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 Matusow——内火中烧

Mike Matusow——内火中烧 0001

在今年WSOP主赛事开始时,普遍认为到进入最后一桌时将会严重缺少明星阵容。在几乎5,700选手参加的比赛中,令人惊奇的发现在只剩下3桌的时候,卫冕冠军Greg Raymer和职业选手Phil Ivey仍在进行比赛。在他们都倒在一边时,只有职业选手“大嘴”Mike Matusow扛着职业选手的大旗进入最后一桌,这是多么伟大的壮举呀!

Matusow在主赛事一周的竞争中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手。甚至早在第一天因"F"的语言被罚出停赛40分钟后,他仍能够回到战斗中,并以第四名的筹码排名进入最后一桌。Mike最伟大的梦想(WSOP主赛事冠军)不幸没能实现;在承受一个坏的破发——在最后一桌上他扣着的K被扣着的A吃掉,损失了大量的筹码——之后,Mike不能恢复到以前的位置,被淘汰得到2005WSOP主赛事第9名的成绩。

尽管这不是个好的成绩,但是世界系列在未来的比赛中将被证明回来的Mike Matusow将是有实力的扑克选手。他在2004年时很艰难,当时很多人在广播或报纸上知道这个,在完成禁赛时间之后,他以在最后的赌注Aruba Classic中的精彩表现得到快速的恢复。世界系列只是让人们更好知道“大嘴”回来了!

最近我有机会与Mike通电话,在我们的交流过程中,他展示出他对扑克赌博以及对整个生活仍就“内火中烧”。

PN: 你好, Mike祝贺你在世界系列中的表现!

MM: 谢谢, Earl! 噢,我参加了一个伟大的主赛事,但是只是它来的有的短。

PN: 好的, 在主赛事中有很多大牌明星,但是你是最后一个知名的职业选手。这让你有什么感觉?

MM:哦,这个感觉很伟大!这是我进入前百名的第三年,去年我破坏性的进入,因为他的AQ对我的AK。但是,嘿,在过去的5年中,我两次进入最后一桌包括今年,没有很多人敢这样说!

PN: 是的, you 和 Dan Harrington...

MM: 是的,我认为Chris Ferguson 也能这么说。那是可以进入的一个非常好的公司!

PN:的确!

MM: 是的,我以我玩牌的方法而兴奋,那是在我生命中所玩的扑克玩的最好的一周。

PN: 你估计的世界系列和主赛事最后一桌的选手怎么样?

MM:哦,我认为这是我参加分世界系列中最差的选手阵容!有太多网络选手的参加,它使我用与平时喜欢玩法不同的方式比赛。不仅要击败网络选手,而且他们做出非常令人怀疑的动作!我不得不说,虽然我有幸进入最后一桌。你不得不为它的发生而做准备。

在最后一桌,我学到一些东西,如果我在进入那晚之前的2小时学会,我可能会有更多的筹码进入后一天的比赛!没人想玩!我发动一些进攻性的行为,每个人都折合掉,甚至在我们开始最后一桌时也是这样。我后来回想这个,情况与晚上之前一样。没有很多攻击型选手,人们都在后方,在边上观望进入最后一桌。如果我在前一天晚上意识到这一点,我将不会被停下来!

PN:你一直被认为是攻击型选手。我知道主赛事上你有几次用强牌来进攻,其他选手没有你的牌好。那些对你的成功至关重要吗?

MM:在过去两年里我已经明确的降低了我的攻击性。在今年的主赛事上,进攻性对我来说十分重要。我试图利用桌面上给我的牌。如果是个较为大意的桌,我真的谨慎起来,玩保守的比赛。如果是个谨慎的桌,我开始变得有攻击性,在我可以的地方偷blind和ante,拿下小的赌罐。他真的给我一个好的方向,我真的认为在主赛事期间我“在轨道上”。

在开始的3、4天,我真的玩了有生以来最为谨慎的扑克。我分罐,与别人分罐,继续构筑我的筹码。如果你看看日筹码表,我的每天稳步上升。在7天的比赛中我只进入了3个硬币弹出,我输掉3个中的2个。

PN: 拿着你进入最后一桌的筹码, Mike,以第九名的成绩离开很难吗?

MM:哦,朋友,那很糟糕!但是你不得不认识到一些东西,我认识到了,你应该说这样的话“那是扑克。”在你一旦在那(在2001年)之后,你总是想我是否还能回来。我现在知道我能,我知道我会再次在那里!

我认为为之丧失信心的那类人,是的它是世界系列主赛事,但是如果你看它,它只是另一个扑克锦标赛。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真的可以玩的更好。

PN: 然而,你对赌博有着极高的热情。你认为选手必须要成功吗?

MM: 是的,非常确定!我在过去能取得胜利,是因为我将自己的全部都投入在其中了。这样做的回报就是胜利!

