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商业分析—第一部分

扑克商业分析—第一部分 0001

Paul Leyland为伦敦基本的投资公司分析博采业的Seymour价格。Paul非常友好,在我最近的伦敦之旅中他接受了我的采访。只有26岁的他给我的印象深刻,他是如此的有准备,而且说话得体。在我访谈的第一部分里,Paul从他的角度讨论了目前在线扑克/游戏行业的状况,他给我们一个整体的评价。

Paul说话的语气有些“经济学家”的风格,但是我认为这里包括的信息真的非常有趣,至少可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观点。Paul 和我谈论了很多内容,我要把这些内容分成两部分。从今天开始每周一个,我要写这次访谈的第二部分,那里Paul讨论了iGaming行业的未来,他有什么想法,想到了哪些人,我们下次再聊。

John:首先,告诉我你是如何进入这个部门的?

Paul:我想你一定知道,从博采的角度看英国已经有大概40年变换的历史了。90年代中期的保守党出台政策取消对博采业全方位的管制行动,某种程度上自由党也已经存在了。它也延伸到了在线赌博领域。那最终触发了可怕的市场利润。非常碰巧的是,没有多少市场分析师有时间了解它,或者是歪曲的理解了所有与之相关的枯燥政策。

我刚大学毕业,拿到历史学位,所以我知道所有政策方面的内容,有时间了解这些报道,形成了和其它大部分人不同的观点,以及一些潜在的进步。很高兴我在那时参加的团队认可我的观点,然后说你为什么不运作这些观点,在博采业里大展宏图。最初它非常空泛。而后变得愈加清晰,在英国在线空间看起来比陆地运作更有利可图。而且它的空间要比他们认识到的更大,而且这个空间与他们想象的情况完全不同。所以从那以后,很清楚要两方面都看….第一,它具有很大的市场价值,因为很明显在线空间比陆地房间的成长速度要快很多。第二,从市场角度看由于在线空间成长很快,在没有调整的框架下,你不需要依靠单个政府来判断它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总之,这里有很多天然的障碍。你可以看到陆地上的,你也可以看到在线上的,或者两个都看到。所有想要做的事情是增加股东价值。

所以,大概从2001年或2002年开始,关注两方面看起来是个好计划,这很正常的变得合理。很讽刺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在线空间变得越来越紧张。但是从那以后,因为在那时它令人惊惶害怕,所以忽视了市场类别,或者没有真正的开发它,虽然从上至下都接受这个观点并认为它是有益的,但是问题仍然存在。

John:那时你研究博采业有多长时间…

Paul:四年

John:所以,我想你是在这个空间开始开发的同时进入这个行业的,在它的上升期。

Paul:我要说是在第二次风潮开始发动的时候我进入的。我认为第一次风潮时相对容易赚钱-90年代中期到末期。的确与现在比起要容易赚钱,我的意思是,从技术角度说那是开天劈地的行为。市场方面的事情相对简单。因此,人们全负荷的运作它,不用花费过多的努力。

然后当PayPal推出时,DOJ(美国司法部)对Google, Yahoo等倾斜,情况变得有点紧张。上层人士意识到如果你自己适当的组织起来就能赚到大量的钱,这比某些机械增长的行动带来的利润更多。然后很多公司开始进入,他们在艰难的市场中以其它人为代价快速的占据市场份额。从投资的角度看,我认为那些人开始产生兴趣了。

有一两个公司已经出现了。Sportingbet是第一个例子。在早期的阶段里,他们在那里获得一些成绩,但是那时人们还没有真正的注意到细节所以开始成长的非常缓慢。上线看起来相当厌烦,直到2002,2003年,那时事情开始有所改变。公司进入了其它一些领域。然而,当人们意识到在线是个好去处的时候,你不得不有正确的模式。

现在我认为市场不得不在范围上做某种程度的回归,就像PartyGaming所做的那样…说它停止成长是小事情,它也不知道为什么。直到这件事情发生,你发现这样的情况,人看到顶部下落说在线赌博市场都上涨了20%,是你买任何公司的总和,你要做的没错。

那就是灾难的种子。

Party不得不清晰的显示出来巨大的利益。我认为现在的问题是看到牛市的资金管理者现在产生巨大的疑惑。它是工作的问题,是模式工作的范例。但是它只是运作高质量的行业。这是真理无论是什么行业。

通过学习曲线可以发现它是个不成熟的行业,城市(伦敦的金融市场)有三四年落后与行业的学习曲线。但是还有一个可以期待。

John:是的。你认为网络时代的这些教训有用吗或者忽视了这个部分的尊重?

