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欧洲扑克巡回赛:内部报道</strong>

<strong>欧洲扑克巡回赛:内部报道</strong> 0001

我很感兴趣的看到传说中的Vic,我的很多欧洲朋友都告诉过我一些有关它的情况。我去过欧洲的很多赌场,现在都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片断的回忆。尽管我不得不承认,Vic的确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但是有趣的是棋牌室(当然这个棋牌室我也听说过)确没有给我留下足够深的印象。很显然,他们为这个新的艺术性棋牌室做了大量的新计划,那里将会是明年下一个伦敦大师杯比赛的地方。然而,娱乐场是快速发展的地方,有很多的赌桌,比我想象的还要多的投币口…这是它对美国赌场的突破,有数百人(或者数千人)的喧闹声,流行的投币机器分布在眼睛能看到的地方。

我在这里等待伦敦大师,我已经资格成为扑克明星了。我不再玩很多扑克,在碰碰运气的参加3场在线卫星赛之后,我非常高兴能够赢得我的席位(第二个了,非常感谢你)。

在Vic的人们真的非常了不起,注册期间出现了一些问题,因为他们实在是人手不足,但在那以后,锦标赛非常顺利的进行着。事实上,我得说我看到很少有人发牢骚和抱怨,以及被基层人员管制的现象,这些是我在其他锦标赛中经常看到的。

当我到达时我发现我们被分成了两个战场。我们在下午2点开始比赛,那些抽到第一天比赛的人在那天下午4点比赛,而剩下的人在第二天下午3点开始,然后休息一天。两个120人左右的战场会剩下12名选手,那12名选手要和在一起,组成最后的24名选手,他们将剩出一名。最后24名选手都会得到奖金,最后9位选手可以上电视。最高奖金为280,000英镑或者大约500,000美元。

我非常高兴我的比赛在第二天进行,而且在我的桌上我只能认出一名选手的名字。Luca Pagano,顶级的意大利选手正好在我的右边。讽刺的说,Luca在前几年曾经把我从EPT法国锦标赛中淘汰出局,所以我希望对他了解更多,并可能转变运气。

我在比赛中看到的顶级选手有Greg Raymer, Chris Moneymaker, Isabelle Mercier, Kathy Liebert, Ram Vaswani, Tony G, Kirill Gerasimov, Willie Tann, Noah Boeken, Stewart Nash, 以及其他选手。

桌上比赛是非常紧张并胆怯的,它不会给你机会获得大量的筹码,但是它对构筑筹码是有好处的。我被打击剩下5,000筹码了(我开始有10,000),正在大门口的边缘徘徊,在我处于小盲注位置时进入赌局并试图设套圈住一个家伙,河牌让我有了两个对,让他形成了车轮。

从这开始我很快的恢复过来。一次我拿到了口袋A,并且他们都在参与了。我决定用口袋Q押上我所有的钱(再加注我的选手是桌上输掉很多筹码的家伙,所以我觉得他只是有一个小对牌),第一张出来的牌就是Q。现在我大约有25,000的筹码,在我相信他是在最后的位置要偷盲注之后,我用AK让前面说过的Mr. Pagano出局。他翻开A4要偷盲注,有一个令人作呕的4,我没那么倒霉,所以我继续他被淘汰。

我又来了一手关键的牌。一个年轻的有点野性的捷克选手做到了我们桌上,他相当缺少筹码…他可能有6,000筹码。他每次在第三或第四手时跟进,我们都相互看着好像说“是的,谁要打败这个家伙?”这一手Jac Arama加注到3,000,捷克选手用10,000全押(Jac剩下20,000筹码)。我看一下同花AK,知道这个家伙要跟进,希望Jac没有大手牌。我把我的筹码推进去,这把Jac给封盖住了。Jac争论了很长时间,最后盖牌了。他盖牌可是个好事,因为河牌一张K(那个家伙有8 10,在翻牌中拿到一个8)应该让Jac形成一手同花,但是这张牌正好让我可以打败捷克选手,让他出局。那时我的筹码已经有45,000了,我在桌上明显具有筹码领先的地位,他们让一个有座山似的筹码跺的选手加入我们的赌桌(当然他在我的左边)。在有大约30个人离开的时候我把筹码累积到了55,000…然后开始经历一个Caldwell-esque死亡牌的赛跑中,这就像我们已经在Vic看了很长时间的情况一样(当然,我让它更夸张一些)。在锦标赛最后的3个小时里我只看到一个对牌,没有一个大牌A出现。我用同套的8 10这样的牌“创造性”的跟进这段过程,只是幸运相助让我没有输掉一手牌。

我放出最后的烟雾,最后我在24位选手中筹码数排名第22位。

带着非常渺茫的希望在我的第二天进入了第三天的比赛。我把筹码押在了一手牌上。只有4个大盲注的筹码,我把筹码押在我看到的第一个A上(其实是A4),但是落入口袋Q的手里。没有A的奇迹到来,我只能尽力得到23名,但是拿走了4,000的英镑(比7,000美元多一点)来抚慰我的努力。这个结果对我来说世界上真的有些失望,因为我很早就有了筹码但是没能保持住它。

总之,这是一次愉快的旅行,在Vic的人们和扑克明星们应该对这个高层次的比赛给予赞扬。我将在我参加的下次比赛中看到你。

编者提示: 扑克明星有我们最高比率的锦标赛,看看为什么?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