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Seif——从幕后走到前台

Mark Seif——从幕后走到前台 0001

2005年的WSOP给我们留下许多的美好回忆,它将被记载进入锦标赛的历史中。在6,7月份之间给我们了解很多的东西,不可忽视的一个人物,他突然猛现出来的是职业选手Mark Seif。

Mark是一个十分出色的职业扑克选手(这是看过他11次现金赛的感受,这些现金锦标赛赛横跨美国历时8个月)。他总是看起来隐藏在巨大成功的背后。他已经在几个加利福尼亚的赌场中获得了一些小的冠军,但是当进入大的比赛——世界系列世界扑克巡回赛时,胜利似乎常常与他背道而驰。一直这个样子,直到今年的世界系列。

Mark今年在Rio举办的早些赛事中就将筹码兑现,而后继续他的成功这在35年的WSOP赛事中只有24位选手做到这一点。6月17日,他征服了450个选手参加的$1,500限制Hold 'Em的激烈比赛。一周之后,冲破2013人的$1,500无限制Hold 'Em比赛,拿到他的第二个手镯(这是历时第三大的锦标赛和至今仍是第四大的锦标赛)。两次获胜只隔一周的时间,使他成为一个更特别的选手,因为他成为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获得两次冠军的很少选手的一名(最后取得这样成绩的选手是2004系列赛中的Scott Fischman)。

Mark不足被认为是比赛中的后台人物!在系列赛不久的一个坦诚的对话中我可以对Mark这样说,我们讨论他成功的原因和以后他发展的道路。

PN:首先,祝贺你在世界系列中取得的成功,在那里你展示了精彩的牌技。

MS:噢,我很感谢你这样说。拿到这些冠军实在令我非常激动。

PN:我知道我已经在另一篇文章中写过,但是我想直接的问你,悄悄的击败其他的对手有何感受?

MS:(笑了)这是个好问题!我不得不解释以前在WPT中的表现。我一直是一个十分有攻击性的选手,而我甚至没能进入首次比赛的名单。今年的主赛事与众不同。在我这一桌里有很多选手喜欢说话,我十分喜欢,但是我发现我遇到好几次被那些只是根据他们看到的风格特点因素跟注的情况。

Earl,在主赛事早期有好多次我扣下两个大对或者这类的牌,在压下相当大的赌注后,我得对手会将所有的筹码押在桌子中间。我想这样做主要有两个原因。ESPN正用摄像机跟踪我,因为今年我已经赢得两次,我的对手想上镜成为把我打败的一个!第二个原因肯定是我得知觉类型。说实话,我没有准备让我的锦标赛生涯在网上主赛事中存在置疑的情况,尽管握有一手大牌,我也放弃。

PN:对你今年的世界系列取得成功,你都准备了那些?

MS:一件是我决定今年在拉斯维加斯租一间房子,而不是住在酒店里。当你可以说“回家”,并躺在自己的床上要比回到酒店的房间里好的多。我认为这样可以让我更换的放松并准备的更充分。

我做的第二件事是我没有感到锦标赛的紧张感。我真的试图避开了大赛期间造成的压力。我赛前先进行比赛注册,当锦标赛开始时我在我可以基本上直接开始我的牌的时间到达,通常是踩着点或者晚一点。这帮我逃过弥漫着比赛氛围的骚乱感。

最后,我基本上忽视时间,保持桌面上的注意力。我只看一个位置,进入,然后全身心投入在桌面的工作上,不考虑有多少选手离开,我们进入了什么水平,平均筹码是多少,诸如此类的事。这在混战中对我很有帮助,在于你考虑玩牌追求的目标,在你进级之前消灭桌上所有的玩家。

PN:在AbsolutePoker.com玩牌对你挑战对手有或多或少的帮助吗?

