiger Woods?

PH:对,Tiger在众多游戏中只玩12或14场比赛?我们之间却不断地进行了40场。在他参加的每一场比赛中,人们认为他是那里最棒的玩家。所以,当他没赢的时候,像他所做的停歇一样,他陆续的醒悟过来。扑克也如此。出了你会赢很多,运气有时也会使你一败涂地。

PN:我非常不喜欢问,但是Andrew的辞世是不是也有一定的影响呢?

PH:没关系,Earl,因为它确实对我有影响。他是我一个最好的朋友,也是一个令人称奇的家伙。

我记得当我听到他的死讯的是时候,我和家人正在伦敦准备我们的第一次欧洲的假期。我要参加在巴黎巨星的WPT,我们也要作一次旅行享受一下假期。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立即转向妻子对她说:“我要参加葬礼。”她立即就和我回去了。“我跟你去。”我们回到加州,直奔纽约参加他的葬礼。我不想让别人离我那么近,但Andy却不一样。我甚至让他住在我的家里,和我的家人和我住了一段时间。房子很大,我们约法三章,我比没住到一起时更少见他。仅仅时在比赛时才可以碰面!

PN:哦…..

PH:是的,Andy给我留下了相当多的回忆,甚至今天我将失去他的时候。我们在之后的访问第二部分中,还会继续和Phil的谈话,你们会发现Phil的扑克生活中不为人知的事情。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