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漫游扑克之旅-26</strong>

<strong>漫游扑克之旅-26</strong> 0001

这是游历扑克选手从香港发来的文章,到12月后两周之前他再也看不到“家”了。人们把环游世界的玩锦标赛想象的非常浪漫,它们大多都在风景很美的地方举行,但是在某种意义上说它就像是无休止的自由驾驭狂欢节。我的老友Steve Zolotov几年前在Aruba风趣的对我说:“天堂中的另一天。”

你会听到我讲感恩节期间的一些有关Monte Carlo百万比赛的内容,超级明星扑克III(Superstars of Poker III),还有在今年年末举办的5星级一流扑克比赛(Five Diamond Poker Classic)。在我回家一趟之后,我要在2006年的1月4日至11日期间启程去Bahamas,然后在1月12日到28日的Melbourne将有澳大利亚冠军赛(Australian Championship),随后返往洛杉矶参加商业锦标赛,参加这些比赛差不多占上整个2月份!

一束明媚的阳光照耀在工作的人身上,此时我可以取消我去Connecticut 的Foxwoods胜地的行程,因为职业扑克巡回赛(PPT)推迟在那里举办,准备将它的第二赛季改在5月份开赛(尽管还没有书面资料的证实,我猜想它意味着Mirage的锦标赛。)。当我拿到一杯很好的卡布奇诺和好网络连接时,我可以找到文明的实例,这些在去年的Foxwoods是找不到的。最大的问题是天气不好,尽管这里由很多好吃的东西,但是你要知道要在哪里找到它们。此外,这一站在我的时间表里不是很重要,因为它与我所看到的巨型扑克室相比有着最为落后的系统,它是明显一个由知道任何为公司运行21点牌的人放在那里的系统,不知道在扑克室里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这个事实让我想起10年前我为一个娱乐场设计的锦标赛,在第一场比赛举行之后,我告诉他们某种改变是很重要的,直到今天他们一年还举办三个锦标赛,并使用我强力推荐他们要废除的形式!

好的,好的,回到扑克上来!我在Festa al Lago IV玩价值15,000的比赛,没有填入更多的钱,所以没有参加主赛事,主赛事是由420人参加的10,200参赛费的比赛。第一名的奖金有100多万的美元,但是最令人惊讶的部分是有100位选手将会拿到奖金,这几乎是1比4的比率!

预选赛里有一个2,080美元参赛费的无限注锦标赛,在那我们有4,000的筹码开始比赛(在Bellagio赛事里,你的开赛筹码是参赛费的2倍),我和Ted Forrest同桌。Ted是个伟大的选手,喜欢看很多翻牌,在牌完全出现后,他能看懂他的对手和他们的行动。当我进入一个彩池时,Ted是我最理想的对手,因为他经常用大手笔来深深的进入锦标赛。下面的几手牌是在第一阶段(25-50的盲注)时出现的,当Ted有2350的筹码时我开始有6300的筹码。两个选手在我之前进入彩池,我在中间位置拿到10s9s,按钮处选手跟注,Ted在小盲注的位置上跟注,大盲注过牌,我们6个人看翻牌,出现了8s7s5h,这对我来说可能是最好的翻牌抽牌,有21张潜在的机会牌还有一个最小的8出现。Ted拿出300筹码下注,这和彩池的大小一样,我认为他是可能有一张8,和翻牌凑成最大对牌,尽管可能有AsJs这样的一手牌,翻牌中有两张黑桃会形成坚果准同花牌。他下注告诉我另一件事情是他可能预计了这手牌的结果,因为他用着5张牌下注,而这样的5张牌带来很少的信息,所以他用来试探其它选手的可能性不大,这些选手们都不是十分缺少筹码。

5个没有加注彩池的对手说明某人拿到8-7-5翻牌大部分牌的可能性很大,至少他们会有口袋6,A6套牌或者10-9,可能是更大的对牌或套牌,或者在这个例子中,有两个黑桃在台面上,有人等待抽同花牌。当然我知道在这个特别的例子中,我拿到一手两边开口的顺牌抽牌,和同花抽牌,很确定它也有可能会输给对8或者更大的牌。我右边的3个选手都过牌,到了决定的时候。在大赌注holdem中,有抽牌,你应该在锦标赛早些时候加注,此时你愿意冒险把所有的筹码都投进去,但是因为我有4000的筹码比Ted的筹码多,而且也比按钮位置的选手筹码多2000,全押的情况没有出现。我半欺骗的做法有很大获胜的几率,所以合理加注,而且我十分看好我的这手牌,尽管还不是一手完整的牌,无论什么情况发生都不会有意盖掉这手牌,我想让按钮选手有机会进入这场争夺,所以我决定只是跟注。此外像Ted这样老练的职业选手将十分注意全押的行为或者此时的任何巨大加注,由于台面上有很多可能的抽牌所以这会引起他的怀疑。按钮选手过牌,转牌来了一张没用的梅花2,此时Ted又下注600。到了再次决定下注的时候了,加注还是跟注?现在只有一张牌能够出现了,所以我的抽牌机会只有翻牌后的一半大。Ted的下注给问题做出了答案,“它是有依靠的”;它依赖于我如何把筹码放入彩池,它依赖他认为我手里牌有多强,下注它可能依赖于晚餐是否有金发碧眼的女郎吸引他。我决定跟注,河牌出现了方块4,这让我几乎拿到了坚果牌,那是什么也不是的坚果。Ted过牌,我继续,就像我的抽牌是6个中的一个,下注1200美元,就像在河牌上我已经形成了顺牌。如果他跟注并输掉,他就剩下200的筹码,这是有意这样做的,来试一下用他的头脑在第三级的水平上玩牌。他数他的跟注数了5次,看了我4次,试图决定是否要把他的锦标赛生涯押在这一手牌上,最后他跟注了。我翻牌我的牌,他获胜的大叫着。“那就是我希望看到的!”翻开了Kd8d。哎!作以回答我不得不找其它的方式玩牌。我和Ted都是不幸的,我们在拿到现金前都被淘汰出局了。

我多希望在这能够顺利的做出选择,读者能够感觉到甚至玩一手好牌都是那么的困难。当然运气足以让你赢得一手牌是最好的,它排除了解释一个人行动的必要性。

就像Mike Caro前几年说的:“你已经赢得一个锦标赛了。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意识到你是幸运的!”没有运气,你不太可能进入上层。我总是说锦标赛的特征是忍受、忍受、忍受、忍受、振奋!当你振奋的时候,它看起来是难以置信的简单,不幸的是它也难以置信的让人忍受痛苦。我记得几年前(在他不可思议的2004年以前)那时Daniel Negreanu告诉我他如此惊讶,他参加35人的锦标赛都没能拿到奖金。呜。。。。。。

下次再见….好好玩牌…..好运同在!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