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法律顾问角(15)

扑克法律顾问角(15) 0001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律师,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你好扑克顾问。你有一些帮助我了解其他人牌的秘诀吗?我在我的比赛中越来越有进步,但我还是只玩自己的牌。我还是没能掌握如何读懂其他选手的牌。我知道这需要很多很多的经验才能得到,但是你能否给我一些有益的暗示给我指明正确的方向?我只要想了解Holdem玩法,有时也玩Omaha。我了解的都是其他的比赛。谢谢——来自Portland, OR,Mark的 Email

我发现越来越多的选手在比赛中与你有同样的问题:从玩自己的牌转向玩对手的牌!这达到了扑克水平的又一境界。很高兴你的提问,你要读别人牌的第一步包括理解我们实际上如何着手去读别人的牌。我们会很自然的依靠我们已有的知识和经验机械的推断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事。我们把这叫做心理归因原则——你把一些特征强加给你碰到的所有的东西上。我讨厌政策错误的声音,但是现实是我们进行了判断(利用书的封面自然的判断书的好坏)在最初的判断后,思维常常寻找支持第一判断的证据。这在桌上将是一个要付出代价的习惯。你看,当我们找出证明最初判断是正确的证据时,我们经常忽略或者较少引导我们向另一个方向前进的信息。换句话说,如果你对大加注的最初反映是“哈,他走上绝境了”,你将开始找寻他走上绝境的行为证据。你基本上在劝服自己相信第一感(有些人把这叫做本能)。他会带我们进入“惊讶”的时刻,你的判断100%错误。所以,抓住正确读牌的关键是和我们机械归因作斗争。花时间考虑所有的有用线索:赌注,跟注,过去的历史,桌上的形象等等。我常常说的一个最好的建议是当读其他人的牌的时候,寻找他们在进攻和行为上的变化。当然,要做的第一不是了解对手的基本线索(基本线索=正常行为)通过观察他们的前几手的表现,当他们没有好牌时观察他们,当他们远离桌子时也要观察他们(如果可能的话)。如果对手“A”正常下非常自信和吵闹但是突然在加注后变得温顺和安静时,那可能意味着他正在做出反应。通常来说温顺等于牌强,他可能正在赌一个大的赌注。考虑所有的暗示和线索时可以用的到的,挑战你的机械判断。在做出你的决定前注意反映,合理分析思考。他是不是突然停止磨他的筹码?他是不是突然很快的了解谁做的翻牌行动?很快这些程序会变得适应和更正确,你就会在桌面上得到更多的利润。

扑克法律顾问,为什么在网上那些白痴一手烂牌还叫全注?他们看起来每次都用很大风险的赌注来对抗我。太疯狂了.——来自Huckabee的Email。

我认为在你问题的头两句中,你已经回答了你自己的问题。低限制级选手们通常没有经验并且为了娱乐而玩牌,没有期望巨额利润。你写到“他们看起来每次都用很大风险的赌注来对抗我”对于他们也看到他们有时冒着很大的风险下注。那是为什么他们叫注的原因,因为他们有时候可以赢。肾上腺刺激着赌他们的抽直牌或同花(或者甚至缺少的情况下),这比冒着他们参加比赛会失去双倍赌注的风险还重要。“不管怎样,搏一把”的想法迫使他们按下加注按钮。非个人的屏蔽本性的网上赌博只能有助于这种炮徽思想的出现。在碰到偶然的幸运手气后,这些玩家就更可能增加在下次跟注抽牌的可能。像Pavlov的狗,习惯于听到铃声就流口水,这些玩家就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就跟注。

继续提出问题!Carlisle14@hotmail.com

编者提示: Heads up is the purest form of poker. Great heads up action always at Pacific Poker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