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漫游扑克之旅-来自Monte Carlo的报道</strong>

<strong>漫游扑克之旅-来自Monte Carlo的报道</strong> 0001

这个月我们在Monaco参加Monte Carlo百万比赛。对我来说这是时间机器,因为我1978年来过这里,仍记得让我震惊的刺激,那时我在流行的夜总会俱乐部里不得不花20美元买一杯橙汁。当然你可以叫便宜一点的事物,但是在一个较好的位置上要一碗番茄汤还要15美元。

在锦标赛中Phil Ivey玩的很好,不断的给其他选手施加压力,此时他们已经把所有的筹码都用上了。当然运气有些帮助,拿到AA而对手用所有筹码欺骗进入圈套,那么生存变得更容易些而且也垫气了你的筹码。在我们都下注之后,Erik Sagstrom在按钮位置加注,Phil在小盲注的位置上再度加注,他有大约130万的筹码,领先 30万的筹码,而Erik用AA全押跟进,Phil用KQ跟注。翻牌中K最大而另一张K在河牌出现。没问题。

Erik是非常著名的在线扑克选手,玩牌非常谨慎,当然太过谨慎而且很慢符合我的口味,很不像是21岁的年轻人形象。随着他不断的成功,我们有机会可以多次听到他的名字。

Kristi Gazes在这是非常受欢迎的女孩。她拿到低13名而只有12为选手可以拿到奖金,她穿着超短裙呆了好几个小时过来好几个级别。她她在小盲注位置上拿到22,最先全押跟进,大盲注拿到AA。结束了她的故事。

扑克新闻明星Tony Guoga在这拿到很多迷人的牌,最后拿到第七名,因为他在按钮位置拿到了KcQc就全押此时他在决赛桌上筹码最少,被拿着QQ的小盲注跟注。在此时我们剩下最后的6名决赛选手,在下一段中我们知道第七名是怎样重新回到决赛桌的。

这里有个感知的创新,就是在锦标赛过程中有“第二次机会”,赢家可以重新返回到决赛桌,创造决赛桌的第七名选手。这个主义我完全赞成,尽管有很多人可能会对它的价值产生争议。

我在这里目睹了最惨的击败,整个过程中最惨的击败之一发生在John Juanda身上。他在按钮位置用10d9d加注,大盲注用Ad6d跟注,翻牌出现KK10的彩虹牌,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发牌者忘记了洗牌。规则是翻牌要收回,台面被重新洗牌,翻牌出现8d6c5d,所有的钱都集中在中间,而一个10在河牌中出现,但是这对John来说太晚了,因为转牌是一个方块4,这些已经形成了同花。所以Juanda没能赢得彩池而是被淘汰出局。

我在Sony Activision WSOP游戏中,我听有人说我在那里玩得像个笨驴。哦,他们没有问过我的意见!我也听说当我赢得彩池的时候又跳又蹦像个无产阶级的典范!因为在电视上看到了一些情况,而我很多比赛中都没那样做过。从来没有过!

Chip Jett对整个系统有很多看法和评价。在Activision游戏中得到支付的他说:“他们付给我钱!他们不知道我已经把这些都给付他们了吗?”

他在锦标赛中很早的阶段拿到了口袋A就全押跟进,他说:“用这样的牌全押跟进是非常兴奋的战略!他们不是我计划中得到筹码的方式,所以只是意外得到了他们。”

筹码幽默越抹越黑,看起来他总是非常熟悉自己厚颜无耻的语言。这些观点与其他人进行分享,他们是Bill Gazes,当问他是否迷信什么时,他回答当他不断胜利的时候,是不会换内裤的,但是没人和他一样那么做!呵呵!

2004年的明星扑克巡回赛中有几手牌我还记得。我的故事是没能很好的读懂牌而且没有运气。我当时有9600的筹码坐在第4号位置,此时是第二阶段,来了一个家伙拿着5400的筹码坐在7号位置。我拿到10-10,下注300,比大盲注多100,当轮到他的时候他全押。这是巨大的加注,让我停下来思考他到底拿到了什么。很多初学者会用对7到对J做这样的决定,因为它提升了玩这手牌的责任就像而后要发生的那样。很多媒体或网络选手会用AK玩这手牌。不管是什么情况,尽管我有很多筹码在手里,很清楚我应该盖牌。在当时如果我有一手最好的牌,我希望能增加筹码。然而我只得到很少的暗示信息,他很恨他的手。“跟”我立刻说,因为这个暗示没有让我失败过,如果我错了我仍能够战斗。他翻开JJ,现在我在剩下的比赛中只能玩低于标准水平筹码的游戏了。在第三和第四阶段,我在小盲注的位置上拿到9s8s,此时大盲注选手Seidel,我完全跟注。翻牌出现了J-10-6,我用3900的筹码下注整改彩池,Eric跟注。翻牌出现一个可爱的Q,没有看到套牌,盲注对盲注我过牌。他下注彩池,现在只有900,我过牌加注全押2700多的筹码。他想了又想用12000的筹码跟注。他拿到J-10已经在翻牌中拿到两对。没问题,又来了一个J,我输掉了。

在锦标赛的深处,Mike Matusow拿到A-10对抗一个他不知姓名的选手,翻牌出现KQJ,所有的钱都放到了中间。问题是他的对手拿到了KK,拿到我最喜欢的抽牌-最大的套牌!台面上出现了对牌,Mike回家了…他该回家吗?因为距离Voyager-of-the-Seas的巡回赛还有5天时间,他用这段时间不断的喝酒,告诉每个愿意听他说他的不幸的人,全部的故事都被描绘得有声有色。把他逼上绝路的人是Howard Lederer,随着这个故事被说的次数越来越多,台面上的对牌狮子大张口举起重重的椅子,正好砸在Howard的脚上,打破了。旅行的休息阶段我去看Mike,我问他记住这个想法,指着脚趾的后方,走出受伤的道路。然后告诉他即使有(同样古老)的狠狠击败故事也有继续前进。到今天,我还不肯定他是否有这个故事的幽默。我知道狠狠击败的故事我们身上谁都有过。

Mike最近的成绩受到阻碍,他要走很长的路才能减缓受伤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他来说以前从来没有过。我知道在今年日历重记载的3次锦标赛中他已经赢得240万美元了。如果你还记得我从栏目29开始引用Thor,你会知道剩下的故事是什么。

直到下一次... 好好玩... 好运同在!

编者提示:你想在扑克桌上用自己的语言聊天吗? 珠穆朗玛扑克的软件让你看到不同语言的聊天。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