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扑克传奇人物:Barry Greenstein</strong>

<strong>扑克传奇人物:Barry Greenstein</strong> 0001

Barry Greenstein在2005年说:“我知道我不得不辞职离开Symantec,玩扑克来维持家里的生活。我最终在1990年停止在Symantec工作(这是在德州扑克已经在加利福尼亚成为合法行动几年之后的事情,那时游戏首次成为例外活动),但是无限注游戏最终枯竭了,我不得不玩我以前没有想过的游戏-限注德州扑克。”

其余的事情,就像他们所说的那样,都是历史了。Barry总结他的话说他是通过艰苦卓绝的历程走到今天的地步:世界上前十名最好的高限注扑克选手之一。这个论断有什么争议吗?以我的观点看没有任何问题。然而这个论断是很明显的,因为扑克选手通常不得不用工作为依靠支持他们玩牌的爱好,但是Barry不是这样。事实上,对Greenstein先生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不会简单的浮于表面。

Barry出生于1954年12月30日,生在伊利诺斯州的芝加哥。他的父亲在他四岁的时候就教他5张牌抽牌的基本玩法,而家里通常玩些台面游戏-像Monopoly,他最喜欢和他母亲(她通过让他赢牌来增加他的自信)玩桥牌和松子酒。

他回忆第一次正规玩扑克是在1966年,那时他12岁,他赢了$24。我疑惑如果他输了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在20岁那年他大学毕业了(他很荣耀的用3年时间就完成了学业),Barry开始玩牌,那时他一晚上如果很幸运的话可以赢$1000。当他念研究生期间,获胜的金额翻了3倍。

尽管他的大学学位是计算机科学,他在研究生期间用了10年的时间研究数学-用玩扑克赚的钱资助自己的学业。尽管他没有拿到他的哲学博士学位,Barry有拿到医学博士学位的梦想,并想钻研疾病治疗。然而,他作为一个锦标赛选手所做的事情可能比他曾梦想帮助的人更多。

在20世纪80年代,Barry和他那时的妻子Donna移居加利福尼亚,在软件公司上班,而后这个公司成为知名的Symantec。程序员的工作工资不高,但是他喜欢写产品问题和答案,而且作为新公司的基层人员很兴奋。这个工作量也很多,但是当机会的窗口敞开时,Barry马上就钻进Palo Alto的Cameo俱乐部棋牌室。

在几年之间,他从开始由$200买入的比赛进入到$3,000买入的比赛,最后辞掉在Symantec的工作全天玩扑克。在这Barry开始玩限注德州扑克游戏,它像他形容的那样是“就像看着油漆变干一样慢-我不得不一天玩上12个小时,一周玩7天,就像在等会议结束一样难受。”

那些$30-$60游戏通向$80-$160,但是直到Barry在限注德州扑克中站稳脚跟才进入高级的游戏。此时Barry再次成为单身汉,但是现在他和他的妻子Alexandra已经有6个孩子了,而Barry通过慈善事业供几千名儿童生活。

在1992年,Barry参加$10,000的WSOP冠军赛,在那里他获得22名的成绩。在那以后不久,他在Cameo俱乐部认识了Mimi Tran,他们达成一笔交易,其中包括他帮助她玩扑克游戏,而她教他越南语。Barry回忆说她很好的控制自己钱,Mimi曾一度成为扑克中最强的女选手之一。实际上,评价Mimi只是个“女选手”有些谦虚,因为她经常击败男人主导的限注现金游戏中的前几名选手。

整体上看,Barry在WSOP中玩得不错,在1997年$5,000无限注2-7抽牌锦标赛中拿到第四名,并且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两次赢得奖金。2003年是他“突破”的一年,Barry以在Larry Flynt的扑克挑战杯中赢得100万美元为开始。

很快,Barry也能在世界扑克巡回赛的国家电视比赛中露面。他在派对扑克百万美元大赛中拿到第五名,Barry也在Mississippi的Tunica举办的Jack Binion世界扑克公开赛中赢得120万美元。在2004年,Barry在$5,000无限注2-7抽牌锦标赛中赢得他第一个WSOP手镯,接下来的一年(2005年)他拿到奥玛哈比赛中的第二个金手镯。

不管你是否相信,Barry把自己在锦标赛中赢得的奖金100%的捐给了慈善机构。他支持的主要慈善事业是儿童组织,它资助20多个国家中的15,000多儿童。因为IRS把他的奖金视为收入,Barry不得不为他的每个胜利支付税金-所以他每次获胜,都要花掉他很多钱!尽管他不确定还能继续100%的捐助,他赠与的本性已经劝服很多知名选手也来帮助他们喜欢的慈善事业。

Barry在桌上的风度让很多扑克知名选手尊重。Doyle Brunson说:“他的公正感在存在纠纷时可以很有资历的作出公断。” Greenstein和 Brunson从Barry2001年在拉斯维加斯参加大型比赛时就成为朋友了。这场比赛以其自身的实力现在成为传奇性的比赛,像Chau Giang, Chip Reese, Bobby Baldwin 和 Lyle Berman这样的选手都在常规的基础上参加了$4,000/$8,000限注游戏。

从那时起,他就得到大家的关注,并得到比赛中其它选手的尊重,而且在锦标赛中与他遇到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选手对抗。因为得到尊重,他的新书“在河牌上的A”-这是本由Doyle Brunson做前言的高级扑克指导教材-销售的非常好。

对于那些像靠扑克为生的人,记住Barry说过他在扑克游戏中评价赢的次数要远远多于输的次数。我认识的大部分主要玩中等和低限注游戏的选手们不能很好处理失败,因为他们不喜欢以失败的形象停止比赛。另一方面Barry强调说保持正确的心理状态对获胜很重要。他说当条件告诉他应该怎样时他有些不好停止,在某场游戏中他的决定通常不以目前比赛的获胜或失败为基础。

Barry拒绝确切说出他认为谁是世界上最好的选手(尽管在他的书中有这个问题那个章节的第一页是Doyle的照片),他在他的网站中列出很多顶级的扑克选手。当他第一次印出这个名单时,我公开说我很惊讶而且沮丧,因为那里没有我的名字,尽管实际上我没有在“Bobby的房间” (来自Bobby Baldwin的命名)这本书中玩过牌,里面有拉斯维加斯Bellagio举办的大型比赛。我也知道我或者往Bobby的房间中仍个臭弹,或者抵制所有的开头字母为“p”的水果和蔬菜,直到Barry认为该把我的名字加到这个名单中。

我盘算着我进入这个名单的机会,大约和地域被全部冰冻的机会差不多,但是Barry已经同意了我的要求。他已经为这个记录声明,尽管他不相信有地域,他仍考虑只要我家后院(在Arizona的Phoenix)的泳池都冻上就把我的名字加到名单中。所以我只得到一句玩笑话。

Barry不玩很多锦标赛,所以他没有像Doyle Brunson和Johnny Chan那样拿到10个金手镯。然而,但是简单的事实说明他是扑克选手中的稀有人物,在锦标赛和现实游戏中玩得都很好。在Barry的例子中,现实的游戏通常是世界上最大的游戏。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