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精英被记录在扑克纪念馆

两位精英被记录在扑克纪念馆 0001

昨天两位扑克界的传奇人物事迹记录于扑克纪念馆,在WSOP主赛事房间的ESPN搭建的舞台上举行了简单的记者招待会。

昨天Crandall Addington和 Jack Binion被授予了扑克最高荣誉,他们的事迹被Doyle Brunson记录下来。

参与招待会的有Brunson, Addington, Phil Gordon, Binion, 和几个Harrah的执行主官。在前30分钟里Binion主持着大部分的会议,他谈了一些过去扑克的情况,现在扑克的发展状况,并与大家一起分享和今天看起来有很大区别的过去的小故事。

“自从1970年Jack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Brunson开始陈述了一些和Jack在一起故事,他的父亲Benny Binion发现了锦标赛然后开始参加。“要不是Binion,” Doyle接着说“就没有今天的事情发生。”

Jack是一个精力充沛,笑容满面的家伙,他发展的十分迅速。为了尽力使自己被注意到,Jack花了很多的功夫与Crandall, Doyle, 和 他的父亲 Benny交流。

Addington由于他对WSOP的贡献而知名,当他与另外5个人围坐在Reno, Nevada的桌子上讨论时,WSOP这个概念由此产生了。

“在那个时候没人知道扑克锦标赛是什么东西” Brunson沉思着说道:“事实上坦然的说,我们只是认为这将是一个可以让更多弱的选手参加比赛的好方法。”

Addington的名望在扑克界已经有20年了,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成功的商人,掌管着Phoenix的一个生物工程公司(详见Crandall的公司,我们以前的故事中提及过)。如果他不很多话,他是一个亲切的人,用扑克中的老话中最适合的一个词来描述他就是:古典。

Phil Gordon接过Crandall的话用简捷的语言评价了他的慈善“为癌症下一个坏的赌注”,这是他如何希望有更多的选手能够加入他的1%计划(众多选手已经保证将他们在主要赛事得到的奖金中的1%捐给Phil的慈善机构)

记录仪式的真正原因在于对于扑克产生的好感,当一位执行官员开始读已经准备好的关于WSOP赛事上新增的一个项目时,集中的媒体开始为Q&A会议去做准备了。这打断了事件的进程,同时发出了不幸的讯息没有永恒的扑克,只有永恒的买卖。

总之,记录仪式是给扑克的未来带来美好感觉的理由,那是过去的事情了。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