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23)

漫游扑克之旅(23) 0001

我知道我在游戏中的资历让我坐到了前排的位置,其它人只能想到这些,但是我要提到的下面几手牌都是真实的而且在扑克桌上很少能看到。

第一手牌发生在1982年Coos Bay, Oregon的市区酒吧里。牌局是5/10美元的德克萨斯holdem玩法,8人一桌,游戏玩得像下面描述的那样快而松散(loose)。大John像他经常做的那样下注10元。现在大John不再和我们在一起了,但是他有惊人的特点,有些人还记得在加利福尼亚让holdem合法化之后,他短途旅行来到了洛杉矶的脚踏车俱乐部。他是一个350磅重的年轻人,一脸大胡子,双眼炯炯有神,腰系很多“耶稣”按钮扣的皮带,他最喜欢的笑话是问那些新来赌博的人他们是否知道300磅重的金丝雀叫声什么样,当他们回答“不知道”时,他就会唧唧喳喳的放声叫,弄得边上的墙皮都落下来。

在这手特别的牌中他得到一名加注者和3名跟注者,当转回到他时,他下注30继续,它已经封顶了,5个人一起看翻牌,来了Jc4s3h。大John下注,一个跟注,一个来自Coast Guard (CG)的年轻人看起来喝了一两瓶酒向他加注,大John则再加注,第三个选手盖牌,CG封顶。转牌来了9d,同样的行动再来一遍,现在剩下对决。河牌是Js,大John再次下注。现在CG在那里扭动一会,最后说“我知道我不能打败你,但是我想看你有什么”然后跟注。大John胜利的呼喊并用他金丝雀的咯咯笑声怒号着,完全充满了喜悦,“5最大,如果你能打败它!”亮出5h2h,真的什么也没有。不要担心那只拿到半个彩池,因为CG翻开了5c2c,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几个月之后,我玩5至20的holdem比赛(这意味着20美元是所有四道街中最大的赌注规模),当它开始时,游戏是6人参加。我在大盲注的位置上拿到7c5h,在我前面的3个人跟进,我过牌为了免费看翻牌,来的是4c3s2d。我直接下注20,只得到一个跟注的叫做Tom Burgess,在那时他是一个出口原木的购买商,他对扑克有着无法超越的痴迷。转牌来了9h,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河牌又来了9s,我再一次下注20。现在Tom卷缩一团,最后还是跟注了!(为什么不是加注,家伙,你是否会让你的对手去击败你的一手弱牌?)我亮出75,什么也没有,而他亮出7c6c也是第二个很好的什么也没有的牌!哪个获胜!

这些牌一定有一些目击者,这些牌在那时是上中等大的限注赌博。

让我们进入几个真正高赌注的世界级比赛的精彩时刻吧,我们将要叫M(他也赢得了WSOP手镯,也是著名的勇敢的攻击性选手)。场景1,他在娱乐场里玩21点牌,已经输掉6位数了,现在他用10,000美元下注一手21点牌,发到2张公仔面的牌总共20点,这是离21点最近的一个了。“继续要牌!”他强调说,因为发牌员认为他不会再要牌,便惊慌的说“什么,你意思是分牌吗?”他回答说:“不,我的意思是要牌!”她胡乱的说着:“但是,但是…”他用能让Celine在坟墓中发出咯咯笑的样子看着发牌员并说:“你认为我会让你打败我吗?”

场景2,他在Tunica, Mississippi玩彩池限注holdem,同时淘汰了5位名人,在最后的一手牌中,他的对手使用一个很强力的吓唬企图获得彩池。M研究一会后用高牌10跟注。现在可能你很少能想象出在真正的赌博中用10,000或更多的美钞跟注的情景,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很荒诞的。M的对手敲桌子承认他什么也没有拿到,但是M超越常理地不想让对手就这样盖掉自己的牌,因为我们也是用一手很弱的牌跟注。现在M说“让我们看看那些牌!”他像他期望的那样赢得了这手牌,但是失去了一个对手,他不再继续进行下一手对决。谁想和那些能很好的读懂你的牌然后还高高在上侮辱你的人一起玩牌?

现在我已经玩了成百上千手holdem了,用最大的J跟注到河牌大约15次,并赢了10次左右那样的牌,那些牌大部分出现在限注holdem中,拿着它每次都要花掉我不多于60美元的现钞。如果你强烈的感到对手什么都没有,或者逻辑上可能用小牌抽牌,它偶尔是正确的,但是我不得不和你分享这个现实,每次我都认为我的对手或者什么都没有或者有一手大牌。当你试图与对手心灵感应时,很难说出什么不同。当然扑克是信息不完全的游戏,但你认为对手是很弱的牌时,有时可能是因为他们很坏的表现或者是因为他们的大牌让他们颤抖。

我也用什么也没有的牌跟注到河牌,其中用最大的10跟注3次(2-1),9最大2次(1-1),8最大1次(0-1),在无限注中跟注6次,限注holdem中15次。我的建议是不要用小于K的牌跟注,但是有两个无形的东西解释我的跟注,超出了对手的感知。

一个是,如果你被认为是一个以大牌作起手牌的选手,你必须用一些强硬的跟注来保护你的领土,赢得你同类人的尊敬——这个应用在我和其它选手身上,特别是在有名的Eric Seidel身上。每次当我跟注到河牌,用一个Q赢得巨大的彩池时,整个桌上的人都会站起来一起惊呼“什么?”。我知道信息已经传送出去,它很响亮很清晰。在潜在被跟注者欺骗的思想背后总是存在一个疑惑。

第二个无形的东西是它给对手心灵带去的东西。如果这使他们眼睛都红了,不断的追逐你几小时,希望能狠狠的击败你,那么你可能会从长线跟注的胜利中得到额外好处。

几年前David Chiu不仅通过赢得冠军锦标赛获得名望还通过这样的做法赢得名誉。当他微微揭起底牌KK并加注后,按钮位置的玩家面对着来自小盲注位置的Louis Asmo的巨额加注,那时已是锦标赛中的最后阶段,ante注和盲注已经增加到很大的金额了。在这个锦标赛里,他在深思熟虑后作出了最后的跟注并凑成了K的同花。

所以现在你应该知道怎样做了!好好地玩……好运同在!

编者提示: Dennis要去 Aruba – 你那?? 在最后的赌注赢得你通向伊甸园的道路。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