MS:(再次笑起来)我不知道它是否帮了我!我想在那里玩70%都会输。很有趣的是说我在面对面比赛对决中有很好的记录已经变成连续的笑话,相反我在线时被连续的击败!但是我非常高兴在AbsolutePoker里玩,我很骄傲的作为他们的运作主管与他们保持联系。

PN:你对整个世界系列比赛规模印象是什么?

MS:我发现比赛规模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我看到网络选手很优秀,他们在网上获得的经验又快又好。如果你以前没有看过他们,很难估计对手的技术,他们有时会令你惊讶。网络选手中培养出很多成熟的选手,他们给我很大的压力。

PN:你在桌上的攻击性让你花费很多在其他比赛中的成功机会。你在锦标赛中降低了攻击力度了吗?

MS: Earl说实话,我变得更具攻击性了!然而我所做的是我加了一些新的东西进入比赛从而甩开我的对手。我将在最快的攻击模式地方以前降到40%现在我把它降到80%,在进入完全禁锢的区域哪里我只正常的玩,提高到完全的进攻,所有的沿着这个路线发展。我玩法类型的转变已经明确了我的技术更上一个新的台阶。

PN: Mark,你已经在各种形式的扑克中施展了你的技术。你觉得在哪个领域你玩的比其他的选手好?

MS:谢谢你的夸奖,但是确切说我是一个无限制和限制赌罐选手。尽管我在其他形式的扑克中有一些成功,那些德克萨斯或Omaha玩法我认为是我技术最好的。

那不意味着我不在其他的比赛中继续工作。我知道,经过去年,我在某些地方,在线或现实中,玩限制比赛每天要玩上10到12小时。它就像你不得不不断的你正在从事的比赛中做的更好。


PN:从你小的时候你就开始玩扑克,现在长得了成为一个律师。这些东西对你的扑克比赛有哪些帮助?

MS:(咯咯的笑)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我开始玩牌是在小时候大概6或7岁,6岁你是否会责备我,7岁你是否会告诉我的妈妈!总之,我的父母每个月都会组织两三次让他们的扑克朋友一起来,在不同家里进行巡回游戏。当游戏在我家进行时,次数很少但有几次,我的爸爸让我参加游戏。

大部分我都输了(大笑),但是有一天晚上记忆深刻。我们玩抽5张牌,那是晚上的最后一手。我有一手抽直牌或抽同花,我记得不太清了,但是它在我和我的父亲之间进行。在我们抽完最后一张时我拿了一个,但是我错过了抽牌。当我的父亲用手上的牌下注时,我加注并迫使他放牌。他然后问我我是否抽中了,伸手拿走我的牌让他们看。当他意识到我使诈骗他放弃时,他气疯了,让我把钱还给其他的玩家,并把我送回屋!我猜那时我大概10或11岁,从那时我没有在玩直到我上大学,我想那时我差不多19岁。尽管那样,我是有攻击性的并且总是耍诈。奇怪的是,耍诈被认为不是什么好事,甚至在低限制级的比赛的赌场中也这样认为。

我的法律背景在我的扑克技能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因为从他们的法律背景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所以看起来律师很好。所有你必须做的是看看象Greg Raymer, Dan Harrington 和 Andy Bloch这样的人,他们都是律师但是在桌上他们很成功。

律师成为好的扑克选手的原因在于作为律师你使用的技能与扑克中使用的十分相似。你不得不非常聪明,你不得不位锦标赛而自我准备,就像你要准备一个审讯。在法律职业中你还不得不整理所有不完全的信息,这直接作用到你在扑克桌上的行为。

律师在扑克上做的好因为他们不得不在他们的工作上不断进取,而且他们总是观察他们的对手。你总是在了解那些自己的人,判断他们是否在说真话,这一点再一次与扑克赌博直接相关。

PN: Mark,你还年轻。你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扑克舞台上终身的竞争者吗?

