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OP不眠之夜

WSOP不眠之夜 0001

哇哦!!

简单的说,周日晚的WSOP年度36场赛事的确令人兴奋不已。Amazon 房间内500多位女士为WSOP女士冠军赛展开激烈的争夺。此外,今晚的选手是$2,500无限制Hold 'Em比赛的最后幸存者。而且,选手们将目标定在$5,000限制的Omaha大赛。每次你听到“第X桌,再买筹码”,就有人又押了$5,000的赌注继续赌博。选手们为将近百万的奖金而进行殊死搏斗这是可想而知的。

当所有的一切在顺利进行时,$2,500无限制的比赛已经在ESPN的舞台上上演。桌上的参与者有着典型的国际性特色,他们是:

座位 1: Canadian Joe Zappia, 247K

座位2: 筹码最少的 Larry Watson, 59K

座位3: Glynn Beebe, 242K

座位4: Canadian Mayen Grigorian, 112K

座位5: K. J. Jordan, 368K

座位6: Denmark's Lars Bonding, 818K (筹码领袖)

座位7: Jack Binion世界扑克公开赛决赛入围着 Jason Tate, 391K

座位8: 职业选手 (来自伊朗) Farzad Bonyadi, 315K

座位9: Robert Doyle, 87K

开始的blinds等级是3/6K,1K ante。在此进入了疯狂的扑克之夜。

比赛进行到20分钟左右,在我们准备把级别定在4/8K(还是1K ante)之前不很常见的事情发生了。13手时,开始就是筹码最少的Larry Watson,决定用手里的牌搏一下,全部押上。Joe Zappia愿意和他赌一局,翻开A-10来迎战Watson的对8。Larry很不幸,公共牌中出现了10,而其他的牌没有起到任何作用,Larry Watson打道回府赢得第9名。

这桌上还有一次大的赌注,看起来选手们在任何时候都甘愿在比赛中冒险。第33手,K. J. Jordan就用他在锦标赛的生命为赌注来进行一搏。Lars Bonding用一对5来挑战Jordan的Kd-Qd。两个方块出现在公共牌和TURN中,但是最后一张时没有用的Jordan离开Rio得到第8名。

选手们之间的动作很多,但是在休息之前还没有人离开。我们把级别提高(2K antes, 6/12K blinds)。Lars Bonding是那种喜欢在大多数比赛中主动进攻的选手。休息回来不久,他就双倍下注Mayen Grigorian(目前为止他还在领先的选手中)和Farzad Bonyadi。就是这样下注,Bonding在而后的比赛中依然保持较大的领先优势。

直到第64手我们才失去了另一位选手。Jason Tate把赌注加到28k,Joe Zappia随之在加注。Tate花了一些时间后全部下注,Zappia跟注的确令人有些惊讶。Tate有J-10,Zappia有一个A超过了他(A-6)。桌上一堆没用的垃圾牌,Jason Tate被淘汰得到第7名。

我们又进入休息时间,而比赛的等级再次提高(2K antes, 8/16K blinds)。在我们回来后,开始了下一场激烈的战斗。Robert Doyle整晚忍受着筹码短缺的威胁,他视机进攻。但他把筹码推向桌之中央时,觉得自己的一对J还是很大的。Joe Zappia跟注。Zappia要吞掉Doyle的筹码,他是如此的狡猾。在TURN是来的一个A给了Joe胜利的曙光,但是很快的被Doyle手里早就有的两个J给淹没了。Joe Zappia得到第6名。

接下来的8手后,另一个缺乏筹码的选手Mayen Grigorian全部押上来对付筹码最多的Lars Bonding。Mayen手中有10-2,而决定Bonding 成败的是手中的7d-5d。两个方块在公共牌中出现,在TURN中又一次击中。Mayen彻底失败了,得到第5名。

Robert Doyle 和 Glynn Beebe一直很好的经营着他们短缺的筹码,直到他们彼此相遇。Robert领先Glynn40K的筹码,Doyle下了小blind后把注加到100K,Beebe把所有的筹码都押上来达到最高注额予以反抗,Doyle跟注。Beebe拿了一对8,而Doyle有A-3使其保持领先。当桌面的牌是10-3-2-6-10时,Glynn的筹码翻番,而Robert只能苟延残喘了。

两手后,赌注下到Robert身上,他被迫把所有的筹码都放在前面,这时Glynn Beebe加注到100K,把其他的选手都清除了。Beebe的spadesA-Q要大过Doyle的A-5,再度领先。桌面上来了8-7-6,这有利于Doyle给了他无限的希望。TURN来的是5,这几乎改变了局面,现在Doyle处于可以双倍从对手那里得到筹码的境地。只有一件事情可以解除Beebe的危机,那就是最后一张能成为直牌。而最后一张来的是4,他们二人平分赌罐,游戏继续。

91手是Robert Doyle的末日。由于他缺少筹码所以再次被迫All In,跟 Farzad Bonyadi的注。Bonyadi的K-10并不强,但对于Doyle的7-5还是有优势的。桌上来的是A-Q-7-K-J,给了Bonyadi多余好的直牌打败了Robert Doyle。用第4名把他送下桌。

我们又继续了20手,然后进入休息时间,级别提升到3K antes, 10/20 blinds。选手们的筹码情况如下:

Beebe 267K

Bonding 1.947M

Bonyadi 425K

剩下的三位选手中的两位看起来是“All In”选手。Bonding 和Glynn Beebe都选择在公共牌出现之前就把筹码推向桌面,这样可以迫使其他人离开,不参与进来。Farzad Bonyadi玩的十分谨慎,会看到公共牌后在攻击对手,取得胜利。在119手时,他就用这种方法学从Bonding那里拿到筹码。

120手Glynn Beebe的进攻发生改变,在Lars Bonding加注到40K时,他再次加注。在Bonding全部押注后,他又跟注。Lars拿着一对10很显然要好过Glynn的Jd-9d,当桌面上的牌只能给他一对9时,Glynn Beebe拿着第3等奖回家了。

对决中Bonyadi 和 Bonding他们的筹码相差不多。又过了55手后,下一个级别的比赛决定出了胜负。由于Bonding押了很大的赌注只剩了很少的留下,所以Bonyadi的筹码全部离手。178手,选手们艰难的进入到公共牌开出2-3-K,Bonyadi意外的押全注,(如果你看到牌的话你会觉得更意外),Bonding跟注。Bonyadi与公共牌配上一对(K-6)。而Bonding根本没有和公共牌配上(Q-10)。剩下的牌都是费牌,丹麦选手想要获得两次手镯的愿望破灭了,他拿到第2名。

最后资料如下:

1. Farzad Bonyadi, Los Angeles, CA $594,960

2. Lars Bonding, Aarhus, Denmark $317,625

3. Glynn Beebe, Austin, TX $194,305

4. Robert Doyle, N. Palm Beach, FL $170,015

5. Mayen Grigorian, Northridge, CA $145,730

6. Joe Zappia, Woodbridge, Ontario $121,440

7. Jason Tate, Brentwood, TN $97,150

8. K. J. Jordan, Myrtle Beach, SC $72,865

9. Larry Watson, Las Vegas, NV $48,575

10. Marvin Duarte, S. Florida $26,715

当我要结束这场赛事时,女士比赛正为今晚的决赛而进行激烈的争夺。他们将在明晚结束。女演员Jennifer Tilly如其所愿的各个击败对手。如果他能成为摘取WSOP手镯的第一个女明星的话,那将更加有趣。总之,这是WS有历史性意义的夜晚。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