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扑克之旅 第九篇

剖析扑克之旅 第九篇 0001

4月15日在Bellagio举行的一场专业扑克之旅比赛中,大注为25/50时,我持有KhKd。在第一个位置上的不知名的玩家使赌注变成125,Ram Vaswani 就在他之后叫牌,之后是另一个专业人士,再之后是Ron Rose在cutoff处叫牌。现在的首要问题是如何玩KK?

我将投注叫到650,希望游戏中再也不会有一个只在比赛开始半个小时中就叫这么大赌注的人。令我吃惊的是,前三个玩家都很快的叫了牌,考虑之后只有Ron 加大了他的牌。开牌出现10s 7c 4s。现在赌注额为4650,在我前面有8100。我此刻应该怎么玩呢?我们将在下一篇文章中加以讨论。

另一些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有人在开牌前抛出KK吗?这会引起什么样的行动呢?你这么做了吗(抛出KK)?我会在下一篇文章中讲讲我的看法和答案。

*******************************************************************************

当我在2005年5月11日写这篇文章的时候,Mirage PPT仍在继续着。一天中,游戏中出现了4次有趣的牌。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第一次限制的半场结束之后(赌注额25/50,开始筹码10,000)。首先,在前位的Huck Seed将赌注叫到了150,LeVar Burton(星际迷航,下世纪)叫牌,Robert Turner叫牌,William McBeath(Bellagio的总裁)在每个人都叫牌的时候将赌注额再次叫到450。开牌出现Kd 10h 7h,投注900的McBeath 验牌,只有Huck Seed叫牌。再次开牌出现一张8h(现在牌桌上有3张红心)。验牌,验牌。底牌出现一张6c,桌板上仍然有一副直牌的另外4张牌。Huck现在投注1400(他得给McBeath这个攻击性业余选手一手像QQ或JJ,或可能带一张心的AQ offsuit,或者AK,他害怕在轮到时被验牌-叫价,或者AhKx带有最大对子和一个nut同花顺。总之,记住Mcbeath再次叫价和两个叫牌人在开牌前叫价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就算手里有Button,你也要希望这手牌会很好的界定下来。甚至以上提到的AQ off-suit is a bit of a stretch。Huck之后告诉我说它有两张一样的对子,这也是必然的。)

McBeath此刻在一手牌里叫1400,另外5个人(5000),很巧妙的由叫的牌放弃筹码,之后是一个非常戏剧化的停顿,另外5000筹码投到了Pot中。很明显,他的意图就是叫价,在一个家庭式的游戏中,没有人两次看过类似他这样的举动。这种情况下,这个年轻的顶极庄家一碰上此类牌就立即掠获了这5000筹码,将其抛回给McBeath,然后很确定的说“接二连三的叫价!”之后,当然再起争端(没有像我以前看到过的那样变得剧烈和令人不爽)。这里要提及非常重要的几件事情;一是McBeath是这个庄家的老板!二是庄家必须进入,在某种程度上使游戏进行,但是在这种情形下重要吗恰当吗?三是在比较出色的玩家、更有经验的玩家和专业人士中,他们会更喜欢被许可去连续叫价,而不是庄家这样。所以,Huck本可以很礼貌的询问庄家“庄家,你认为这是连续叫价吗?”现在,Huck当然完全知道McBeath的政治后台是如何了,而且不可能说什么,尽管他认为这样确实很糟糕,他的牌要想叫大注简直是难上加难的。总之,他可能放弃很多非常好的Shadow Creek高尔夫散步!还有非常重要的是要说,那就是McBeath想要利用他的地位或政治后台来影响争端、潜在的控制或变动是不太可能的。在一分钟左右的争论之后,这时我叫来了一个floorperson,Hcuk争辩道叫价应该是被允许的(他之后告诉我说大部分原因是他讨厌那些旁观者,甚至庄家成为连续叫价的人。当然他也倾向于考虑自己有一手能赢的牌,但是我认为这对他并没有道德立场那么重要。),当双方达成共识之后,游戏继续,现在Hcuk却陷入了长久的思考之中。最后,他叫了牌,McBeath出人意料的给stone cold nut翻出了Ah9h。他在开牌前再次叫价为他带来了大的收益。

紧接着下一手牌,Huck从‘under-the-gun’叫价叫到150,McBeath从cutoff叫牌,而我则用Ad-10s从小注开始叫牌(好吧好吧….照我说的做,别像我这么做,笑。在这个位置上不要用这种牌叫!)开牌出现AhJd8d,我投400,Huck叫牌,McBeath在加注。开牌又出现3张红心,因为我又9300,而Huck只有1800所以我投入了1800。“为什么这么多?”他在向翻开的10h-9h加注时抱怨的问。他本不想用他全部的比赛生涯来冒险也不愿意这么做,尽管他有一套翻开的直牌和一个缺一张牌的同花顺(15 outs 当我拿着更高的一对)。在这样牌的情形下是,当你比对手多很多筹码时,你必须利用这些筹码来表示些什么。

紧接着的一手牌,4个玩家插进了我的前面,我在button处用KdQd叫50,Huck将其变成大注500。两个加入的玩家叫牌,又轮到我了。尽管这手牌瞅上去很好,但在无限制游戏里却是个大麻烦,但是对我有三个有利之处;一是叫价者(Huck)只有1300个筹码,二是我有button,三是那两个叫牌的加入者是业余选手很可能有比较弱的牌(比如KJ),在开牌之后或许会输给我一些筹码。开牌出现Jh5c3h,Huck立即拿他所剩的1300叫全注,第一个业余选手多次重新安排了他的筹码,最后叫全注。“哦,不!”Huck说,翻开的牌是8h7h,但是他还没处于不好的境地,因为业余选手。此刻亮出Ad-10h!Hcuk仍然需要点运气,必须得到一张7才能幸存。

我们之后议论Huck这手牌的时候,其他的专业玩家也说这是用A-10叫全注非常出彩的游戏,我说无论怎样都是相当可怕的,因为在你之后还有两个玩家没有行动呢。你们读者是怎么想的呢?

现在是3500)在前位叫价到150,而Yosh在他之后立即再次叫价到750。LeVar 叫牌,到我的时候投注相当大了,此时我手里又JsJh。首要的问题不是要不要去玩,而是如何去玩。我叫牌,Huck mucked his hand。开牌出现2c2h3c,短暂考虑之后我下注1500,Yosh此刻将其所有的8300全部投入叫全注,LeVar mucked。如果我叫牌但输了的话,至少我还能剩500。我该怎么办?Yosh意识到Huck一直在不断的叫价但是他仍然认为在大注之前连续叫价三次一定会有好牌出现。对他来说好牌应该是9-9,10-10,J-J,Q-Q,K-K和AcKc,我认为他没有AA(读者也可以从各种迹象中分析出他不可能有这样的牌?)。在这种局势下我考虑了很久,而且相当艰难,我问了好多专业人士他们遇到这种情况他们会怎么做,很小一部分人回答说他们会放弃手中的牌。我不确定这是个正确的举动,但是我这么做了,因为我仍然有7300,每一轮的花费只有75。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