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来自Aruba的报道

漫游扑克之旅——来自Aruba的报道 0001

人们最好的机会和目的都会被上帝的意愿所改变,我在9月24日前往Aruba的旅程中途经大陆上的休斯敦,然而就在那天Rita飓风却选择在休斯敦上空盘旋,他们提供周一26日的票,我只能说没问题,因为如果我支付多于1900去三角洲那么不清楚我能得到什么样的补偿。好消息变成坏消息,再变成更坏的消息,哎!

在LA的两天额外时间里,可以让我参加加利福尼亚州冠军杯(California State Championship)的首要赛事,它是5100美元无限注的holdem锦标赛于9月23-24-25日举行,Tony Ma最后赢得一个四条路的图章。恭喜Tony获得一个重要的胜利。Tony是个老锦标赛选手,他很多次接近拿到大额奖金,并且已经得到赢取比赛的实力。Super Mario得到第二名,这是他迄今最好成绩,他是比较知名的地区选手,在LA的小比赛中是个非常坚强的男人。我们开始比赛时有10,000的筹码,并且有时间好好地玩。

在我的第一个桌上,很容易的认出David Pham,他就挨着我在我的左边,第9号座位上。他从那开始玩了85%手的牌,其中包括一些很漂亮的牌,如在中间位置用K5不成套的牌下注!在一手让人可以记住的牌中,Mickey Mouse在第一级别里加注到75(大盲注超过了25),David在按钮位置上加注到225,处于小盲注的小伙把它加注到800,Mouse在中间位置跟注剩下13,000的筹码,现在David用6800的筹码全押,小盲注想了很长时间,艰难的把KK牌盖掉了,或者他这样说。Mouse也盖掉了牌,David收回筹码,现在小盲注问我,我是否应该在那时把对K扔掉。我的答案非常短。不。现在David说希望有个好选手拿到那些Ks,他希望被跟注。现在除了David以外没人知道,因我们现在进行的牌局中没有底牌监视器。

我在两小时比赛中只赢了一手牌(比赛?坐在椅子上,看看翻牌更准确一些!),到了第二个级别,也就是大盲注上升到50时,我在按钮位置拿到了KhKc,这时手里的筹码数是8475,此时Mickey Mouse在我前面加注到了175,我继续加注到475,他跟注,翻牌掀开AhKsJs,这时MM过牌,我下注到850。他跟注,转牌来了一个7s,很可能会形成同花。他过牌,我不认为他已经形成同花了,但是他可能会是同花抽牌,我赌了3300,这比彩池要多。他四处漫无目的的看着,然后又看看手里的牌,把牌举得很高以至于周围的选手都能看到,如果他们想看的话,然后问我我还剩下多少筹码,最后过牌-加注至全押。我很快的想到因为他何乎这个过程逻辑的牌是AK和JJ所以这样做,“我们中的一个会有麻烦了,我说。”麻烦的人原来是我,因为他在我的前面是用Qs10s加注到175的,当河牌出现了5时,我走回了家并且不了解的摇着头。这让你认为你应该咨询一下你的占卜师,他可能会意识到你要有坏运气,所以呆在家里最合适。

我飞去了Aruba,绕过了很远的路程,到了Newark,在那里我遇见了其它选手们的一个旅游招待,非常有名叫David Levi 和Randall Skaggs。13个小时的旅程之后到达,感觉不错。不幸的是在第二天的中午,我觉得像早上9点(是洛杉机时间的9点),那不是扑克选手准备发挥的合理时间。在Aruba的日程是非常好的,一小时的时间分段意味着你有点时间玩牌,但是对于一些职业选手来说在这段时间里从大规模比赛中赚到筹码,时间可能不够充足,很多选手不会在比赛之前玩小比赛。我有几手关键的牌,而且至少糟糕的玩错了一手牌。

盲注是50-100,有四个人勉强跟注,现在轮到我,我用 2h3h在小盲注的位置上跟注,剩下13,050的筹码。我们6个人一起看翻牌,Jc3d2c,有梅花,又回到我这里,我把彩池加注到625,这是非常有疑问的目的。我可能有最好的一手牌,不想给别人一张免费牌,如果我加注我将不得不估计那个时刻该做什么,如果它被加注,并且再次被加注,我可能会不得不盖牌对抗AA或一个梅花抽牌。事实上发生的是一个年轻的攻击性选手从几乎领先的16,000的筹码中拿出筹码,把它加注到2000,我很清楚的认为他可能拿到KJ或QJ,现在轮到了最后位置的Paul Wolfe,他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停止了跟注,拿着他剩下的筹码很疑惑地思索着值得用4300的筹码全押吗,因为他知道加注者肯定会跟注。如果他跟注或加注,我也肯定会全押。很长时间后,他盖牌了,我双脚冰凉,在我用损伤很大的做法把所有的筹码都押上之前,我决定先看一张牌。错误的决定。出来一个梅花6,有3张梅花出现在那,我非常不安。我再次过牌,我后面的也过牌。现在又出现一个梅花4,我再次过牌,我的对手下注2500。坚持住还是盖牌?如果Wolfe有同花抽牌,它当然减少了我对手拿到同花牌的机会。我不认为他拿到了顺牌,但是他在令人惊慌的牌局中下注这张牌非常快并很顺利,所以他一定是拿到了梅花A或者是某种欺骗…他能拿到梅花A而不用AJ在前面加注吗?这不符合他的类型风格,但是那确实可能。如果他只有梅花K或更小的梅花,你会期望看到他在下注前停顿一下。给我点咖啡,快点!没有咖啡的生活可能不是生活!我叫了一声。他翻开JhAc,我说真是漂亮的牌,因为我盖掉了我的牌,然后安静的斥责自己玩得象头笨驴。笨驴也很好为他的主人承担重负,在这手牌中我被控制,再控制。我想要杯卡不奇诺!

3小时过去了,我从3个对手那里翻倍了筹码,当他们全押时输给我的。这个模式被固定了。我把筹码构筑到了9,000,然后在我遇到的下一手牌中押出4000到6000。我记得一个比赛的细节是在150-300盲注水平下,有25的ante注,那时我在靠前的位置拿到9c9s,下注到1000。它轮到了大盲注的Paul Wolfe,他看看自己的牌,不加思索的全押。我认为他一定拿到了AK,很快跟注,他实际上拿到了AcQh,台面出现了833 5,一个可爱的Q在河牌出现。请把卡不奇诺传过来!

现在我剩下了1450的筹码,下一手当我把筹码又构筑到4400时,最后的灾难到来了,大盲注是400,我用QhQd在前面的位置下注到1200,我后面的右边的绅士在这时用他的6200全押,之前我不记得和他玩过。啊哈,轮到我了,我不认为我的牌有多么好,但是觉得我无论如何也要跟注。他翻开AdJd,我惊呆了。Paul Wolfe现在发出一个信号“我扔掉了一个AJ!”我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翻牌出现了J99,转牌中的A结束了我的一天。在第三个顺利年中我没有在第一天里出现。我在Aruba,整个一周都很闷热,很少看见太阳出现。其它的旅游者告诉我那里三月份的天气很不错,但是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我只能告诉你,夏威夷更好一些。

好的,值得我们下次再见…好好玩牌…祝好运!

编者提示: 派对扑克每天24小时都有各种限注多桌比赛。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