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的四分之一世纪——Mickey Appleman

扑克的四分之一世纪——Mickey Appleman 0001

哦,时钟仍在转动;我只是再也听不到它。在我追寻的扑克大师中我已经找到了在四分之一世纪中的标志,但是我还没有到那个程度。我在我的资金下玩牌,超过我的资金。我玩牌玩的自己都不理解,赢得锦标赛,穿过枷锁,那里某个扑克神正惩罚我在生活中的罪刑。

然而在所有年度期间,我从没失去对赌博的爱。每一天,每场赌博,每个选手——是不同的。同样,每场赌博和每个选手曾经会被击败。生活中没有什么是真实的。

在1980年,我卖弄并花费$50,Doyle Brunson的超级系统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徒读书俱乐部中售卖。在其中我发现了故事,知识和可能性的仙境。

我开始四处闲逛无论选手“名字”是什么,花费很多时间观察让自己真正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学到的越多,我感到我知道的越少,我玩牌玩的越糟糕。我保持让自己在21点牌和7-stud中获胜,持续观察。

我看Johnny Moss玩的很好,我观察而时间的车轮旋转此时年龄达到了大师的水平。我看Stu Ungar在现金赌博上很辉煌;然后某次消失了几小时,又回来。

眼花缭乱/沮丧/激动/疏忽,我看到他的筹码垛像冰激凌一样熔化掉,而外面是拉斯维加斯最炎热的夏季。那些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课,在我面前出现。年龄使玩牌变得槽糕,强迫性也是如此。

然而竞争说出最好的扑克选手。当赌博变得艰难时最好的选手成长起来。我始终钦佩通过艰难时间的选手,战斗,挣扎,应变对待挡在他们前方道路上的一切障碍。我同样十分赞赏几年里通过不止一次的赌博中证明了自己的选手。Mickey Appleman就是这样的选手。

Appleman在纽约长大(长岛),在Rutgers拿到学位。他从事教统计学的工作,过去喜欢障碍赛跑运动。最后,他设立赌局来扩大他通过艰辛劳动换来的教学收入。他保持在这一运动的顶峰,在1975年做了一次旅游参加他的第一次WSOP比赛。他没能获胜。

那没有关系。他过了愉快的时光,继续在纽约玩扑克,在他赢得他的第一个WSOP赛事——$1,000进门费7-Stud hi-low分罐头衔——之前在维加斯玩了几年。他花大部分时间进行障碍赛跑运动,在Mickey从WSOP中再次兑现之前已经过了6年,但是他在另一个锦标赛中做的不错,在Lake Tahoe的Super Bowl of Poker里。

Super Bowl在12月举行,你能在娱乐场中看到雪花纷飞。然而扑克赌博总是热情高涨。一天我觉得十分幸运,就在我几乎已经在$10/$20 stud的赌博中破产时,我拿到8在第六街变成四同,我打败了一套A和其他选手的9——大满贯。所有的技术没有问题。

我拿着我的榨取来的筹码进入小级无限制赌博,在那里我的好运气持续着。当赌博缺人时,我有三架筹码(大概$3500)开始走在乌云密布的道路。我走向指挥台,问是否有$30/$60 stud的赌博在进行中。我准备升级!

一个人带我进入赌博,当我们进入时,她对警觉的发牌者说:“选手请进”。她向比赛点头然而停在另一个拿选手筹码的桌边,然后转向指挥台把他们换成筹码。我有自己的筹码,开始我前面的赌博:Brunson, Tomko, Pearson, Appleman,和一个我不认识的选手。我很混乱。我很兴奋。我很笨手笨脚。

以我通常的手段,我突然进入这个桌并且倒出我最上面的筹码,但是我很冷静。我倒出剩下的并开始把他们积攒起来。Mickey坐在我的左边,说:“嗨,很好。”我认为他是指我有的那些筹码。我不经意的回答“是呀。”

当发牌者问我是否想在下一手进入,我也说了“是呀”,他弄乱我前面的筹码加入ante,开始发牌。Mickey很小,并带进它。筹码令人激动,对我那是$150。我想“噢,这些家伙喜欢冒险。我的头三张牌是four- five- six,一套。”——进行下去不会太多筹码。我当然跟注。

我试图计算出下一张牌后会有什么发生,来累起我的筹码,但是不知何故对我又是$150。我跟注。当Mickey在第五道街开始采取行动,我已经拿到一个eight,让我拿到枪口上的抽直牌。我看着桌子中间的筹码堆,想我可能应该折合,但是当发牌者说:“到你是$600,先生”时,我意识到一些事情很重要:我是一个“缺乏弹药”的选手。

不知何故我已经试图坐在$150/$300的赌博中。Guppy 和sharks,还有我一起吃午饭。困惑和局促不安的我说:“哦,是的我跟这个加注,”尽管$600对我来说无足轻重(不同于月租金和食杂店)。雪停了,云散了,一线阳光露出来,我继续我的枪口抽牌。我听到了鼻息声,但是不能说清它是否来自Mickey还是 Puggy。可能Doyle的汤太烫。它可能不是我的比赛。我坐在那里呆了另外半个小时,支付ante并折合,害怕离开。如果我立刻离开,有人可能认识到我进入了错误的比赛!当然在桌的每个选手包括发牌者知道我不属于这里。

只是坐着不玩任何一手牌是伟大的,考虑伙伴的。我听着他们的故事,期盼有一天当我能正常的玩那些限制比赛。大部分时候我仍在等待。

Doyle成为一个传奇人物,Puggy也是。Tomko是一个令人恐怖的选手,Mickey而Mickey也许是也许不是一个传奇人物,因为他很安静,并没得到很多的公开宣传。只是从他赢得另外3个WSOP手镯开始的那一天才被记起。

关于Appleman令人惊奇的事是他的WSOP胜利来自5个不同的扑克类型。他是一个很有头脑的选手,这让我想起在Stu Ungar,他开始下一个行动之后他会思考数学。他不像赌博中大部分的攻击性选手,但是我相信,在必要时他会展示很多很适合的进攻。

Mickey接着赢得他1992年的7-stud分罐头衔一个2到7抽牌头衔。两年后,他赢得$5,000进门费限制hold'em头衔,而后拿到2003年$2,000限制赌罐hold'em冠军。他是多面手,他是冠军,他是个漂亮的家伙。即使你在他的位置上抽出油水击中一个枪口抽牌。

编者提示: 扑克明星有我们最高比率的锦标赛,看看为什么。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