Paul:不,我认为他们非常不同,因为现在你要寻找的是资产定价问题。现在你要寻找的是人们意识到从顶点下滑的方面看,网络游戏具有很大的利润。他们正寻求从下到上的时机,注意到个别公司在成长。但是把两个方面的价值组合起来,他们会构筑更宏伟的画卷,而这过分乐观了。

他们认为空间是存在的。有些公司正在成长,因为空间在成长;因此所有的公司都在成长,而这并非是真实的。这样运作是个问题。你所遇到的网络泡沫是这种观点的最新解释,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得到证明。事实上他们的理论是落后于每一件事情,因为它大部分都实现了,所以你会没事的。

然而它只运作了一小部分。

但是没有真正的方法稳稳的运作,除非你是卓越的天才,知道怎么做。在线赌博空间里你已经得到证实了的模型。而那是非常不同的。

还有人能够赚到钱;还有人在成长;还有人介绍这个快速运作的产品。所以市场路线非常短。所以定位一个好的管理和好的模式把所有的一切变得简单。

John:那么让我们谈谈管理和模式。我认为现在网络中的选手们,至少以我的观点看来,与你在做的东西和你所接触的人完全不同。

Paul:是的。

John:我得到很多牛仔的电话,看起来只有全部达到90亿英镑的价值才被认为是正常,我必须持有一些

Paul:我们也这样。是的,你知道,只有公平的说有这样的一种趋势,在线赌博要成为市场中的泡沫。

PartyGaming削减了大部分,但是让我们从赌博中退一步。如果你在任何时候任何部分都有泡沫定价的资产,那么牛仔会试图快速的收割买到手里的股票。所以没理由说赌博有何不同。

John:是的。所以当这个有关Party的声明出台时他们说,“嗨!我们在这个巨大的空间里可能不会成长”,你觉得是什么东西影响的?你觉得任何切实的反映都是正确的吗?

Paul:是的,我最为直接的反映是告诉我在另一个经纪人业务公司的伙伴,问他用什么价格来提出Party的报价,因为我认为我的报价是错误的。

John: 哦,真的吗?

Paul:很多人都这样做。没人预计像这样的25%。但是有这样的信息会有把握些,它还不到25%。

John:是的。那就是你认为那天下降到的原因吗?

Paul:管理需要两件事情才能把一个好的工作结果做的出乎意料,而且也把好的工作拉出公司。他们需要正确的和好理解的管理信息,他们需要经验。

John:是的,好的。让我们谈谈888,你对他们最近列在伦敦股票交易所的反映是什么。

Paul:它是全价格。它可以理解,你看所有城市有的问题,那只是长期资金,很多理由让你知道是典型的老资金管理者,有些怀疑这个空间。他们是PartyGaming之后又一个更加令人怀疑的地狱。所以他们说,证明你自己,我们会给你钱。

我们不想增加那些不富裕的散户的负担,让他们买我们没有听说过的产品。

所以你坚持。你最后用防御基金参与,当你用防御基金参与时,你为市场提供了巨大有益的服务。在某种程度上你用你有的一本结束;很好你知道如果你得到足够多的短线人,有人将会在头几天就离开。所以,它是同样的。特别是每个赌博公司系统都这样做。“只作长线”的人会感到高兴,他们不会买入,而在防御基金的中,有些人是做短线的,有些人等待长期利润。管理认为“很好,这是正常的,总之,我们在这里落户了,就没有问题了。所有的问题是12个月里价格会是什么样。”所以每个人都这样进入了。

John:好的,没有大的打击…

Paul:不,888真正的关键问题不是它下落,而是它四次或五次超出预订。那是重要的问题。

下周加入我们,我们会讨论混合在线赌博公司,以及Paul说的五个字母的世界,它是在线赌博中的下一件大事。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