MS:我很明确自己要玩很长时间。我是一个天生的运动员材料,我喜欢竞争!已经说过的,我不断的喜欢上其他的东西包括扑克,在线的或现实的。

我看了各种各样的这里发出的扑克组织,我已经被邀请成为他们中的一部分,但是我还没有找到一个十分适合我的。如果有…(停顿)…让我加入进去,它是否发生并不是一个问题,他只是一个简单的什么时候出现的问题。当他真的发生时,我将明确的成为他们中的一个。

尽管我不得不诚实的对待一些事情。我们作为选手,现在比三年前的近况要好的多。那时存在很多问题,像是赞助者的地位类似的问题,但是今天的选手比那时要好的多。扑克组织对于选手商谈将给好的支持。

PN: 你未来的日子将会怎么样?或者你是否要渡一个长假!

MS:(笑了)正好相反,Earl!我还没时间开出我的进度表。我最近要做的是我将成为一个评论员参加一个职业扑克巡回赛,那个将准备在电视上播出…

PN:真的吗,Mark?这就是那些我所知道的已经在有些时候在工作中发生的那些事吗?

MS:是的,我们确实准备继续那些事了。在去年10月份在Foxwoods我们就开始第一次回归,而且一切都完成了,因此对于这我非常兴奋。

我在AbsolutePoker.com网站的在线游戏中一直是技术指导,我非常喜欢它。我已经非常接近那种充满幻想的工作。这将是两到三天的比赛,在那我能够坐下来真正的进入比赛。你根本无法想象那些评论我的人、律师、银行家和那些想要学习扑克和进入扑克游戏的人。,这就是我非常明确的我的兴趣爱好。

就比赛而言,我不能像其中一次那样进行得那么好。那是在2004年,我玩出了1000、2000次比赛中最漂亮的一次。2005年在这,在我的强行计划中,我已经能够非常漂亮的进入巡回赛主赛事中了。

也有一些其它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一盘指导性的DVD,而且我也准备出一本书。我将非常的繁忙,话所得就少了。

PN:对于那些效仿你的成功的那些人,现在你对他们有哪些建议呢?

MS:保证每天练习!扑克比你看到的要难得多,不仅是从它的比赛背景而且还要从金钱方面考虑。有些人用$50,000存款来进行游戏,认为这足以保证他们前进。相信我,现在这在巡回赛比赛中根本不够。

我另一个要说的是要保持你生活的平衡。对自己要诚恳,坚持学习。保持准确率,详细记录你的比赛过程。这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PN:我对你提到的保持生命平衡非常感兴趣。在扑克之外你做些什么来使你的生活更充实呢?

MS:好的,我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友,Jennifer。现在我们已经在一起几个月了,我无法想象没有她这么长时间我该怎么办。我们正将准备开始一起进行一项商业活动,这是我所期望的。

PN:我不得不承认,Mark,当我见到你们的时候,我想你们能够在一起更长时间。

MS:(笑)是的,我总是从其他人那里听到这些,而且他们之间也相互这么说。我时候我们看起来很想老夫老妻,但是这只是幻想。她完全融入了我的生活,而且使我在扑克方面更加出色。我已经看到了,拥有一个稳定的家庭增强了我的自信。

看看Phil Ivey。自从他结婚了,他就从一名低等选手变为了一名在世界各地高赌额比赛中的凶猛的选手。Daniel Negreanu,当他稳定地与他的女友在一起时,我们都知道了去年他所作的一切!来自家庭的稳定是我取得进步的一项重大因素。至少不会再有更多的聚会,不再呆在外面了!

PN:好的,Mark,我已经占用了你大量的时间。谢谢你和我谈的这些,再次感谢,祝贺你!

MS:谢谢,Earl,谢谢你的这段时间!

非常感谢和Mark通电话的这段时间,带给他和Jennifer最好的祝福。Mark看起来已经找到了在比赛中获得成功的秘诀,我们已经无法在找到比他更好的扑克选手的代表了。将来看他的比赛是非常快乐的,他的智慧和个人修养对扑克选手的影响是深远的。

全倾斜扑克室为WPT Borgata 开办卫星赛. 点击进入.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