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18

漫游扑克之旅——18 0001

有人怀念来自我昨天刚刚在Bike玩牌(扑克传奇,2005年版)中的无限制级锦标赛。当现实是它经常被可以用简单数学解释的比赛结构等因素影响时,很多选手认识到电视节目中的是性感的译本。

这是一场340进门费无限制300美元再次买进和在最后3个40分钟一轮的结束时两次可任意选择的再次买进。每300你可得到500的筹码,blind的增加情况如下5-10, 10-15, 15-25, 25-50, 50-100, 100-200, 100-200 w 25 ante, 150-300 w 50, 200-400 w 75,和 300-600 w 100.

在这个过程中有两个100%加倍的上升情况(25-50 到 50-100 和 50-100到100-200),成本100%的增加从扑克纯粹的观点角度看总是不正确的,因为这意味着在特别时间限制结束时选手筹码的一半被拿走了。这种情况发生时两次限制并排有效地四等分在限制增加之前选手持有的所有筹码。这种设计不是让职业选手感到高兴;然而还有更为重要的考虑——其中的一个是锦标赛接触钱所发生的事情。如果以这种观点增加是迟缓的,那么锦标赛会有很多选手参加。一个古老的“不公平”结构的例子是当你要接近钱的时候加速,提供一个完全100%的增加或者更多像500-1000 此时100的ante 到1000-2000 有 200的ante 到2000-4000 有500的ante [!]这个结构不幸不止一次的被看到。公平的结构应该是这样发展的800-1600 有100 的ante到 1200-2400 有200的 ante到1500-3000 有 400 的ante到 2000-4000 有500 的ante.作为选手这是很好的结构,但是当然这会让锦标赛的员工多呆上额外的几个小时,奖励好的扑克选手而不是不好的,初学者和疯狂的扑克选手。

另一方面我将从主办方的角度能或应该如何看待问题融入我的观点中。陈旧的结构有个可以理解的开始因为它来自于一年只有第一个唯一一次锦标赛的地方(WSOP),它和它的支持者未能适应现代锦标赛的区域。坏结构的出现是因为当选手们进入一年只来一次或几次的比赛。他们想能够多玩一会,所以开始很慢是受到欢迎的。当旅程进入第二,然后第三站…随着锦标赛的繁衍直到现在我们经常在一些天中有三个可选择的不同的比赛,没考虑低买进选择它们在很多集中的地方经常有,在大部分主要比赛上“第二个机会”或晚上比赛上也有,同时多桌和单桌比赛由过多的在线网站提供,因此情形变得有所不同。

随着每场比赛参加人数的不断扩大,这个根本的改变让大多数选手认可。我们大部分人不关心赛事主办结构结果在早先的水平上更多的成倍增加——这促使产生这样的想法你或者得到筹码或者走人。不必忍受长的一轮又一轮的无意义的比赛对于职业选手并不会让人感到不安,因为下一场比赛可能在几小时后开始最坏是在下一天开始。对于平衡娱乐场的正面效应是更多的选手很快就一文不名,是他们从锦标赛的“监牢”中解放出来,回到娱乐场大厅“生活”的空间,那里主办者有机会卖他们的赠品,从失落的放荡者那里赚钱,或者实况赌博产品的时间。所以如果我们选择是我们是否迟早要加速锦标赛结构,我们将可能都赞成让它早点加速。

哦,我已经用一半的篇幅来讨论结构问题,我将不得不讨论其他有关未来栏目问题,继续讨论这次无限制级holdem锦标赛中实际出于我手的牌。

在下面的牌中,我开始向胜利的循环前进;已经有200个选手离开了,我们开始100-200 有 25 antes级别的比赛,当最后的选手押注200,我看手里的牌是Ks9s,从我3300的筹码中拿出筹码跟注,大blind观望,公共牌是4s4c3c,大blind是锦标赛的常客,我知道看到公共牌在大笑,傻笑。那是什么意思?观望,观望,我离开发牌者下注500,从我强的情势中寻求解释。大blind立刻跟注,最后的人放弃。转牌是Jc。他观望。现在我可以在这再次下注,大约1000,希望拿下彩池,但是我剩下的筹码中没有额外的筹码来追逐没有信心一定赢得赌注的欺骗行为。在这个特别情况下,我认为大blind有一手大牌或者没有什么牌,就像65,但是任何一种情况都可以让他疯狂起来,他可能做出大的观望——加注,使我放弃我的牌,因为我的筹码已经被我毁坏了!河牌是9d,他下注100美元的筹码,他的筹码的一半但是我的筹码的全部。如果我跟注并失败,我只剩下200,但是我考虑到我上面提及的对他的认识我觉得应该跟注。所以我跟注,他亮出52一手失败的抽直牌,并且没有坚果。

至此在下一个半小时中我的筹码达到11,400,此时第二个考验来了。一个攻击性选手在中场加注大blind的300到900,他后面的女士跟注这个加注,在我的右边的选手从发牌者的位置全押9000。他玩的也非常快,我决定我应该用我的10-10跟注,在我后面有7,000的选手都折合了。发牌者有AK,来了KQ5的彩虹,我接受和筹码短缺的人玩牌,但是坚持住了,转牌是10!我把11,500的筹码加大自己的桌前。

一轮后,第一位的选手加注最小值,其他两个跟注。我进入筹码领先的队伍中有26,000的筹码,我用9h4h跟注大blind。公共牌是Kh6h5d,我们都观望。转牌是5h,小blind立刻全押11,800(确定,从他的情况看是一个可疑的举动)。我已经有了同花,但是它离坚果还很远,公共牌也有一对。让我们增加现实情况,有10,000筹码的多个选手每个都在我的后面,也不得不行动。我想他一定拿到黑桃K和红心Q。在他决定时我可以跟注他,他开始试图告诉我不要跟注。有很多的筹码使得跟注比我的锦标赛生活是在线的情况更为容易。我后面的选手放弃,他亮出KsJs河牌是无关紧要的4s,我放过以往的40000,拿着所有的筹码,但是锦标赛剩下很少的几手,因为一百多人被淘汰了。

利息单是在整个锦标赛上我只有一次拿到AK,拿着它再加注,但失败了,拿到上面说的10-10我很有幸的,还有只拿到另一个开始手的奖金!!!有 KsKh我超过大blind的1000从手中的90,000中加注3000,此时我是25手牌,大blind用Ah8c全押13,000,在4 b之后河牌带来了A。Grrrrrr.哦,另人伤心的小雨下了下来!!

下次我想谈一些有关在大blind时谨慎跟注的数学问题。

玩好....好运!

编者提示: 你想拥有雨衣吗?你可以随时去Pokerroom.com玩在线扑克。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