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ph Hachem-澳大利亚给扑克的礼物

Joseph Hachem-澳大利亚给扑克的礼物 0001

在7月17日早上,第36界世界扑克系列(World Series of Poker)赛的最后决赛整整持续了将近15个小时。在5,619位选手参加的比赛中,最后就剩下美国人Steven Dannenmann和澳大利亚人Joseph Hachem的对决比赛。当Hachem拿到7-3并在翻牌中成了顺牌,他当然希望能让Dannenmann落入圈套了。而此时Dannenmann拿到了A-3在转牌圈凑成了对A,有最大的对牌并且还有两头顺子抽牌,这个圈套已经完好的编成了。而河牌什么也没有来,Joseph Hachem成为第五个不是美国人的选手拿走了世界冠军的头衔。(请看WSOP最后的报道

接下来在那天早上的拉斯维加斯就有“澳洲!澳洲!澳洲!噢勒噢勒!”的狂欢声,他们为Joe Hachem欢呼。今年的世界系列是他首次去扑克的发祥地,他现在非常肯定的要回到那里!他还继续在世界范围的扑克锦标赛中征战着,骄傲的并打着世界冠军的职业头衔。他对今天赌博中自己的位置有独特的见解,并且他真情的投入到周围的人和家庭中。

我最近有机会与Joseph用电话沟通,他刚刚完成在洛杉矶商业娱乐场里进行的加利福尼亚州扑克冠军赛(California State Poker Championships)。我发现当一个人以自己的成就为荣时,他也很清楚的知道成为在位冠军意味着什么。那是个他不可轻视的位置。

PN:你好,Joseph,祝贺你赢得了主赛事冠军!到现在已经两个月了,你觉得成为世界冠军的感觉如何?

JH: Earl谢谢你。最好描述它给我带来的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我从扑克世界里的无名小卒一下站到了顶点。在那以后让你感觉很难再脚踏实地!但是每天还是那样过去了,我对它开始已经习惯了。尽管如此,让我真正感受到冠军意味着什么还需要一些时间。

PN: 冠军赛明显是很长的比赛。在你向这个头衔进发时你面对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JH:最困难的是在桌上要保持我的标准。我正常来说是个攻击性非常强的选手,这个标准是不能在错误的时刻用全部的锦标赛生命值来冒险,这是赢得锦标赛的关键。不只是要赌博,我实际上花时间和盖掉很多手牌。当我相当确定我处于领先并且情况是有利于我的,我会集中精力出击。

PN:那是我在决赛桌上观察到的现象。很难把你推向特殊的类型。你把什么作为你“类型”的代表?

JH:哦,我是攻击性非常强的选手。我学了很多年在赌博中改变比赛转换策略。那是其成为一个好选手的关键。

PN:你今年是以中间排名的位置进入决赛桌的。在那你不得不做些调整吧?

JH:是的。我整个锦标赛都是很有攻击性的,一旦我进入决赛桌,我试图继续保持攻击性玩法。尽管如此,一旦我发现自己缺少筹码,我就不得不对我的游戏作大幅调整,变得有些保守。当我在把筹码累积起来时,然后我继续用攻击的玩法发动进攻。

PN:我了解到你在参加今年的世界系列之前玩的是在线扑克。那对你准备比赛有很大帮助吗?

JH:它有很大帮助!它非常非常重要,因为我在那里可以参与很多手牌。短短的在线时间你可以玩上很多手牌,如果你在娱乐场玩牌的话,那要花上你几周的时间。我最初也是在线玩少玩家的对抗牌局,当进入决赛桌时,它成为了关键。

PN: 你在哪里玩在线扑克?

JH:我大部分时间在扑克明星(PokerStars)里玩牌。

PN:你扑克比赛中的哪些部分是你觉得只能步入锦标赛领域才能获得提高的?

JH:噢,好问题。我总是相信你应该总是要努力提高比赛的各个方面。我不得不说那个就是我的耐心。过分的攻击非常容易让你落入陷阱。那是我知道我不得不提高的地方。

PN:我要问你的一件事是澳大利亚的扑克状况如何,它现在什么样?

