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Spritual鲨鱼-Andy Black如是说</strong>

<strong>Spritual鲨鱼-Andy Black如是说</strong> 0001

我在大西洋城举办的Borgata2995扑克公开赛中坐在扑克选手围坐的房间里,N.J. Yelps痛苦的叹息,成功看起来每三秒钟就出现一次,选手们从卫星赛中跻身进入这里,这种全天锦标赛的状况随处可见。

然而,有一个人看起来并没有被锦标赛折磨得疲惫不堪,在其它的桌上谈笑风生。他十分关注比赛,这在以前无限注德州扑克锦标赛的决赛桌中也曾发生过。在桌上大笑、聊天成为这个爱尔兰职业选手的特点,尽管桌上有人表面好像不很提防他的牌,但是还是非常怕它。他在桌上影响着其它的选手,但是这对于这个充满绝顶的家伙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他在今年较早的时候在世界扑克系列主赛事上拿到第五名的成绩。

当我开始问其它选手有关Andy Black的事情时,大部分人的评价认为他是游戏中致命的杀手。在游戏遍布全世界之前,他就与Stu Ungar这样的选手对抗,可以说Black在当今很多新手还没出世的时候就已经投身于游戏事业了。但是,在1997年当他在WSOP中输给Ungar之后,情况有所变化。

对于Black说,生活开始失去了控制,所以他离开了游戏。人们疑惑这个年轻的新秀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退出的真正原因。对于Black说,退出是个艰难的选择,但是这是他需要找到生活和游戏和平共处的唯一途径。

据Black说,他失去成为游戏未来新星之一后很快堕落了,讽刺的说没有什么人会像Black面对完全空虚的生活。“在1997年的世界系列之后,我非常痛苦。我天天喝酒、吸毒却不能感到丝毫的幸福。我没有做任何积极的事情,只是玩扑克,而这也成为痛苦的经历。我真的感到不开心。我的生活目标被WSOP搞混乱了,那时我基本上是把自己的筹码给了Ungar,只得到第14名。”

Black击中了冷山,他不只是与游戏的抗衡吸引了他。但是从那以后,有一天情况发生改变,他开始走在改变生活的道路上。

“我开始试图提高自己-去体育馆、很少喝酒、不再吸毒。但是这并没有完全奏效。那时我的女朋友在练瑜珈,很偶然的我看到她的警言单,里面说‘没有更高的指导,只有更深的感悟。’我认为这正是我喜欢的表述。所以我也行动起来,开始做几个简单的警言单,那些是我以前做过的东西。”

Black仍在寻找生活和扑克游戏的平衡,他在巴黎玩的很专业,此时一旦这个受焦虑折磨的明星的出现会使一切发生重大改变。“我在97年末读过一本佛教书,意识到自己是个佛教徒。这令我自己感到十分惊讶,因为那时我没有什么明显的宗教信仰。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宗教信仰。” Black微笑的解释说。

Black知道游戏不是生命中唯一的东西,如果他没有什么重大变化,他仍继续不断的失去控制。有这种想法,他开始提出比赢得WSOP更大的挑战-认识自我。

他的旅行使他远离过去烟雾缭绕的赌博生活。有些事情立刻在Black身上反射出来,不用扑克选手的眼光看待生活,他开始从不同的视角理解生活。

“与佛教徒一起生活、工作了6个月,我知道情况已经改变了。这一直持续了5年。我在生活在佛教徒的社区中,每天都在思考、不断回顾不断研究。”

佛教很快为Black提出规矩和哲学的精神上的基础。“我认为佛教的东西是正确的,它给你提供广阔的视野。我认为它与其它宗教和哲学是不同的。我认为这里很多人以正确的公平的视角看待事物,但是佛教有广阔的范围。佛教使你可以使用的最佳工具,其中很多工具被用在今天的各种不同类型的普通治疗中。”

