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世界——16——来自WSOP的信息

漫游扑克世界——16——来自WSOP的信息 0001

是的,我已经收到很多来自专栏14读者的负面反馈,有关我介绍的WSOP中Omaha赛事中绿色王牌的一手。对于想站在故事王牌这边的你们,查一下Steve Rosenbloom在ESPN.com上7月6日的专栏。

当我写这一文章时,我还没读过这个故事,没读过前一篇,甚至没意识到这手牌已经让其他的记者报道过。

在进一步讨论它之前,现在让我澄清此事,我不想改动我写过的每一个字,而Simon的解说也不会说我是对的。我很高兴告诉你为什么。首先,我不高兴,甚至讨厌Simon最后一张牌的行为,但他很清楚的知道它有一手坚果,但是我不提倡用任何方式威胁他。他在律师信中的行为,是我认为法律需要改变的原因。如果你只在网上玩一次,或者经常和一群弱者玩,那么这种误导的确可以接受。

如果有人认为我有美国人的偏见,或者半个欧洲人的偏见,他们就完全错了,这很容易解释——随便问一个认识我的选手就知道了。

对于Simon先于此事我没意见。我和他同桌时玩的很安静,而他下手的次数比我可接受的次数还多,在此之前我并没提到它。

我不尽没有看到这手,而且也没有被Barry告知它(在印刷专栏14之前,我告诉他他的故事情况了)。实际上,我知道这手牌是一个非常清醒,非常谨慎和了解细节——包括在turn牌时加了5分钟考虑时间,至少用了6分钟考虑最后一张牌——的选手告诉我的。现在我将至少问令外在桌的两位选手(Peter Costa 和 Huck Seed,我对他们的回答感到很舒服。)他们用多长的时间做这一有名的考虑,他们认为这一切是多么的无知。我将在以后印出他们的回答。

我认为这一行为令人无法接受的另一原因是整个的想法——一个桌玩了5手或更多而另一桌只玩一手——惹恼了我的公平比赛感。正是他们的普遍存在恰恰延长了比赛进程导致锦标赛一些规则的变化——主要包括我们熟悉的“一手接一手”比赛规则。如果你在比赛时有一些十分慎重的选手从理论上说可以增加他们赚钱的机会,然而你知道这对于那些向在比赛中为他们的技术施展提供最大可能的选手来说是多么的不公平。

接下来Simon说他不敢相信Barry说出他拿到的拿手牌。等一会!让我们对Barry做一下审判。确切的说他什么时候说的谎话?我已经看到它或者听到它,我不能做一些关于许多其他(美国)扑克明星们的评论。噢,但是因为Simon解释了他如何赌这一手,他是怎么感觉这手牌的,所以一些以前没有和他玩过牌的人在思想上已经对他产生防备心理,进而他们不能说出他们所有的牌?你能说我最初是轻信的,但是原谅我相信那些强调告诉我的是事实,即使他们有很多时候是错误的表达了自己。

你可以认为你想的作法是正确的,但是在一些问题上我不会攻击别人的可信性,就像别人手里牌是什么,他们怎么玩一手牌,锦标赛的情况如何,如果你那他们的牌你怎么做,他的话的确切意思是什么以及律师信如何被解释等问题。

关于这手牌我问的第二个人是伟大的丹麦职业选手Thor Hansen,他对于实际情况笑个不停,情况是Barry难受的忍耐了16个小时,足有话说。他和Barry玩过好多次,我相信他的观点要比我的有价值。

你真的认为对于一个选手(我对他代表哪个城市的情况不了解。这不是Ryder杯比赛)来说那是没问题的吗,在最后一张牌上等4分钟,手里握着坚果还不采取行动?你认为十分行吗?你认为该在什么时候好?我自己采取任何行动都在2分钟之内,对于这一点我想说每一个行动和任何行动你应该在2分钟内做出决定。时间在长就最坏的可能会是带来凌辱,最好的也可能是做出坏的决定。我现在正呼吁把这一规则提出来。让我们用正确的方式结束这一切。让我们把这一规则用在各种情况下。

**************************************************************

向前,向上!3天的WSOP10,000美元进入比赛现在已经开始开赛。显然有5619人参加比赛,在创参赛人数记录。周五轮到我,此后我将等上整整一年才能在次参加,我只幸存在1100选手中,进入200,然后选手越来越少。

