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明星:专访Isabelle Mercier

扑克明星:专访Isabelle Mercier 0001

在扑克世界,女性已经证明她们已经很容易的向男性发起挑战,但是扑克仍然是男性占大多数的领域,仅有少数女性是广为人知。在这些知名女性中有一位有天赋的迷人的女孩,她已经凭借她的天资和让人印象深刻的成就引起人们的关注。事实上,自从她赢得去年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世界扑克巡回赛"Ladies Night Out II"的冠军后,Isabelle Mercier就被许多人知道了。尽管她的日程已经排满了,但她还是非常友好的回答了我们的问题:

PN:你现在在哪里?

目前我的“家”在拉斯维加斯的Rio赌场酒店,我在这里将呆上6周,参加一些WSOP的比赛。我很骄傲的成为PokerStars.com的自由大使,并有机会参加如此多的国际性扑克盛事。

PN:参加这些WSOP大赛,你感觉如何?

我将尽我最大努力争夺手镯,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次的选手都很强大,这非常具有挑战性。距离我的下一场比赛仅剩4天了,我将利用这段时间来研究我的比赛,为他作准备。迄今为止,我已经在两场比赛中提现,但是更重要的随着比赛的不断深入,我将有机会与那些伟大的扑克选手对决,更多的是我想在下场比赛做的更好我必须突破自身的局限。

PN:在这些大型扑克赛事中,许多天你都不得不坐上几个小时,通常你是如何放松自己的?你有特殊的方法来作准备吗?

我花好很时间来准备一场比赛,大概要2个小时。在那段时间里,我睡醒后起床,喝点果汁和咖啡,洗个烛光浴(是的,我是在早上做这些的!),做头发,化妆,穿衣,然后迅速查看电子信箱,离开Starbucks走向扑克室。扑克室位于Rio会议中间走廊的尽头,两个小时过去了。在去比赛的路上我带着耳机,听着很大声的音乐,我发现这能帮助我很兴奋的去准备比赛。这给了我很大的动力坐在比赛场地内,并激战数小时来构建我的成功之路。

晚上,我发现谈论白天与其他选手进行的比赛很有意义。探讨牌局和战略,分析扑克你能获得许多其他的启事,我认为这比学习过程更重要。

PN:是什么使你离开非常舒适的职业,而一心投入扑克事业?

我有一个很好的工作,在巴黎ACF的一家扑克室做经理,但是5年后是我该走出下一步的时候了,这就是成为职业扑克选手。只有比赛在电视上转播,成为职业选手就有可能,对我来说玩扑克是我的天性,我一生都在玩,我永远对他充满热情。因此,我离开了ACF的管理工作,组织了一个周末零售店,在那里我销售所有我有的东西。从那天开始,我拿起我的皮箱周游世界。当我下定决心用我的$10000开始我新的扑克生涯,不只有一个人说我是十足的白痴。我猜想我是追逐自由和梦想的大信徒。在我的一生中,这不是我第一次作出这种极度的转变了,实际上在很久以前我是北美最大的投资债卷经理的律师。起初我要一个非常漂亮的职业,在Montreal的市中心有一间很大的办公室。但是那就像地域。我真正的愿望是环游世界,律师事务所每年只能给我2到3周的时间。在那段时间里我不能充分的拥有自己,因此我变卖的我的汽车,偿还了债务,口袋里揣着50美元来到巴黎。当我回顾过去,我意识到我想要得到什么,我已经学到了多少。

PN: Barbara Enright说:“女人比她们的男对手具有一个基本的优势。心理学家告诉我们女人拥有第六感,而这种本能在扑克桌上是无价的资本。”你真的认为在扑克桌上女人有很大的优势么?

我趋于同意Barbara的说法,事实上我认为女性大部分都有很好的直觉。不仅如此,扑克选手都具有很好的品质。懂得数学的人参与大部分的游戏,而且数学已经进入所有参与游戏的人,了解你的对手是一项很难提高的技能,当你在游戏中拥有这一武器时,它会让你变得与众不同。通常女人被认为是其他选手的美餐,因此只要不被男人们恐吓到,她们在桌上有很强的能力看穿他们。

PN:你参加许多电视扑克大赛,最近参加了英语频道的英国扑克公开电视大赛…,在相机前玩扑克有什么感觉?

直播比赛是个特别的经历,我真的很喜欢他,并愿意随时参与!首先,我喜欢参加有扣牌摄像机的电视比赛,事实上,它是我工作的重要部分。在这种有摄像机的桌上比赛会给所有参赛选手带来巨大的能量,他使人充满力量。第二,要知道摄像机实际上会录下你扣着的牌,这将十分刺激。你发现你正在做一些你不知道你能做的一些事。第三,实况比赛比其他的电视比赛更有趣,只是因为观众可以看每一张你处理单个的牌和你如何决定玩一手牌或放弃一手牌。因为这样,我认为那些实况比赛将有助于提高比赛水平。

PN:一些扑克牌局是令人难忘的。你认你最大的胜利是哪一手牌?最糟糕的一手牌是什么?

