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17)

漫游扑克之旅(17) 0001

像你们知道的我为Fox Sports Net,the Game Show Network和其他的网络公司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制作电视节目。今年工作摧毁了我参加世界扑克系列的想法,因为我只能在周一,周二和周三玩牌,但是WSOP用三天赛事来容纳巨大的参赛人群,而我在周末要在洛杉矶给Fox做节目。至今我只能关掉电视,此时我从这个国家或他们的时间表与职业选手扑克巡回赛的斗争中挣脱出来。我想要像其他的人一样为了某种不确定放弃我一半的职业,然而Karina Jett 和我在节目中是扑克交流的两面,以我的观点,他们需要我们带来的信息。这个大的独立的成员们知道如何制作出好的节目但是对于扑克知之甚少…说老实话,这是我对他们有价值的原因。Chris Ferguson给我这个工作,我认为我十分感激…

下边有2005年WSOP中的有趣的几手牌:

在无限制的赛事中blind 200-400和一个50元的blind,我们叫做Old Beer的家伙蹒跚的走到前面,名叫Lucky的家伙开始于大blind现在用16,000全部押注,Old Beer立刻跟注。他们都有JJ然后分罐,但是它是一个很好的训练来考虑他们两人成功的可能性。这些行为合理吗?

两手之后,Old Beer用400,Lucky是发牌者押了1200,Old Beer跟了这个加注开始对决。公共牌出现AcKh3c,Old Beer率先押了1000,Lucky跟。Turn牌是7d,Old Beer开火押1500,Lucky毫不犹豫的为这个巨大的数字全部押上来加注。Old Beer毫不犹豫的跟他的7300然后翻开Kc10c,而Lucky翻开的是AhAd,当最后一张来的是2s时,赢得赌罐。

在筹码都放在中间时无限制holdem比赛可以让你通过完全抽牌得到很多的筹码,但是这只在你想有所突破时才是一个玩牌的好办法。

在限制holdem比赛中blind300-600,最重要的是它在工资日增加工资,M首先拿到KhKs,在5000的筹码中拿出1200美元加注。他后面的老家伙(他已经识破了M是相当谨慎的选手)在加注到1800。M决定单单跟注而把剩下的钱留在公共牌上,因为他知道他对抗的是扣着的对牌,如果现在加注不会赢得这手牌的。赌罐现在有4500,公共牌是5h3s2c。M观望,老选手下注,M(观望)加注,3号的O,M是4号,O下了第5个注。这下在他盲目下注后M只剩下200。O跟注,然后来了9c和4s。当开始翻牌时M担心他会看到AA并希望看到QQ,但是正好一样一张AhQs,O拿到赌罐而M成为泡沫。噢!你为什么敢用AQ这样的牌来下这么多筹码的赌注,对付你认为玩牌很谨慎的家伙?像我有时所说的,“请不要告诉我他在想什么?”

在10,000美元的Omaha(只是大牌)限制赌罐比赛中(在以前的栏目中已经讨论过,这里所有的参赛选手都有5000筹码在赌罐中),M首先在第一级别拿到AsAd10d6s(25-25blind,在今年的WSOP中这是大部分赛事中的标准开始级别,造成不必要使用的5美元的筹码),开始下注50。一个mid-field的选手跟注,然后Sammy Farha在这个小的blind级别中押了225(再加注),大blind跟注,M现在押了950,又一次加注,mid-field放弃,Farha跟注,大blind放弃。公共牌是Ks8d2s,Farha观望,M下注2175(最大)Farha跟注。Turn是5c,Farha观望M将全部押注,Farha每次都用1800。翻牌Farha显示一手QcJh9h8s(只是一对小8练黑桃抽牌都没有)。看到这样一手弱牌M几乎晕了,而我们推测Sammy一定想早一点出现以便进入更大的比赛。毕竟Sammy最先进入了奢华时刻,它仍在等待他的到来。(PLEEEEZ没有告诉我们他在玩牌!这是Sammy的主要比赛,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这手怎么样同样在限制赌罐Omaha锦标赛中,150-300blind?不被人知的选手蹒跚进入第一下注的位置,Pascal(法国最著名的选手之一)从mid-field加注到1000 Barney Boatman跟注他,UTG再加注到最大,Pascal全部押上,Barney折合。这手牌UTG有AsAc3c9h而Pascal有Jh10h9s8s。公共牌出现了9c7d2s Kh Jc,对Pascal的牌有很大的帮助。Pascal这时拿到了一手很好的可以冒险的牌,但是大部分选手在成这手牌前将看公共牌。

在同样的比赛中,Omaha只看大牌的限制赌罐比赛,有三位选手的总筹码超过20,000,blind150-130。Pascal在开始的下注和两个blind加注后加注到900。公共牌7h3s3c,两个blind都观望Pascal下注2500,小blind放弃而大blind(Peter Costa,来自英国的著名的欧洲选手)加注到7500。Pascal跟注。Turn牌是5h,都观望。最后一张是10s,Peter下注5000,被跟注。Peter亮出AhQs6s4d而Pascal愤怒的输掉这手牌。仔细观察这手牌Peter设下一个局并抓住了,而后是幸运让他摆脱猜疑锁定胜局,这个疑惑就是在下一道街上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他是否要继续玩下去。Pascal很明显有一个对而对所发生的事情生气。桌上33给Peter增强了玩下去的信心并锁定Pascal对它的反映。

这个赛事很早时候的最后一手中(10,000进门费的Omaha限制赌罐,只看大牌,blind100-200的比赛)。

选手们在枪的(UTG)威胁下,7个选手(包括2个blind)用最少的200看赌罐。公共牌来的是Qc5c5s,都观望。Turn是4s,都观望。最后一张是As,Pascal下注200进入赌罐,Barney跟注(他后来说他有两个黑的K,有两套同花,所以这里他拿坚果同花,但是桌面上一个对和有同花直牌的可能)。现在Bill Gazes加注到700,到轮到Pascal时,他又加了3000!Barney放弃而Bill想了很长时间,最后将AA放弃!(这是一个放弃大牌的讨论,实际上这样做的其他事情)Pascal现在翻牌5d5h。就个人而言我总是不喜欢通过显示他们所做的放弃决策是多么的伟大而表扬其他的选手…

下次之前玩好…好运与你同在!

编者提示: 贵族扑克 有最高比率的红利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