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同“年轻嗜血者”一起的清晨

一个同“年轻嗜血者”一起的清晨 0001

GSN邀请我们中的一些作者去好莱坞工作室的‘输家休息大厅’记录GSN的“Poker Royale: 年轻的嗜血者”。

首先,必须指出的是录影在上午九点整开始。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到底是谁让扑克玩家们为了拍摄一场电视比赛早上7点钟就起来?”

“年轻的嗜血者”设计非常简单,召集6位最好的年轻扑克专业人士,一对一的组织起来录制电视扑克比赛。但是,这次录影却有些不同,因为它是在一种被人们称之为“纯自然录影”的模式录制的,意思是说他们在不经过很多编辑的情况下在那天晚上播出这个节目。他们必须在那天提前录制,这样他们才能播出这两个小时的节目,一旦在播出时间延长或缩短的情况之前他们给了自己10个小时浮动的空间。

这次赛事中的“年轻的嗜血者”包括David Williams, Michael Mizrachi, Scott Fischman, 顶极在线玩家Michael Sandberg, Erica Schoenberh (在名为“Bring Down the House”的书中记录的MIT二十一点牌组的成员),还有Erin Ness(他是Maxim杂志的图片编辑,并且获得了办公组比赛的冠军,在去年的WSOP中成为女子组最高容易获得者。)

让这次比赛给扑克界上一课吧,也给那些正坐在电脑前说“谁???”的人上一课吧。Schoenberh或者Ness是顶极的年轻扑克玩家吗?甚至他们可能会承认他们要有很厂的路要走,但是他们共有的一件东西就是,他们非常适用于电视广播节目的运作。这就是好莱坞所谓的出色,只有出色才是号的电视节目。

这个节目可能是两个小时的专业类节目。第一眼看上去当Mizrachi起始牌有一个顶极对子和Q 10,桌板上有10 5 5的时候,他们好像用不了20分钟就可以结束,至少肯定要短于两个小时。David有方片5 6,这正是Mizrachi所要的牌。两手之后,Scott Fischman被淘汰出局,顷刻间,GSN的观众都在想他们是否能够持续两个小时,或者在坚持半个小时。局势真的很极端,游戏速度越来越快。GSN的工作人员也不曾想到游戏会进行的如此之快。

最后,大家平静下来,在一个小时的对决赛后,David Williams最终摘得桂冠,Erin Ness位居第二名。这两个人有非常好的比赛过程,事实上,我一度不能确信自己是在看初赛还是在看决赛。对我来说(或许是错得)好像Williams有两次很容易得挫败Ness,因为有两把牌他本可以很轻易的在最后向Ness叫价,但是他选择了叫牌。这让他损失惨重,在这个时候,David的筹码量和Ness相比是1比5。事实上,这是的赌注相当大了,David叫全注,Erin原本只能够将$40000叫到$140000,她选择了扣掉手里的红桃5 2,对David手中的J 7offsuit来说,这两张可都是真格的。这手牌使Williams赢得了一些筹码,而且他是从来都不回想别的的。

总体上讲,这是一次很有趣的经历。正常来说,我可能不会这样做,但是很高兴我这么做了,很荣幸能和一些玩家、评论员和其他工作人员打交道。

祝贺David Williams和其他5位“年轻的嗜血者”。哦,顺便说一下在我离开之后,他们又录制了“年轻的嗜血者2”留以今后的播出。期望在未来的某个星期五的晚上能在GSN上看到。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