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漫游扑克之旅-27</strong>

<strong>漫游扑克之旅-27</strong> 0001

一件不得不让所有老计时员惊讶的事情是分配智慧的现象出现,在之前他们要凑到一起坐在同一个桌上玩牌,当牌被一张张发出来在翻开之前,这些人对每个人的情况都有所了解。当然你可能要问每个选手都是拿着什么牌一直跟注彩池到了河牌,而实际情况是如果你这样问下去,你很快会成为任何游戏中令人讨厌的家伙。今天很多了解赌博的选手认为问是正常的,但是老一辈的学院式选手非常讨厌,经常会对此表示不满。这样做的历史原因是在游戏中可以避免新手们发生同谋现象以及受夹击的情况,但是它在现实中却并没发挥作用。

对于谁泄漏了这个秘密,我不会说出名字的?是的,嗯,可能是。

第一本发表的招致其它选手们愤怒的书是Doyle Brunson的超级系统,以我的观点看它是一本数百页的把所有价值都归为一种观点并胡说一通的书。我游荡在成百上千名选手中间,拿出50美元的成本,花时间希望得到更多伟大秘密的暗示。以我个人的观点看,我是个吸取知识的蛀虫,思考任何有价值的由David Sklansky写的书。Tom McEvoy的锦标赛扑克书在它问世时是另一个天然宝库(不幸的是他写的书要少于我能推介的)。超级系统II最近刚刚出版,我认为它只比超级系统I好一点,如果你喜欢这个学派的建议,我建议你买Greenstein写的“河牌上的A”,这本书我认为是更有用的小栏报道类的书籍。

对于玩无限注得克萨斯holdem的相关的建议书籍,只有Dan Harrington的几本书有些实际价值,尽管它们更适合于玩无限注锦标赛的选手而不太适合无限注现金游戏的选手。职业选手对我说,他们在这些书中被曝光是很不满意的,而实际上并不高兴。嗯,好孩子们,当我的书和CD在明年年初出版时,你也会同样不高兴,尽管专家部分两年多都不会被曝光。

多媒体很快显示出它的重要性,Daniel Negreanu在分配思想过程上是很有名的,甚至在某个时刻,甚至是他的对手。非常有趣!他愿意用栏目中更为细腻的情节来解释所要发生的事情。

和你的对手说要收集信息,这长期以来是被公认的,但是在锦标赛巡回中产生一些限制。你可以说你的一手牌但是你不能说出真相!噢!所以有技巧的搪塞可以把对手引入歧途做出错误判断,但是如果你说出真相,这手牌被发出然后你将要或者应该被处罚。一些职业选手用这些知识来创造自己有利的条件,当我大声告诉他们(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通常没有玩这手牌)并建议业余爱好者不要回答有关他们拿到什么牌的问题,因为这样做他们可能会受到处罚,如果他们说出真相,他们会正面的像我释放他们的愤怒。

这带来下一个有趣的问题组,“如果你在锦标赛的桌上你会说出不正确的彩池回报吗?在现金游戏中会吗?在锦标赛中,打破这个规则吗?这违背道德吗?”一般的原则在此停止, “你在现金赌博中没有必要说出来,除非你进入了彩池,但是在锦标赛中你有义务说出来”,因为每种情况下发生的事情对于每桌每个进入比赛的选手来说都有一个结果。在现金赌博中每个选手都被假定为要保护自己牌和结果。

网络选手们可以玩两次,因为每个游戏他们都玩很多手牌,所以如果他们对着四个屏幕玩牌,他们将能够看到8次这样多的牌(对于每个人来说,如果这手牌到了河牌他们有权力看对手拿到的牌),所以当你加入其它可以获得的工具,有几个月他们就能够成为很好的选手,这取代了以前需要的十年的时间。而仍然存在的是兴趣,但是他们中大部分的高手都选择把他们的智慧分散到出版物中,大部分的杂志,这样更进一步的改变了扑克游戏的玩法。

我专门与Thomas Keller 和Scott Fischman进行谈话,因为他们知道的比他们年龄所知道的更多事情,有时他们会分享他们的知识。

当Howard Lederer 和 Chris Ferguson这样的人解释所进行的事情时我并不感到惊讶,但是我最近看到John Juanda所写的有启迪的文章后感到非常震惊。我总是认为John是那些不发言的伟大选手中的一员,就像Eric Seidel, Alan Cunningham,和 Phil Ivey一样。

现在沿着这个思路我不再从新手那里质问出一些资料,就像Hellmuth的书和带子一样。也不像Cloutier 和 Baldwin的小栏报道和典型的故事书籍。也不像Sklansky 和Malmuth做的数学和思考类书籍(至今这是媒体和高级选手已经有的书籍)。我要说一些真实的信息并揭示职业选手的“秘密”,这些秘密是职业选手愿意说的内容。他们经常被埋在大量资料的下面,一时间它们藏在我们书库中的架子上,声称可以使我们的游戏变得没有痛苦,但是我相信真正的保护来自于实际情况,直到你准备听取有建议性的战略之前,你会觉得很难分别那些是好的而那些是垃圾。

我们回到内华达州的Reno参加锦标赛。在1988年这里有比赛外的barnburner锦标赛,它是彩池限注比赛,盲注为2-3-5,按钮位置要下2盲注。选手1下注,选手2下注,我们的英雄第三个下注(他用AdAh玩这手牌),2个以上的选手下注,现在下注的要求升至30,按钮和两个盲注跟注,前两个选手和我们的英雄会再次跟注吗???哦,如果我认为很弱的玩法是第一次跟注它,那么我的批评现在还太早。你只是拿到A对,你很有幸拿到它们,你的行动应该表现出要缩减争夺彩池人数,而不是让6个或更多的选手看便宜的翻牌!啊哈,但是等等,这个在最后一位选手右边的选手现在全押了140,最后的选手和大盲注跟注,我们的AA英雄再次跟注,其它所有的选手都盖牌,剩下的四位选手看翻牌,来的是Ks10s5h。彩池过牌到最后的选手,他全押下注,接下来大盲注全押下注,我们的英雄现在用他的A对跟注,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他们曾经自我的表现。他能很容易的抽到几乎完全死了的牌,甚至没有拿到黑桃A就把他的210美元全押在上面!我是这个桌上唯一一个没有把筹码押在这个彩池上的人,当转牌出现2d而河牌出现梅花A时,我看到了有趣的一幕!我看到三手牌是获胜的AhAd,5c5d和kc-10c!这就像所说的门缝里看人!证明了在1989年里没有侥幸的人赢得扑克世界冠军!

结果那里仍有我的部分建议…好好的玩牌….好运同在!

编者提示: 派对扑克每天24小时有各种级别的多桌比赛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