长期以来,扑克和佛教是两个对立的事物,并没有表现出交叉性。“我认为扑克是罪恶的;它很糟糕,我不想伤害别人。我认为诚实公平的竞争和某种战争是不同。Stu Ungar是那些非常极端的人之一。他会说他会盯住某个人并找到一些让他憎恨的东西,而在赌桌上,他就是这样获得胜利的。如果我不得不那样做的话,我宁可放弃。”

然而,在精神求索-包括在冬季的中旬到第二年孤独的生活-的几年之后,Black决定以佛教传统的形象之一Vyn Lekerti来塑造自己。

“据说在1800多年前,那时有个叫Vyn Lekerti的人。他是个爱开玩笑的人,并且是那种对周围所有的事情都非常关心的人。他非常高贵但是很冷酷。在组织中他是领导者。在普通无宗教信仰的人中,他因普通而得到赞扬。在赌博事业部和娱乐场中,他参与的意图在于帮助其它人成长。无论他遇到什么样角色的人,他都会用他们的语言方式与之交流。

我不是说我可以做Lekerti所能做的事情,但是他是我试图努力效仿的榜样。扑克中你可以遇到很多各种各样的人,并在这样的环境下玩牌。当环境变得最差时,战争就开始了,类似于×××之类。这很压抑。但是当环境最好时,它就是各种形形色色人物的大熔炉。”

现在他回到扑克赛场中,他在很多决赛桌中出现,我禁不住要问佛教是如何帮他提高牌技的。

Black的回答相当彻底,“一段时间以来,它并没有什么作用。但是自从我回来之后,我不断的思考。我能够重新审视自我。我已经成为让普通选手更难琢磨的家伙。我真正的疯狂起来。现在我更加冷酷了。我知道有些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带来的,但是很多都要归功于思考的结果。我知道自己现在非常好,并清楚的了解自己的方向。我仍做着同样的事情,但是我已经更快的学会识别它们,做必要的改变。”

当我们要求举个例子的时候,Black很快说明在自我控制上有很多事情可以谈谈。“我过去非常焦急,但是现在我用一种看着它的方式对待,而且我眼看着一切发生。现在我知道很多让自己冷静的方法。最后,我采取措施改进这种情况。”

Black解释说,扑克和佛教有共同的平台。“在生活中,你处理艰难的被击败的情况和获得伟大胜利的情况。有时成功是坏事情,因为你而后想你是有些特别的,你的自负明显的成长起来。但是我们都要面对是事情是我们都会生病并会走向死亡。在西方我们试图掩饰这一点或者我们试图扩大生命的光环。我认为处于中间的东西才是真实的。总是试图寻找中间路径,甚至尽管中间路径有时非常狭窄而很难找到。我很多次都错过了,但是我试图尽可能的克服它。偶尔我变得更明智些。”

Black生活中巨大的变化包围了他,把他带回扑克世界,但是他没有忘记他的佛教教条。“我现在仍然试图遵从我遵守了7年之久的命令。我有些像佛教徒的行为方式,最终我想成为一个牧师,但是我是个调皮的孩子,所以到现在也不能实现。”

最后,Black的生活要比扑克桌的情况更加坎坷。它在投入到爱和慈善中的颂歌中复苏。这个颂歌教育它的使用者要总是祝愿自己和其它人幸福,这对扑克选手来说是个挑战,因为他的目标是拿走其它选手所有的一切。

Black提出一个关键的建议,要为了所有的人,不只是为了扑克选手运用生命。“扑克是很难学的游戏,需要人们理解游戏本身,我发现需要停下来学习。这比意识到你在做错更糟糕。你长期以来一直做的事情,有一天可能会停下来。我的感觉是人们停下来学习,因为他们不再继续玩他们的游戏。”

编者提示:点击我们最新的扑克室 – 主人扑克. 今天就注册, 并和Amir Vahedi和 Hoyt Corkins 这样的顶级选手玩3场$5,000 的免费锦标赛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