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顾问角(35)

扑克顾问角(35) 0001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心理顾问,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我的朋友每个周末都在A.C 的Taj Mahal玩牌。他参加了两个大型锦标赛,到处参加现金比赛。他没有在任何比赛中拿过现金,他总是在分得现金之前被淘汰。对我来说,我认为那是走向破产的道路。他却一直说自己扑克玩得很好,认为现在是“好的损失”阶段。我总是在篮球和足球中听到好的损失这一名词。我不认同。我和我的朋友讨论损失就是损失。我说没有什么所谓好的损失。我说的对吗?-来自Colts_Man的电子邮件

谢谢你的来信,但是我不认为我是能正确判断一个人思想是否正确的人。相反,我鼓励你从两方面理解他们的意思。你必须有强烈的竞争感。你不是孤立的,因为我发现很多扑克选手主要被游戏的竞争力所驱动。对于你来说,以任何成本获胜是关键。你对获得比赛胜利感到满足,尽管你可能玩得很差并得到难以置信的运气。你把精力都集中到大“W”(Win获胜)上,结果你用晚上结束时赢得的现金来衡量自己的成功。在这种思想的驱动下,你不可能想象没有利润的牌局会有哪些正面的提升。这种思想下的有利归结为贪得无厌的本性中。你不会发现自己在形象塑造中获得的满意。当你认为自己已经成为“足够好的选手”时,你不会自满。此外,你可能有杀手的本性,这驱使你在锦标赛中获得胜利。而其它人可能尝试进入现金赛场,你会为了顶级赛场而战斗来不断的攻击,满足你饥渴的需求。

你的扑克朋友看起来有更多的标准来分析不断接触的游戏。他从持续的耐心、适时的攻击、成功的欺骗率已经对玩过牌的评估能力的个人技能方面估计自己。有这些(或者更多的)因素作为他玩牌的衡量指标,他可能感到好的损失意味着他在知识上得到很好的回馈而且玩牌经验可以弥补财政上的损失。沿着这个思考方式想有利是不断来的破牌和连续在牌局上的损失就不是心理上的问题。总之,头衔不是很可能的获得。此外,这样思考的选手可能是非常有耐心的,不会没有理由的在很差的赛场中买入彩池。

我的观点不是在于争论你的扑克伙伴做法是正确还是错误。相反,是要将彼此的思想灌输起来。有这些技术和思想,你们每个人都会在玩牌时抓住心理变化的齿轮。

你的扑克知识相当丰富。在线扑克存在作弊或者什么吗?我在明星扑克玩了3个月了,看到很多手大牌都输掉了。昨晚我有两次都是拿着口袋A输给一手烂牌的。这在家庭赌博和娱乐场中是不会出现的。这让我疑惑。-来自William T的电子邮件。

同谋理论家自从在线赌博出现就在大喊在线游戏有作弊行为。自从Chris Moneymaker帮助使在线玩牌变得流行起来,来自他们战争叫喊变得越来越大而且增加了相信者的人数。我认识很多网络扑克执行官和职业选手在网站中投入资金筹码,我也100%的确信大部分著名(和最为有名的)在线网站是相当安全的。你看,扑克网通过抽佣来产生他们的现金流。他们在每个玩过的彩池中拿百分比很少的佣金(一些抽佣不是很少,而那是另一回事)。当他们从带来很多下注和行动的一手牌中拿到稍微多一点的佣金时,这样的利润不会超过欺骗顾客而造成的退税。在线执行官需要数量。他们希望牌桌很忙,不断看到有行动发生。花费的时间越多,玩得牌局越多,得到的佣金越多。如果有人通过腐败或作弊行为辱没了网站名声,玩牌量会因不断产生的不信任而急剧下降。这样,在线扑克网站花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去保证网站的安全。我们在网上看到很多狠狠击败牌,这是游戏的本性。有很多网络匿名者让人们在他们的家庭游戏中舒适的玩牌,你会发现很多选手冒着更大的危险,轻率的在长牌中开火。另一个因素是游戏的速度。在网上一个赛季玩上几百手牌都是有可能的。这样你在这里看到的牌局要比现实玩牌中看到多得多,因此看到很尴尬的狠狠击败机会也增加了。

你如果知道在线选手们哪些人在共谋。当扑克网站试图进行安全设置来防止选手们一起玩牌时,实际上如果同谋者很精明的话会发现作弊很困难。如果你看到一对看起来“互相帮助”的选手通过加注或再次加注来增加彩池规模(叫做whip-sawing),离开这个牌桌,向客服发出警报。同谋者也要在同一张桌上相互看牌。当他们在同一在线牌桌玩牌时,可能要打开聊天室或通过电话沟通。这些额外的信息在关键牌上是无法衡量的。如果没有错的话,这类欺骗在任何在线扑克网中都存在。

当同谋真的存在时,没有故意的“线索”。你的口袋A不会因为那些同谋想赚你钱的人而被不成套的7-2打败。7-2胜利如果归结到对手合作的而成功的话,那样他们需要难以置信的运气。

继续保持提问!!! Carlisle14@hotmail.com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