最和我心的胜利的一手牌是我赢得世界扑克巡回赛女子"Ladies Night Out II"——去年9月份在洛杉矶举行的。它是我获得的第一个最大的头衔,它也是我玩的最勇猛的一次比赛,以至于传奇评论员Mike Sexton自然而然的把我叫做“无情的” Isabelle Mercier。进而,它也开始了我作为锦标赛选手的生涯,成为PokerStars.com的代表。

至于我的最坏的一手牌,是我拿的第一次有纪念意义的牌。LOL!它是在2004年WSOP比赛,我在进入主赛事的单桌卫星赛中出现的。我当时还没有票,而那是比赛前的最后一晚。我玩的十分出色,与其他选手对决。我为生命而战,最后公共牌和我的扣牌4s配出一对。公共牌是K64,我的对手有AK。我们的筹码差不多一样多,所有的钱都加入了公共牌中。是的!我很高兴可以进入WSOP冠军赛!….直到turn牌出现6,最后一张出现了另一张该死的6。这次真的是很大的伤害,部分原因是它是我第一次锦标赛中的坏牌,部分原因是我不知道如何更好。我整个星期都情绪低落,毁灭了我的生活和周围人的生活。总之,它是一个好的教训,今天如果我因坏牌而被逐出比赛我会保持愉快的心情。只有我玩的好,而后的一切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不会因一些无法控制的东西而发狂。

PN:牌桌上你最怕什么样的选手?

我相信如果你想赢得比赛就不应该怕任何人。只有你真的排除恐惧,那种感觉,说真的在扑克比赛中你和你的恐惧才是你最大的敌人。然而,我必须承认有时你会面对看起来玩的很好而且每手牌都很强的选手!这时变得很难自卫,他不断的施加压力,他是桌上的霸主。那种情况下很不舒服,避开这样的选手的纪念是他会成为你未来恐惧的选手。这样的事在我参加去年4月在Bellagio 举办的WPT$25 000 的比赛时发生了,当时碰到了“龙” David Pham。所以上周,当他过来参加一个WSOP赛事,直接坐在我的右边时,我感到很糟糕。但是,扑克是非常具有挑战的比赛,那就是它有趣和很难的原因。幸运的是,我成功的克服了我的恐惧,在WSOP赛事上我用A-game对战Pham。

PN:职业扑克选手的生活并不容易,它的利弊是什么?

就个人而言,我认为职业扑克选手的好处是世界的巡回比赛。我有完全的自由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我周游世界,拥有的不止是一间公寓,一个卡,帐单等。我觉得我的思想是自由的。当我累了的时候,睡觉不需要闹钟,我可以自然睁开眼睛,我饿了就吃,如果我太懒就叫房间服务,如果我不想去送洗衣店就按房铃,有人每天清洁我的房间,拿新的被单和毛巾等。总之,它为我服务。我没看到扑克选手任何生活中的不利之处。但是每个人都不同。我相信这种没保障和旅游似的生活不适合所有人。

PN:你未来几个月的计划是什么?

那些天我将努力在我的新的网站isabellemercier.com工作,在未来几天我应该在线。这一旦结束,我感觉我应该为自己寻找一些自由时间。在WSOP后,我的Trans-Atlantic巡游将回到欧洲,来参加在巴黎举行的WPT赛事。这将是我在休息之前的最后一场比赛。8月我将休假,假期的前三分之一我将坐船到Caribbean会见我最好的女友。我们认识20年了,今年夏天我们都将30岁了。这次巡游是我们的庆祝活动,我感觉这像一场电影,不像真实的,喔!在这之后,我将在Quebec呆上一段时间,然后在8月末返回Los Angeles来卫冕我的WPT女子赛冠军。

PN:你已经参加了这么多的锦标赛,那么现金赛哪?你参加一些在线的比赛吗?

我实际上是一名锦标赛选手,而非现金赛选手。我喜欢在锦标赛中说能找到的那种行动和侵略性,与现金赛不同这更要有耐性,有纪律。我喜欢竞争,因此锦标赛非常适合我。筹码是没有价值的每个人在金钱上是平等的,这里有开始有结束,有最后的胜利者!但是锦标赛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你不得不投入很多小时,天,星期和年来实践,来变得更强。因此,我总是尽可能的参加比赛,希望一天一场。当没有比赛时,我喜欢到PokerStars.com训练。这是我的在线扑克室。PokerStars.com是在线锦标赛的第一号网站,我喜欢能够随时连线,开始一场锦标赛在15分钟内与成千上百的选手展开竞争,这拥有难以置信的价值!

注:你想同Isabelle比赛,她在Poker Stars的名字叫Mercedez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