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热潮说再见: 2005世界扑克系列回顾

向热潮说再见:  2005世界扑克系列回顾 0001

在今年WSOP45天组成的比赛之后,历史上最长的最后一桌在主赛事中争夺世界冠军的比赛,星期六的早上才出来结果。接近15小时的最后一桌的争夺,扑克世界给他的胜利者最高的荣誉,同时把历史上最大额的奖金(750万美元)奖励给澳大利亚的Joseph Hachem。恭喜他,以及参加主赛事最长时间的最后一桌的所有战士们。

今年的WSOP赛事有许多重要的时刻可以写进比赛的年报中。走进Rio全套房赌场酒店的Amazon房间,超过了29,000的选手进来为1.03亿美元的奖金进行争夺,历时了6个星期。细致的看这一比赛,它前35年的世界系列总奖金突破3亿美元的奖金水平;单就今年来说,三分之一的奖金分给了选手。这不禁让人考虑2006年将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连同房间中的钱一起,一些漂亮的行动值得一提:

1. Brunson 和 Chan –两个第一

在今年WSOP开赛时,有三个人列在世界系列冠军手镯的名单上。Doyle Brunson, Johnny Chan 和 Phil Hellmuth,他们凭借自己的能力赢得许多称赞,他们每人都有9次,作为比赛的开赛阶段常规的智慧和想法很难让他们改变。

第一个发起挑战的选手是Johnny Chan。在6月7日一大早,Chan走到$2,500赌注的限制性Hold 'Em比赛的对决赛中,与"The Unabomber" Phil Laak争夺第一名。这是一场锦标赛中比耐力的对决,Chan在第17手中征服Laak,拿到他的第10个手镯。

Doyle Brunson虽没有胜出,但是却作出回应。短短的4天之后,Brunson在$5,000无限制的缺手(6/桌)比赛中征服了最后一桌。比赛也让他得到了他的第10个手镯。沿着这条路,传奇的Brunson和其他两个世界冠军(Scotty Nguyen 和 "Jesus" Chris Ferguson)一样长久的蝉联这一位置,此外还有Layne Flack, “大师”Men Nguyen 和Minh Ly。

哎,Phil Hellmuth没能对此作出任何反映。他参加的几个现金赛中,Hellmuth只能进入最后一桌,在比赛中被以第8名的位置淘汰。至少到现在,Hellmuth不得不仰望“手镯竞赛”的领先者,Doyle Brunson 和 Johnny Chan!

2. 职业选手回来了! (就像他们不曾离去….)

要避开拉斯维加斯Rio中大量选手的攻击,这是大多数选手所有的普遍想法,这使得职业选手很难拿到手镯。有网络资历分类,人们在进行全新的扑克比赛,人们用大量的钱下注,这意味着职业选手和他们比赛比前两年要困难得多。

反面的例子证明了一切。恰恰是第一场赛事,职业选手Allen Cunningham此时击败所有的挑战者进入第二大锦标赛。在第一场比赛的2,303位选手中脱颖而出进入决赛,拿到手镯,但是并不是说明职业选手也在比赛和已经为此做好充分准备的唯一例子,在最后一桌上还有其他的职业选手,例如,卫冕冠军Scott Fischman,章鱼David Ulliot,Can Kim Hua 和An Tran。

这个话题在最近的最后一桌比赛中再次提到。然而这场比赛的最后一桌由职业选手和网络选手组成,如果没全认出来的话,在比赛的其他阶段的桌上也有3到5位职业选手,职业选手也在那里。在每个赛事中他们的参与使扑克比赛更为精彩。

如果你不认为今年扑克选手回来了,看一看手镯获得者名单:Cunningham, Michael Gracz, Erik Seidel, Reza Payvar, Josh Arieh, T. J. Cloutier, Mark Seif (两次获得,我们立刻提到。), Barry Greenstein, Doyle 和Todd Brunson (很有耐性...), Farzad Bonyadi, Johnny Chan, Phil Ivey, 和 David Chiu.