首先在头两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与我去年第一桌的情况大大不同。去年在拉斯维加斯市中心Binion的马蹄赌场我感觉楼下坐了大约八成,我们十一个人一桌像沙丁鱼一样挤在那根本无法移动。他们说他们采用一个“无边”帽子来解决2000人参加比赛的情况,但是当选手已经够数了时他们不能让拿着10000美元的选手回去,所以最后参赛选手超过了2500人的界线。

2004年WSOP的脚本在我的第一桌上,11桌的9个选手都声称从没有参与过这么多人的比赛!6个是通过网络取得资格的,3个在Arkansas有自己的公司,他们从电视上看到扑克很酷,愿意参与并压下10000美元!从第一手开始普通的在公共牌前的赌注就至少有1500,在turn上押有2500美元以上的赌注,在最后一张牌上最少要押到3500!人们都想要告诉我这是多么大的抽牌,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它只会发生在几次手里好牌的情况下。欺骗不是好的选择,大败你的对手不是好的选择,超越他们的想法才是最好的方法!如果某人超前考虑他们面对的10个选手常常不知道他们拿到的是什么牌,并愿意把所有的筹码都押在一张抽牌上,那么他们更有实力!

在那时我也花了12个小时,看到一些牌让Phil Hellmuth离开他的椅子(在大约6小时后他来到我的桌子)。我要告诉你一个可以让情况变得清晰和明显的事!Mr. Arkansas首先加注到1200(100到200是四分之一的ante,他所有的筹码大约65,000),一个中间位置的选手跟注并且下了小blind注(也是个新手)。公共牌是As-8d-5h,blind选手从39,000的筹码将已经超出2500blind注加进4050的赌罐中,在公共牌前加注的选手现在加了9000,通过,接过来blind选手抖着手跟了注。Turn牌来得是4d,blind选手观望,Mr. Arkansas现在下注12,000,blind选手用无法控制的颤抖的声音跟注。最后一张是4s,blind观望,Mr.全部押上,blind选手继续跟,我担心他的头都气炸了!牌已经发完了,他们是要注者AhQc,这个无畏惧感选手的牌KhQs!Phil Hellmuth的椅子在此时被往后拉了拉,他站起来说这是他今天看到的最大的一手赌注!想象一下用如此多的弹药加注手里只有一个最大的K而且没有任何抽牌!!

OK,进入今年2005年的WSOP比赛,我们有三个独立开来的“一天”。我第一个的注册令人兴奋,因为我在第199桌,第3号位这个位置离门很近。然而这桌人很奇怪,一次又一次的有人加注到150,175,或200(比大blind要超出50)并这样进行着。只有很少的几手到公共牌为止,后来当我问我周围的人时,我发现去年的选手在大部分桌上已经被保守的玩家代替!鞭策!

我们桌是第二个结束的,我转到121桌,座位5,这一桌和我的胃口,每次公共牌都有5到7个人进入。玩了几小时后我已经把筹码累积到15000了,blind达到100-200,antes25。直到晚饭时间前3分钟有2位选手离开,我拿到9s9h然后下注到575离开。胜利伴随而来。下一手我拿到KhQs,在下575的注。这次大blind用3200全部押注,由于他十分谨慎所以我尽快的放手。晚饭后17分钟过后,来了一个最好的牌,我看到有AhAd再一次下了575的注。只有最边上的跟注。这个选手尽管在前2手中要牌,他已经放弃了100手了,在小赌注中欺骗过,并和在某种情况下赢牌的选手争论过,那个选手不久前有Ah-6c的牌用7200全部跟注。我像你可以为他勾画出一个图画!来了KhKd2c我观望他也观望。现在来了一个梅花10,我再次观望,他下注2000,我跟注,最后一张是Jh,我观望他下注5000,如果他跟注就留下2000了。我考虑一下但是他不管有任何2张牌我也不想放弃和他的对战。我跟。他碰到一对Ks5s。啊!我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直到最后我也没有复员最多只有12,000的筹码。

我的最后一手被击败的牌是一手AhJc,只有4300的筹码但是blind已经是200-400,最后ante达到50(这是晚饭休息后的第二个级别)我全部下注(赌罐中有1100),开牌的选手用AdKs跟注,大blind用7s7d跟注。公共牌是6s6h2d,一对7的选手用6900全部跟注,AK离开跟注!他要是输掉这一手就剩下3600。但是他没离开,因为turn 来了Kd,最后一张是4c,我们两个离开了。

玩好….好运伴着你!

编者提示: 扑空俱乐部 一天24小时都有任何限制级别的多桌比赛。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