PN: Mike, 2004年如果改变了你的人生,无论是作为选手还是作为一个人?

MM:哦…(停顿)…认识我的人,我的朋友以及我尊重或尊重我的选手知道,所发生的事情并不公平。我知道时间过去了。我为自己感到难过…任何人都会的。我现在知道的一件事是我更珍惜生活。

作为一个选手,我有责任要再次证明自己。我想让每个人都知道我回来了,不只是在赌桌上,而是全部。我相信我仍继续这一使命,我享受挑战。

PN: 在你开始在娱乐场作发牌者之前,你有玩扑克吗?

MM:是的,在我做发牌员之前我玩了1年半的扑克。我意识到我做它能赚到钱,但是他并不是那样。我不得不找个好的工作来资助我有多余的钱让我玩有价值的扑克。

我的意识是,如果你正常工作每周赚$300,它不够你玩有重要影响水平的牌。如果你有$700收入的工作,像我做发牌员赚到的,那么那你能支付起好一点水平的赌注,这样对你会有影响。那么它不是一个碎活。

PN: 做发牌员提高了你的牌技吗?

MM:哦,是的。它真的让我认为我就在桌面上。当我能开始总是押对桌上他们的牌时,我知道我要准备全天玩扑克了。

PN: 得克萨斯 Hold 'Em 是你玩的最好的吗

?

MM: 部分看可以这样说,但是我不这样认为。在1996年我是最好的限制级选手,但是至从我玩无限制级比赛,它也过时了!

当我在我的比赛中,我相信我是最好的一个。虽然如此,我不得不进入我的比赛。我看像John Juanda和Phil Ivey这样的选手,他们令人惊讶。无论何时他们上桌总是玩他们的A赌博,他们总是那样集中那对成为优秀的选手十分必要。有时我不像他们那样集中。

PN: 成为世界级选手要把什么样的技术带到桌上?

MM:每个人认为你必须远远胜过对手。很多人认为你要玩那些很有想象力的牌和行为。大部分认为你必须有耐心并在对手出错时准备出击进攻。

尽管如此,别让我弄错了。有为玩扑克提供的房间。我在世界系列中看到的是有很多的网络选手。当他们得到一手,他们将把筹码推向中间,有时他们这样做的牌并不像你认为的那样好!那就是扑克。在赌场之外又很多可以说的,然而它是扑克,他带来所有的快乐。

PN: 除了赌博你还做什么?

MM:没有别的!扑克占据我所有的时间。如果我不玩锦标赛,你通常可以在网上找到我。事实上,在主赛事期间我的朋友对我做的是,当我们在白天比赛时,他们拿走我的笔记本这样我不能走开!我喜欢它,尽管…它可能给我的思维到来突破,当我只是要玩更多扑克的时候!

PN: 我知道你总在全倾斜扑克上玩。你怎么喜欢那个的?

MM:我喜欢它!我总在那里玩,我很高兴看到其他的人也在那里玩。我的意思是,我们只是估计玩10小时,但是我经常在那!我发现我在那里玩的很好,我认为如果其他的选手在那里也经常玩,他们将看到他们也会在哪里做的很好!

PN: 你在今年剩下的时间以及最近的未来有什么计划?

MM:好的,我正要离开一段时间。不很严重,但是这周我要看医生做一个全面检查。之后,我要去参加世界扑克巡回赛事,看我在那里可以做什么。我很想进入今年的赛跑比赛,以我在世界系列的成绩推进到那个级别。

我真正有兴趣让其他一些东西继续下去。老实说,扑克成为消遣和人们观望的对象。然而WPT使扑克成为像WWE的东西,剪辑包装让他成为2个小时的录像带。人们喜欢个性,广泛的特征,以及对于比赛有很多的兴趣。我认为人们将感兴趣支付每个视角的环境,那里选手个性张扬,使得它更有看点。您能想象Annie Duke坐下来对战 Jennifer Harman吗?或者我对战Phil Hellmuth?人们会吃掉它!你可能有几个类似的比赛,那里选手们真的各有特色,把它放在一起成为支付的每个视角,真正的制作一些类似的东西!

PN: 那听起来很有意思!好的, Mike,谢谢你的宝贵时间, 再次恭喜你,祝你在剩下的赛季中好运!

MM: 谢谢朋友。谢谢你!

我很感谢Mike能坐在我的身边。我所看到的是一个从莽撞回来的男人,一个在赌博中进入最好选手门槛的男人。他对赌博充满热情,在与他的谈话中很明显的感受得到,他很直率,坦言他对比赛的看法。当说到有人掩藏自己心扉时,你总能看到他站在自己的观点上。如果你想挑战Mike的扑克牌技,你总可以在全倾斜扑克中找到他!

全倾斜 是Mike玩牌的扑克室。点击它。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