3. Mark Seif –双倍的愿望, 双倍的喜悦

Mark Seif,他是在扑克世界中过着闲云野鹤般生活的职业选手。作为一个杰出的扑克选手(同时也是赌场中典型的绅士),他与其他的著名职业选手那样容易识别。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今年的赛事中变化着。

在6月17日的第15场赛事中——$1,500限制Hold 'Em的交火中,Seif用他自己的方法通过了最后一桌的角逐拿到他的第一个世界系列手镯。就在一周后,Seif再一次坐到最后一桌上为他的第二个手镯而与对手抗衡,这次是$1,500的无限制Hold 'Em比赛。

Mark的技艺令人惊骇,不仅是因为在世界系列中很少有人在一年中拿到两个手镯,而且他进入在短短一周内拿到两场锦标赛冠军的人的名单中,这个名单的人可不多。总之,Mark Seif专横的做法让他的比赛不在“鬼鬼祟祟”。

4. Doyle 和Todd Brunson – 父子手镯赢家

在世界系列中还有一些“家庭”镜头。Dr. Max 和 Maria Stern是世界系列中第一对夫妇双双获得手镯。Howard Lederer 和 Annie Duke他们是双双赢得金手镯的兄妹。而父子获得手镯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Doyle 和 Todd Brunson改变了这一局面。6月23日,Todd Brunson在$2,500 Omaha Hold 'Em 高/低比赛中力杀群雄巩固了他在扑克世界的威望。然而早就知道他擅长于现金赌博,Todd并没有把精力集中在锦标赛上。这一胜利,使他洗脱了依赖父亲的名声,成为第一对世界系列中父/子冠军。此时Doyle Brunson关注着这一切,离开锦标赛他向他的儿子挥挥帽子,祝贺一个新的Omaha比赛冠军。一周后,象前面提到的,当Doyle拿到他的第10个手镯时,情况变得更加特别,将这一情况升级,成为WSOP中同一年获得手镯的父子。

象前面所说的,今年这事差点发生了两次。Barry Greenstein赢得一个手镯。他的儿子Joe Sebok进入最后一桌的对决为他的第一个手镯冲刺。没能在同一年欣然的看到两对父/子同获手镯的场面。

荣誉也有分给Harrah的员工们。锦标赛主席Johnny Grooms, Jack Effel和所有棋牌室的员工们他们尽可能的科学处理比赛事务,无论是主要的最后一桌比赛还是$1/$2的离Amazon房间很远的比赛他们都尽力去做好。整个团队做出杰出的工作,至少可以说,他们的努力应该得到掌声。

另一个“嘴边的”应该是Nolan Dalla,世界系列的媒体总监。Nolan担负着严峻的工作。要确保所有的报道通过各种媒体发布出去,得到选手信息,在他们发布时放射出耀眼的光芒,他要确保所有的媒介员工得到关心。他做的十分出色,并常常以亲切和友善的方式工作。最大的愿望是Nolan可以一直呆在世界系列中,如果他不在是控制媒介房间的人,那么一定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当我们展望2006年时,明年的世界系列将在哪里是一个问题。当Harrah的员工为6600(来到现场的缩减到5661人左右)位主赛事选手作准备时,是否有明年赛事的增长指标(象今年的一样再翻一番),哪里有1万个选手的比赛座位?此外,在世界系列的运行中还要指出几点,有四次比赛同时进行,没有计算多种比赛,卫星赛也在进行中。这让包括Harrah的员工,选手,媒体和爱好者们感到旅行的时间紧张。随着比赛的快速增加,有那个地方能够举行所有的比赛?可能需要Superdome的场地,但是在拉斯维加斯以外不能进行WSOP锦标赛!

尽管有我们说得所有问题,我们必须对世界系列的诞生地Binion说再见。当最后的牌在周六7月15日早6:44落在桌面上时,我们出现了有一个世界冠军,澳大利亚的Joseph Hachem,同时告别了系列赛传奇的家。系列赛很可能不在回到的比赛历史出发地拉斯维加斯Fremont大街,这是令人痛心的。他也使你陷入痛苦中,因为我们不得不等上300天左右才能迎来2006年世界扑克系列大赛的开赛。

编者提示:许多London Poker Club 的新玩家今天加入俱乐部。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