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15)——来自WSOP的旅程

漫游扑克之旅(15)——来自WSOP的旅程 0001

我继续我的话题,就是在我用一手好牌发起进攻之前要等多长的时间,我提到的这手好牌其实并不是很好,但是和前几轮相比不算坏。在2003年的WSOP比赛上,我是5000买进无限制级holdem锦标赛中48位选手的筹码领袖有大约55,000的筹码,在接着的一手开始时第二名的筹码数量只有大约28,000。现在我记不得所有的细节,但是每一手的大致情况,筹码和选手的排名我还是记得十分清楚的。

在300—600的blind下我们玩了9手牌这时ante是75。被迫下注的选手拿出4500的赌注,下一个选手下了11,000的筹码,接着是23,000,两个以上的选手下了大概18,000,小blind跟注,我在大blind时很高兴的看到了KK。我估算着赌罐会有4800的筹码此时我加注到5000。这一加注是对赌罐而言的,任何争夺它的人很可能要把他的所有筹码加进去。这是一个合理的加注,但是在这样的blind下它的数量太多,它可以说明我在大范围内来冒险赢得我面前的55,000的筹码,它说明有一手没形成的大牌。

前两位选手放弃尽管有的选手有像AQ这样可以跟我的注的牌并且可以寄希望于好的运气,我想我可能无功而返。在holdem的大赌注比赛中,前两位选手中的一个不是不可能用一对AA下注,但是我只看见过一位选手用一对A在第三张牌时跟了大的赌注,那是在80年代我在Reno中玩现金赌博赛时一个年轻的选手叫Phil Hellmuth的干过这事。我已经不止一次的讲这个故事为了说明拿着AA的选手是多没的不幸,可能我这次将成为第二个他…在那时他只有20几岁,当然他不会像他后来著名。

这时这个不知名也不是没名的选手进入了长时间的思考。最后这个桌上另一位选手跟了这个大赌注。赌注增加它加注到5000多(自己留下不到13,000的筹码)。我高兴的全部下注,我确信他有QQ或JJ而当他翻开AA时,我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最大的来的是10,我输掉这一手,事实上,尽管这手后我的筹码仍然在平均水平之上,但我甚至没有弄到钱(!)

这是更好理解的例子,尽管它不像Greenstein-Trumper牌那样超乎寻常,但是它仍然是一手足够糟糕的牌。做出这样坏的进攻成为一种耻辱,但是什么样的是对的进攻的确很难决定。

好的我们开始讨论与之相关的战略。

KJ的牌在限制级holdem比赛中对抗一些弱的和较为广泛的选手很有价值,但是对于谨慎和好的对手来说它是致命的圈套。令我惊讶的是最近国家出版的新栏目中说在对抗谨慎的对手时,在公共牌之前下注比你以跟一个加注开始可以少少输一些钱。一定会有一些保全这些赌注的方法——不要在第一个位置玩牌。这是一手将要在公共牌之后作出良好判断的牌。如果你怀疑自己决定你该何去何从的能力或缺少作出适当判断的经验,不要把自己置于这个位置。很简单——你不是不得不玩这手牌!有三种玩这样一手牌的方法——1)在弱者的后面,而不是在他出乎意料的加注或跟注的情况2)首先加注3)有很多人的一手(是指其它所有选手都为了一个赌注而开公共牌)。

在限制级中有价值但在无限制级的holdem中暴露出弱点的牌值得一看。KJ牌就是很多手中的一手更可能让你输掉一个大赌注而不是赢的牌。还有一些其它的牌在无限制级的比赛加注之后也是不好的主要有KQ(同花或不是),AJ(同花或不是),和AQ。这主要有两个原因——1)潜在的匹配应对对手强有力的赌注通常得不到赞成,2)你得到像限制级holdem的抽牌赌机会在这里通常得不到。我们将在未来的章节中举例说明。

第一次你翻开AQ去对抗AK, AA, KK,QQ或者JJ,10-10, 或 9-9,你会感觉很快的减少祈祷的希望。除非holdem之神伴随着你,否则你的日子不长了。如果你拿到AJ,这就更可能发生了。理解你是在什么样的锦标赛中玩这样的牌也是很重要的,就像你要了解危机时刻同样的牌会怎样。

至少有不同花的AQ或AJ,你可能会忘记你自己,但是你第一次翻开不同花的KQ或同花的KJ来对抗AA,KK,QQ,JJ,AK,或AQ,你将不止是感到很弱而是愚蠢。这不是好的感觉。

第二,计算扑克赌注可以为做出正确的跟注提供即时的指导,当你停下来思考它时这会明显。例如,在限制级holdem的赌注中有210的赌注,当你在公共牌上赌或要注30或更多,你通常有很好的机会抽牌来完成一手牌,但是无限制级holdem中你可能在同样的情况下面对210的赌注或更多,现在得到2比1而不是7比1的抽牌所以没有意义。进而,这到了下一条街,所以当你在限制级比赛中为了你最初的决定得到更好的机会而继续时,它在无限制级的情况下将变得过于昂贵。在许多情况下,你在无限制级的比赛中为一两张牌抽牌而不是为了所有剩下几道街而抽牌,这很快将改变抽所有手牌的真实机会。

在下次之前玩好…好运!

编者语: Poker Stars 有最高额的锦标赛,找出原因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