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21)

漫游扑克之旅(21) 0001

第二天的脚踏车WPT赛事开始的blind为200-400, ante50,90分钟后升级。除了Allyn Shulman(大名鼎鼎的无限制hold'em选手!——她已经缺筹码了)和我前年在这参加无限制hold'em最后一桌时认识的一个年轻人以外(他有很多筹码),大部分对手我都不认识。因为很多选手在官方比赛开始时间4:15pm之前没有兑换好筹码,我们大约在15分钟后才开始,而第一手牌没什么看头。

第二手牌十分值得注意,当传导庄家时他从大约19,000筹码中拿出1300加注,小blind再加注到3600,他是一脸镇静并有很多筹码的年轻人。我在大blind的位置看到手里是8-8,虽然我很愿意挑战一个手里有这么多筹码的家伙,但是在加注和再加注之后很难玩这手超过我筹码25%的牌,所以我不得不放弃。我可以在这里加注的确切数量是在我即将发布的CD中提到的关于如何在无限制hold'em锦标赛的每个位置上玩每手牌的一些内容——这个可能在7000页左右但是有两个你找不到这个答案的地方…它针对每个一般的情况。一个情况是当庄家再加注到6000而小blind考虑之后跟注时我要很敏锐。现在我们应该考虑两个选手可能持有的牌;我假设庄家拿到了KK,小blind拿到AQ套。哦我考虑失误了,庄家正忙于证明自己是很倔犟。公共牌来的是A82的彩虹牌,放弃88的选手正咬牙切齿的看着,哈,理论不过如此!毕竟理论源于数学基础,它会被实际情况所改变。现在小blind不再四处环望而是全押。现在庄家在座上扭了一会身体然后用跟注的方式来证明他倔犟的本性。小blind拿到AcKc而庄家拿到AhJs。没问题。当J出来的时候,倔驴要比翻倍的好一些。

两轮后我已经有大约11,000的筹码了,我从中间的位置也是用AJ跟注1250,末尾的选手一手还没玩,现在用5200的筹码全押,啊哈!大概需要我3950多的筹码跟注,彩池中它的赌注是3950在加上前面的3800。几乎差不多2比1的比率,如果我输掉可能配不上的牌的话,我还有5200的筹码。不多,但是够上4圈半的成本了,那给我足够的次数来翻本了。我进而考虑他可能拿到的牌并且不能被配比牌所迷惑,我认为可能是AK, AQ 同套, AJ 同套, 88, 99, 10-10, J-J, Q-Q, K-K, 和 A-A。在他的锦标赛生涯中有拿到5-5, 6-6, 7-7, A-10,或更弱的同套A来再加注的记录吗?我不这样认为,但是只要他没拿到AA,就值得冒这个险。我跟注,他翻开QQ。公共牌来了Q94,然后在我对河牌的2火冒三丈之前来了让人高兴的10。

几手之后我用7-7全押,我被有很多筹码的在看到自己已经拿到很好的配比牌8s9s时就满脸红光焕发的家伙跟注。来了AA294,我离开了比赛。当我应该上高速公路回家并拿着被单蒙头大睡的时候,我去了brand x娱乐场。明天我就能到达,但是那还不够快。

账本底线是那个在脚踏车里的第二天赛事中让我只感受到暂短快乐的原因。另一方面,我已经注意到我自己和很多其他的选手们都对被踢出锦标赛而过于受情绪的影响,然后我们将会去现金赌博,即使输掉很多钱。通常当我被踢出锦标赛时,在我没问题之前至少需要睡上一觉,现在在一些情况下,那将不再干扰我,而在其他的场合下,需要睡上3次来恢复…它看起来并不和手气或结果直接相关。有时当我到第二名时我会被干扰,而当我得到第10名时反到没什么问题。

很少的最令人痛苦的事情已经发生。在Morongo 超级外围赛II 中Todd Brunson落在Johnny Chan之后拿到第二名之后,他告诉访问室里的电视人,他想把子弹射向他的脑袋里!我说他们应该给他一点空间而不是把麦克风凑向他的脸上,他们告诉我他们喜欢兴奋时刻!

当然我们都有一些恐怖的故事可以说或者我们还没有站在铁道上。Steve Zolotov告诉我关于一手让他残废的牌,他的对手没注意到Steve掠过前面大blind的800而下注3000,所以从庄家那里拿到2200。当告知他早先的加注时,他不得不在加入800或者放弃2200,如果在你面前没有正要淹死的孩子,你没有别的选择,他跟注800。公共牌来了AhAc2h,Z用QhQd下注5000,他的对手跟注。现在来了7h,Z观望而对手下注8000。现在该做什么?Z跟注。河牌一张9c,在观望,观望之后来了一手神秘的牌是As3d。赌博,设备和与之相配的所有东西。我告诉Z等一会直到明早在开车回家。

不知何故,Haralabous Voulgaris, Mizrachi 兄弟, Tony Cousineau, David Chiu, Chip Reese, Tom Franklin, Toto Leonidas, Phil Hellmuth, Phil Ivey, Doyle Brunson, Don Zewin, Ron Rose, Men Nguyen, Steve Brecher, Barry Greenstein, 和 Mel Judah也公开了实际情况,他们也不能赶走刺痛的感觉。

打败的Kahaner在延长的第二天里用AA挑战筹码领先者又怎么样?他拿着AQ,在摆出AJ9KT之后,拿走了440,000的筹码。

capper是Tom Franklin提出实况BHOT(Bedugi, Hold'em, Omaha, Triple Draw deuce to seven)80-160的一个游戏。把它进行很大程度的压缩,在不同的套牌中看到他在Bedugi中有3个不参加的观察员(那里的想法是要在四个花色中有最小的四张牌——在这个比赛中有三张抽牌),他从小blind的位置加注5个跟进者,前面的跟进者Patti G中有3个下注,都跟注,现在Tom发现他拿到333J并不得不抽三张牌。他在第一个位置上开火下注,并被Patti再次加注,他跟注,有两个其他的选手抽一张牌儿Patti不抽牌。现在他下注160,立刻被Patti加注而其他中另一个选手在正常的时间里点头并随之跟注。Tom在加注,在最后一抽之前不抽牌。在他最后一次下注时得到跟注并亮出5A23的四套牌,可能是第二好的牌!!

玩好…好运同在!

扑克蓝调是玩牌的好去处,试试运气。点击查看它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