JH:很好,我们站在了浪潮的顶峰。那里赌博很昌盛,自从国家有了世界冠军之后它变得更加强大了!我认为在这一点上它可能比以前扩大了四倍。

PN:噢,那是巨大的增长!你那,从你获胜以来你寻找过其它商业机会吗?

JH:哦,是的。我最近正联络去做Katrina飓风救济锦标赛,那里会有我和很多像Dennis Hopper这样著名的选手参加。当然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我不急于在那些事上做决定。

当要考虑这些事情时,我想做出正确的选择。我想很好的代表比赛。我想从现在回顾五年前,能够说我是个好的世界冠军,那是我值得拥有的头衔。

PN:你计划要在世界范围内玩更多的比赛吗,在美国,欧洲或澳大利亚?

JH:当然。首要是因为我能做到!二是我相信作为世界冠军的你应该让自己与更多的选手对抗。我经常说如果我总是能在美国对抗有资格的对手,那么我的比赛将会进步很快。很明显世界冠军是比赛的冠军,这一点很重要。

PN:你希望看到全世界的选手竞相去看哪个国家有最好的选手吗?

JH:那是对比赛扭曲的看法!当然,一些国家比另一些有更多好的选手,特别是美国,但是它是娱乐性很强的比赛。

PN:我也了解到你的家庭对你来说很重要。那是你躲避比赛压力的方法之一吗?

JH:我的家庭排在第一位。没有我的妻子和孩子,我的兄弟以及家中其它人,任何东西,包括钱和手镯对我来说都是没有价值的。尽管我会离开他们,但是我总是希望我的家人知道他们是我生命中最有价值的。那就是我为什么经常提起他们的原因。

PN:除了玩扑克你还作些什么?

JH:我经常去体育馆,当然是和我的家人一起去。我也和我的牌友呆在一起,不玩牌只是喝酒。足球是我另一个最大的消遣…

PN:我对此有些惊讶。我一直是澳大利亚规则足球(Australian Rules football)的粉丝,我很疑惑什么让你喜欢上美式足球的?

JH:(大笑)我不得不说我真的还没搞好!澳大利亚规则是很多变化的比赛,总是有行动,它非常令人兴奋。

PN: 我知道。这里的赛事总是比赛,休息,再比赛,再休息…

JH:非常正确!澳大利亚比赛更兴奋,更加体力化。

PN: 那么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JH:我正找机会可能移居美国洛杉机。我发现一件事,赢得世界冠军后,我真的患上了思念澳大利亚的相思病。世界系列之后我非常高兴的返回家乡,但是两周后,我还要回到美国!所以那是有可能的…

根据目前扑克的发展,我将继续玩下去。我只在Borgota 的WPT比赛和这里的加利福尼亚玩牌。我想下个月我要在Bellagio玩牌,但是我答应过在澳大利亚参加一个电视锦标赛,我想看到我的家人,所以那会让我离开比赛。世界系列冠军锦标赛(World Series Tournament of Champions)在11月开始在Foxwoods举行,我计划参加比赛。Monte Carlo百万大赛是另一个我参与的比赛。我应该在12月时在Bellagio参加他们的比赛。

PN: 最后, Joseph,你怎么看待你在扑克世界里的位置?

JH:那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成为世界冠军,我就成为这个运动的大使。我觉得我不得不很好的代表它,表现出它是个由很多杰出人们组成的良好社团。很多人仍在认为我们的比赛中充满了赌徒之类的人。我相信显示出这个游戏与以前截然不同是很重要的,它是很好的事情,是好事中的一个部分。

PN: 好的,再次感谢你,感谢你抽出的宝贵时间,恭喜你!

JH: Earl没问题,谢谢你!

我非常想感谢Joseph能抽出宝贵时间和我交谈。我也想感谢澳大利亚Melbourne的王冠娱乐场以及锦标赛主任Danny McDonagh,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和Joseph取得了联系。我发现Joseph是个说话客气的人,并且是很自豪的人,他可以很好的掌控发生的一切事情,不只是扑克世界而且还有他的生活。如果我们能取代目前的世界冠军,我还有什么好做的!在这里我们希望在更多的决赛桌上再次看到澳大利亚的旗帜,继续成功的Joseph Hachem!

编者提示: 是否三个世界冠军都在扑克明星(PokerStars)中玩牌,我们有最高比率的锦标赛,看看为什么!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