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19)

漫游扑克之旅(19) 0001

有几手来自无限制级传奇锦标赛的牌。

在剩下30名选手时,一位小伙子大声地抱怨我加注得太频繁,当差不多16,000时我用超过80,000的筹码过多的偷blind,现在他用13,000筹码处在大blind的位置上,而BB是1000。我在发牌者的位置上拿到KsKh,像我常做的那样押注3000。他有Ah8c并下全注。我很高兴的跟注,当桌面上来了Jh5c6s6c是我准备享受的沉默,而河牌来了Ac。这是扑克,不是象棋,公平的事情不是总会发生的。而后他在最后一桌拿到25,000(真正的筹码)。

通过拿到很多的A—10我弥补大牌没有赚到的筹码,拿着KQ我允许自己拿blind而此时大部分我的对手都害怕和我对战,因为如果他们犯个错误就要被淘汰。

我们来到第27手,我进入一桌,那里我很少手里没有对牌,但是控制的筹码引领整个锦标赛,不需要玩一手牌。最后在第三轮,我在大blind的位置拿到2h2c(现在已经到了1200的级别),在3个人跟注进入后在一个8手牌的赌博中我观望。公共牌来了6c5c2d,我清楚的“看到” Kc4c出来全押对抗我,我下注大概半个彩池共有7,000。最后一个加注到9,000,发牌者进入全押总共大约22,000的筹码。我跟注,最后一个人抱怨了一会然后放弃他的牌。发牌者有Kc3c,在10d 和 8d实现后,他失利了,我增加我的筹码再次领先。

剩下13个选手使得整个系列的选手都跟了上来,这让我觉得像是数学测试;我的桌是7人比赛,blind达到800-1600而antes200,在每手发牌后都有3800在彩池里。我在桌上筹码领先有大概90,000。

我的一个对手用9,500全押,那是我在大blind的位置并拿着Kc5c。共有13,300的筹码在彩池里,跟注将用去我7900的成本。我该怎么办?你当然不想为他的玩牌而给予报酬了。你不想给他两轮多生命时间的机会来跟注,但是这样对吗?如果这手牌不是足够好的话那么它所需要的将截然不同?Kh9sOK吗?Kc8c够大吗?在职业选手中8经常是一个关键的牌,因为6张牌在它的下面而6张在它的上面。正是这个原因它有时被作为转机牌看待。那么回到当前的问题,在一些思考之后,我决定跟注。我不是很喜欢数学但是我有不寻常的筹码数量,Layne Flack如何能够决定跟注并赢牌的记忆突然在我脑中闪过。他亮出Ah8d,在桌上出现Js Jh 4c 2d 10s牌时显示他们将21,200的筹码送给我快乐的对手。

一会之后我在大blind的位置拿到Qd7d,再一次有90,000的筹码加入,另一个对手全押8600的筹码。共有12,400的筹码在彩池中,跟注将花掉我7000多的筹码。我们思考同样的理由。在那时由于过分相近而不能决定,尽管我认为形势有明显正确的答案但是很可能那个电脑将它剔除出去。很明显我的对手在这样的情形下绝望了,那也必须要考虑进去。很明显用任何牌(我的数学倾向的朋友告诉我)跟注只是当你有2比1的优势来对付全押的选手。我跟注,我的对手翻开Ac6h但是用Layne Flack作为我的支持者,圣徒却没有奏效,当5个随机的牌出现时并没有给任何人提高牌局的机会,他们把19,400的筹码送给下一个高兴的选手。

几手后我拿到Ah4h从小blind的位置上加注4600,并被大blind全押再加注将近6000多筹码。他亮出Qc9c当桌面出现As10c4d 2h Js他被击败。

这让我的筹码增加到104,400,下一手没有小blind当时一个我重没见过的年轻选手在第一个位置从13,000的筹码中艰难跟进。我看他和我在发牌者位置上的Kc-10h很近,选择跟注,第六手的人让大blind免费看公共牌。公共牌出现As 4d 6c观望到我,有6000筹码在彩池中,公共牌看起来让每个人都错过了我也不例外,所以我押3400,年轻人跟注,看起来不应该这样。这么做什么意识?在转牌上来了Qc我在他观望之后面观望。我变为枪口下的坚果牌局,桌面的牌很顺,准备拿张免费牌。河牌来了一个Ks,我的对手下注5000。因为我认为他已经和公共牌配成3张相同的牌我应该让他过,但还有一些唠叨和疑惑。可能他有7h5h之类?那也没有讲得通的道理?我给他一个巨大的赌注或者不给,要看他的牌要花掉5000的成本。如果他欺骗我会赢得包括我跟注在内的22,800的彩池。如果我输了,我将缩回到94,200的筹码数量,仍在锦标赛中筹码领先。怎么办?我跟注。当他亮出一对扣着的A时证明我是错的,拿走了最大的彩池。想的太多了?

在blind上升到1000—2000时ante300,我在面对100,000的增加筹码时再次被测试。我在大blind拿到Kc6c,一个不知名的选手在最后的位置用9200全押跟进。我不止一次的有典型大筹码的问题:跟注还是不跟注?我感觉我用跟注来喂饱桌上其他全押的选手,在这个位置上我确实再一次成为跟注者,但是它只用7200并且我们已经玩了12手牌,彩池有14000。我在这几乎一直魔力般的保持2比1的状况,我有一些额外的价值——我有同花牌并且有最大的K。我跟注。他有Ks10h,我在第一时间统治牌局。公共牌是8c7h4c而Jh 2c在后面出现,我最后从劣势的局面中赢得一手。

后来在最后一桌接下几手关键的牌出现。一个谨慎的选手从最后的位置从32000的筹码中拿出4000跟进,我在大blind有Js8s,很高兴看到免费公共牌。我们九个人一桌,在2,000-4,000 blinds的级别上ante500。公共牌是9s7c5s我决定在公共牌上玩把大的,因为我不想赠送一个牌,那么不得不放弃来的一个。我从主导优势的146,000的筹码的情况下观望14,500的彩池。最后一个下注9000,我全部押注。惊奇的是他立刻跟注翻开Ad7d!!!我惊讶他用这样的弱牌来冒险他的锦标赛生涯。我有两个抽牌来看11坚果牌(意味着8张黑桃加上3张10)有10多张牌让我有大的牌——7张黑桃,3个其他的6,3个J和3个8。转牌是Kc。他会存活吗?不河牌是黑桃10,他被打败了,我加强了我的筹码领先地位,很快让我的点数在530,000中超过200,000。此时我们有8位选手在进行着。

到现在,我想你知道我最重要的一些忠告。

只是好好玩牌…不要害怕得到的好运!

编者提示:玩好,得到好运…全在扑克蓝调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