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来自扑克传奇

漫游扑克之旅——来自扑克传奇 0001

在脚踏车俱乐部,第四赛季的世界扑克巡回赛的一天(5150)结束了。两天中共有839位选手进级,当我们进入最后桌的比赛时,将看到很多选手都是在第一天进入比赛的,在官方2天假期之前休赛一天,在星期一,8月29日415pm。对我来说这是种讽刺,第一天开始的选手们抱怨所谓的第二天的选手有优势,第二天的选手们抱怨第一天的有内定的好处!哈哈!这证明了很多家伙在抱怨艺术上有很好的造诣,很多职业选手看起来还未成熟!

在我的桌上第一天比赛中值得记住的几手牌。

在大约进入比赛后的20分钟左右(每90分钟提高一个级别)我拿到了AA,这次我拿到了大牌,下注150超过大blind的50,只有小blind跟注,公共牌来了K86,有他跟注我下注300,现在一个K,他观望,我在后面观望。我可以下注来说明我的问题但是问题是什么?他将要用让我赢的牌来跟注我?10-10的可能性?如果他观望加注我怎么办?河牌是一个2,我们都观望,他翻开K7一套!哈!,很好它想赢AA还不够大!几手牌之后我在发牌者的位置上拿到KK,一个有16,000的选手(我有8525)加注它到200,前面的都停止跟注,我跟注1000(这超出我文章中的建议,这里我建议正确的底线数为600),前面的选手跟注。现在有2350在彩池中,公共牌来了AQ6,在他观望到我时我下注1625,如果你选择下注这个彩池它是合适的数量(观望是合理的选择,但是如果你观望,来了一个9或者其他的不是K的牌,他下注1000或更多你将不得不放弃这手牌而不用有任何想法考虑你拿到的牌的真正价值)。他没怎么考虑的跟注,来了9,观望,观望,河牌带来一个4,他下注2000,我放弃了这手牌剩下5900。

5900在锦标赛舞台上是很多的筹码,但是当我们用10000开始时,它已经低于平均水平,不是一个让人满意的数字。

我已经不止一次的解释这个心理状态了。当你有2400的筹码要赢得一个比翻倍还多的彩池,才能总共有5900的筹码,这样你觉得不只是幸运而且准备作战,即使你还是不够平均水平。另一方面,如果你有顺牌或扣着的对A或同花套牌而失败,特别是在河牌上失败,结果有同样多的5900的筹码,你感到瓶子是不满的,你不得不直接奋起直追!令人惊讶的是我们的态度多么强,从清晰的反面来看它形成的情形同样真实。

在第二个级别里(50-100 blinds)我在小blind的位置上只剩下4800的筹码,这时前面的选手下注300,3个人跟注,我拿着JcJs。现在彩池中的每个人都超过我,我感到现在下意识的全押来赢得1300的彩池有点为时过早。现在1300对于我的筹码来说是相当有用的,但是如果我行动并不能保证一定能拿到彩池。再加注少于全押的做法看起来很愚蠢,而我要对我的筹码妥协,在公共牌之后对抗任何对手都很难做出决定——在这个例子里,所有我的对手都已经用手上的牌跟注加注了,那说明前面的人牌更好。嗯,所以我只是跟注,给自己留下4550,大blind跟注,公共牌来了AsJh7s,可爱的公共牌,它让我有希望对手中有人拿到一个A。如果我对抗同花抽牌,它达到目的,就是这样的牌让我出击,立刻我只是希望把我所有的筹码都放到彩池里。我们观望发牌者,他攻击性的下注1100而只有我跟注他。转牌来了3s,我对他下注2400,他立刻跟注我。我高兴的看到他翻开7h7d,在河牌来了4s的时候,我恢复到健康的筹码数量上来。

选手们以每100秒一个的速度纷纷破产,所以比赛范围很正常变得越来越小。

在第三个级别里blind是100-200,我已经挣扎的拿到16,000的筹码在相对较弱的桌上比拼着,当发牌者从7300的筹码中下注600,我在小blind的位置上拿到QQ,我下注2100,在回到他的时候只有一小会犹豫他就全部押注。我跟注,他亮出不同套的A7!亮出来的牌是973K7,哦,又回到9000以下的筹码了,我们继续(这类失败在Negreanu或Mizrachi身上发生过吗?)——哦,可能是它也发生过,在下个级别里Mizrachi来到邻桌,筹码如山,坐在Jerry Buss的右边,用AA加注,得到Dr. Buss全押的对抗,而Dr. Buss拿到QQ,来了一个Q所以Jerry拿着55,000结束了一天的比赛,而Michael拿到13,000。

大约在5年前,Phil Hellmuth对我说:“Dennis你和我的不同之处是当我遭受严重打击时我仍然还在锦标赛中!” 由于Hellmuth对我的批评让我重新评估我的赌博计划。

我认为很明显今天做的很好的职业选手是伟大的“驴子——杀手”。像我这样的选手们经常奋力对抗那些不知道自己保持的是错误的想法的选手们。

在第四个级别上(回到脚踏车的WPT比赛),Phil Ivey的筹码忽上忽下有如在坐电梯,最后他被淘汰出局。我面前的桌上Doyle Brunson有一个小时都是短缺筹码了,然后破产。我达到高峰有大约27,000的筹码,而后在剩下的天里没在赢任何一手,最后剩下大约13,000我没有注意到很多欧洲明星在比赛中,但是他们可能都参加第二天的比赛。来自澳大利亚的Mel Judah在这里,来自英国的Simon Trumper也在(是的,我和Simon聊了一会,我有的问题更多关于我认识到对规则的滥用,不是规则的文字,而是规则的意图。底线是我们仍不同意在过去栏目中讨论过的情况的礼节。让我在这里重复一下,不要威胁他,威胁是愚蠢的,孩子气的。)

礼节在左边和右边的阵营中有很大的不同。我记得在过去70年代里去伦敦,有两个很深的印象。第一个是你能真正的在电视网球比赛中看到网球(我认为这是高清晰度电视的先驱,现在在美国可以看到,确定他和你眼前多少象素的舞蹈有关…)另一个是那时如果美国人实际上考虑他们backgammon的行动时欧洲人会狠狠的抱怨,无论筹码有多高!甚至如果你玩几千美元的比赛都被认为是非常无礼!那时这让我感到很震惊。

编者提示:贵族扑克有6人单桌锦标赛,我们认为它简直就是小儿科…快采取行动吧。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