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22)

漫游扑克之旅(22) 0001

当全倾斜在这个月底(9月)着手赌注举办世界扑克巡回赛时,我们发布来自Aruba的报道。Biloxi Harrah的锦标赛的时间表与之相同,当然现在被取消了,但是现在每天仍还有很多锦标赛。首先是WCOOP(世界在线扑克冠军赛),而后是拉斯维加斯的Harrah,大西洋城的Borgata以及在洛杉矶商业娱乐场举办的加利福尼亚州冠军赛。哦!当我们参加一个,然后两个,然后三个主要锦标赛之后,谁还能记得每年有几个?我的意思是整年三个锦标赛!

我离开我的计算机并计划冒险去参加330无限制买进和再买进的比赛。我投入1230参加比赛,认为有两个主要的途经可以拿下这些比赛:1:你可以只开一枪,并且知道它很容易挽回而且你不可能玩很多时间,如果你花掉1830的筹码并没有任何回报那么你真的被打败了。或者2:如果你的不需要保护,你能决定要花多少买进来冒风险。你喜欢你的桌吗?你喜欢你的位置吗?你感到舒适吗?你有足够的筹码再买进或者加入来使情况不同吗?

这些日子里无限制锦标赛趋于有较大的规模(在这次比赛中有492人报名),但是首先让我惊讶的是Dan Harrington正好在我的后面玩牌,所以哈哈,我和他可以自由的聊聊天。我很少看到Dan参加这样小数额进门费的赛事,过去几年里,和他在各种级别进门费的比赛中聊天的时间长度与相应时间里得到的筹码数量相匹配。大部分选手看起来没有抓住要领,大部分的扑克决策都由数学驱使,通常那些数学决策的力量需要房间设置的空间结构授予权力。

事实上我建议大部分选手不要通过“外围赛”进入更大的赛事,因为已经习惯赢得外围赛腐败的比赛类型了,一旦他们进入有特色的比赛之后大部分的选手需要改变思维。当你的饮食稳定时玩几次多天特征的比赛,否则一天和两天的很少限制的锦标赛会把类似的干扰输进你的比赛。

一些主要的决策到来了,我要和你一起分享我的想法。我的第一桌有个很好的抽牌,所谓“好的抽牌”意味着很多对手没有等待好牌出现而把筹码放进彩池。Al Barbieri(第二赛事的赢家)就在我的右边,他的右边是Gil Paramijit,John Hoang在桌子的另一边。Gil 和 John这些天好像玩了洛杉矶提供的每一场比赛,还有很多是拉斯维加斯举办的,这意味着他们将是最后一桌永久的争夺者而且在整个西海岸的中间级别比赛里作战。他们也玩了很多手牌并挑逗桌上所有的其他选手。

我们以500筹码开始,盲注为5-15,每30分钟升级一次,在头三个级别里(5-15, 10-25, 和25-50)允许再买进,无论何时你有资格要求再买进的话,再买进和加筹码可以让你有超过500的筹码数量。我坐在3号桌上(通常不这样做你有优势,因为筹码短缺你能够更容易得到大牌跟注,也很自由的把你的筹码投在某类抽牌上),立刻再买进。我有时增加我的筹码是因为我要恐吓桌上的其他人,同时加些力量可能会压倒其他的选手。Dan没有再买进,在三圈之后他有超过6,000的筹码,这让他成为筹码领先的选手——概念上的情况,但是在他和我交谈时说,这只是在他的锦标赛生活中加入了一两手牌而已,事实上他没把这场比赛看作是赚大钱的比赛。

我看到他输掉一手超过12,000筹码的巨额牌局,当时3个选手用下面的牌全押(我猜这个叫注是):一套A2在最先的位置上加注,不成套的AK用4500筹码在中间位置上再加注,Dan从庄家的位置上拿着对Q再次再加注,超过了7000的筹码,A2用剩下的1500筹码全押跟注。此时AK想了一会,最后把他所有的筹码都押了进去。翻牌圈来了J最大的连续牌,但是一个K在转牌圈出现,这样年轻人喜出望外,站了起来,成为筹码领先者。这让Dan就剩下3000的筹码,在他把筹码垒驻到一定大的规模来对战加入该桌的Bobby Bellande之后,已经有超乎寻常巨额了筹码数量了,而此时我被淘汰了。

两轮之后我有1220的筹码(接近本桌的筹码领先者),此时下面的一手牌到来了;第一个选手下注15,下一个加注到80,Gil跟注,我用AsQs跟注(真正的圆团牌,特别适合用于再买进无限制锦标赛的第一阶段),庄家跟注,盲注放弃,最早下注的用410多的筹码全押再加注,第一个下注80的选手用260多筹码全押,Gil放弃,现在Al用1260的筹码全押跟进。好了现在轮到我用AsQs行动了。如何结束它?对我来说是1140而有2310的筹码在彩池中,所以资金的几率是恰当的。而且它是再买进比赛,这让我倾向于跟注——但是等了一会,如何我跟注并失败我要花真正的600美元来取回筹码,我不是富裕到用600美元取回1000筹码对我不算什么的地步。这手牌我怎么玩?如何它是AsKs,我当然跟注。在这种情况下我宁愿有AsKs而不愿有JJ!Al会有什么?他在先下注者,加注者后面跟注,并跟注加注?他能有10-10 或 JJ?肯定,或者有AK套牌。看起来不太可能拿到AA或KK,因为在他前面有很多人说话。最初下注又加注所有人的选手没有考虑它,他的牌怎么样?他玩这手牌是因为他拿到AA,还是他没拿到?嗯。他是不是拿到JJ来玩这手牌?如何我认为他有JJ而Al拿到10-10,那么我当然要跟注,应该这样。但是通常你会对抗两个有JJ和AK的强手,那对我来说很难选择,尽管我拿到AQ套牌。所以这些想法一直仍绕在我的头脑边上,不能紧紧的抓住它,我放弃。最上面的牌是KK,他后面的右边是88,Al拿到QQ。翻牌是A-10-4,接下来是2,然后是6。所以我本来应该在锦标赛这个阶段里赢得伟大的一手牌,但是没有等到翻牌。我做的对吗?我在下决心时考虑正确的事情了吗?

在再买进期间结束之后,我的筹码上升了两倍到3600,但是没有赢得关键的一手牌来继续向前。时间结构现在是40分钟一次,一小时之后,我的筹码再次下降到2100,此时盲注为100-200,桌上一个新的选手首次在庄家位置上说话。我在大盲注的位置上拿到9c5s并让牌。翻牌出现7h5h2d,我选择下注600加入500美元的彩池中。离开庄家全押。“干什么下这么多?”我问。“跟我你就知道了。”他冷酷的回答我,并盯着我看。我不习惯这种68岁白色短发选手的头型,看起来像退了色,好笑,不知道怎么做出来的。一些家伙用大的抽牌反抗,一些用虚张声势的办法,然而其他人有一手大牌。尽管我所害怕的大牌只有222。那么数学情况如何?有3000筹码在彩池中,如果我放弃我有1300在里面,下一手必须要下注100的小盲注。如果我需要那足够我玩的了,尽管我几乎在一手牌上就绝望的把钱押进去。我认为在这里跟注是最好的,因为我还没有失去同花或顺牌抽牌的机会。我跟注,他翻开AhAs。坏的决定,我猜他最好也就有3.7到 1。我没钱了,走出了赛场得到98名。可以指望你会有更好的决定!

所以玩好…好运同在!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