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漫游扑克之旅-33-来自Bellagio的报道</strong>

<strong>漫游扑克之旅-33-来自Bellagio的报道</strong> 0001

这天晚上是多么的有趣啊。来自世界各地的555名角逐选手拿出15,300美元,我们停下来继续前进。对我来说只是想回到欧洲,额外赚5,000看起来还不少,我于是要过关斩将一直坚持到最后一天,此时我意识到有400多人已经注册了!

一些选手已经站出来要和我竞争。

我在第三天与Alan Goehrin玩了很多手牌,发现他玩牌总是很有趣。他早在第二天的时候因为输掉一手关键牌而闹情绪[用 AA 对抗 JJ],然后在第二天的晚些时候,赢了另一手牌,这比我以前看到的还好[这次是用10到Q的连续牌对抗公共牌上形成的同花]。接下来我不得不提醒几年前Alan是我看到的在大盲注位置上一进彩池就翻倍的第一个家伙,而后我认为这是“有趣的”加注,因为这在网上很普遍而在真砖实瓦的场合下并不多见。我跟注这个“冻结的”加注,因为它有冻结所有行动的趋向,另一个已经习惯很多赌注的选手是Marcel Luske。当这次加注发生[特别是当我跟注]时,我通常还嘟囔着“这不是”个加注的俏皮话,简直就是彩池的建造者!数学上这被证明是错误的,哈哈,但是使用它的那些人是有自己原因的。我注意到Erick Lindgren是最近高比率的选手,把这当作他的一个武器。

[十亿下注的]Darrell Dicken绝对是个好的而且大胆的选手,他的心理非常有趣,我有两手牌可以说明这一点。一手是当很多选手看起来希望避免面对大筹码时,Dicken看起来正在寻找它,而且明显想要把它翻倍。他在锦标赛的第三天很早就公平的赢得第一个百万美元彩池,那时他从大盲注的位置上跟注Patrick Antonius最后位置上的加注,手里拿着75。当翻牌来了J75而且有两张方块时,Dicken下注Antonius的加注,并且全部押上。Antonius跟注,当你路过Antonius看他拿到KdJd这样有最大的对牌和同花抽牌时,超过100万的筹码就在弹指一挥间归为一个选手。

在第三天最后一手比赛中,他输给JJ Liu一手将近200万筹码牌,把JJ Liu推动筹码领先的位置上。他从最后结束的位置上用不成套的AQ加注,她从按钮位置拿到KK并再次加注,Dicken跟注。翻牌出现K66,他过牌,她下注将近60k而Dicken跟注。在小的转牌之后,Dicken下注150k而Liu跟注,河牌仍什么也没有,而Dicken试图欺骗全押!JJ跟注,成为筹码领先者,在后面的比赛中拥有大量筹码。这只给Dicken留下316,000的筹码进入第四天的比赛,但是他没有被这所动摇而是更加勇猛。他后来告诉我,很幽默,那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影响!他的理由是他的对手偶尔才有一手愿意用所有筹码冒风险的牌,而剩下的时间里他们不得不为之放弃。事实上他反其道而为之,用很多筹码进入电视比赛桌。

我很有幸已经看过面纱背后的Mike Gracz,这已经过去8个月了,因为他参加一个很幸运的比赛而他的玩法真的很有印象,最后和他玩牌,他在我印象中是非常稳重并注意力很集中的家伙。他不得不拿到年度选手的第五名,但是要说WPT比赛比起其他的容易对他来说更加重要的,也是我们更加关注。对于这些年轻选手最为深刻的印象是他们的耐性。他们很耐心,很动脑,一般来说这并不稀奇,但是对于他们这样的年龄还是难得的。

Antonius是年轻人中非常具有攻击性的选手,我们明年一定会听到很多他的故事。他像使用棍棒一样使用他很多的筹码,一个彩池一个彩池的加注,然后在翻牌中用大的子弹开火。如果你你在他的后面玩牌,他会停下来,分析情况,通常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如果你没有在他后面玩牌,你肯定会被放血直到出局。

Joe Cassidy是另一个和我玩过牌的不断进步的年轻新秀,他在中间台上玩了两手很有价值的牌。第一手中,他拿到Antonius的筹码,那时Antonius手里有180万的筹码在桌上很骄傲,而Joe有120万筹码,第三天结束时他们排在筹码前五名内。在这个特别牌中,Antonius在中间位置上加注到35,000(比大盲注多8000),Cassidy在小盲注位置上跟注。翻牌出现9c5d4d,Joe过牌,而Patrick现在下注90,000,Joe跟注;当Qh在转牌出现时两个人都在过牌;河牌来了一个Jd。Joe想了一会然后下注140,000,现在Patrick想了几分钟,非常认真,跟注!Patrick 拿到的是Ah3d,而Joe拿到的是Ad7h!可怕的读懂选手玩法!我希望除了Dennis以外其他人也要找到这种感觉!

这不久很快Beebe在最末的位置上加注到37,000,我认为他有很强的牌,因为他每次加注都是加到45,000 或40,000,但是Joe正确的判断他是一手弱牌,而且从按钮位置上加注到237,000。Beebe想了很长时间而且很艰难的决定用总共大约500,000的筹码全押。Joe想了一会跟注,这手牌Beebe拿到KsJd,Cassidy拿到7h2h!台面出现QQ572,而Beebe讨厌极了输掉比赛。

Bengt Sonnert是另一个高大的年轻攻击性选手,他在Monte Carlo百万大赛中拿到第四名,已经进入我们的牌桌,代替Beebe的位置。他第一次进入按钮位置,他的玩法在我们面前展示出来,他下注45,000开始牌局,Cassidy从小盲注位置再次加注他到175,000,Bengt没犹豫的全押。Joe很快的跟注总共530,000的赌注,他们翻开牌,Bengt拿到不成套的AJ、Joe是不成套的A-10,而Bengt很快翻倍,进入了百万富翁的俱乐部。

我们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多天比赛的性质会耗费多少能量和精力,所以我不得不提醒我的压力有多大,Doyle Brunson进入最后的六人电视桌比赛,还要用更多些时间。忘记赢得它的可能性吧,或者事实上Doyle在这场比赛的后期保持领先,让一切变得难以想象。在这样的比赛中在上层玩牌几乎是不可多求的,但是Doyle仍敲响回应的铃声。

直到下一次栏目,好好玩牌! 加上最本质的成分, 好运同在!

编者提示: 派对扑克每天24小时都有各种级别的多桌比赛。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