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传奇人物:David Sklansky

扑克传奇人物:David Sklansky 0001

我想我怎么写David Sklansky都不会很准确(像统计资料那样准确的描绘出来,因为David总是在我头上说很多话。他不是要迷惑他的听众,但是世界上大部分在两个耳朵中间夹着一个正常头脑的人都很难完全理解他真正想要说的东西。

据David说:“在13岁那年,我相信自己比那些拿到物理奖学金的人在13岁时更擅长数学、科学、难题、提出聪明的快捷方式和逻辑推理。”现在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但是我不敢和进入Teaneck高中(他在那里于1966年毕业)之前就会做微积分的人争论这件事。

事实上,到6年级时,他的爸爸和他一起研究微积分。哥伦比亚大学教授Irving Sklansky说:“我经常和他一起探讨数学,尽管我的妻子不喜欢它。”很显然,她有想法让David去做医生,但是一进入大学,David对击中彩池和玩扑克比考虑做医生的生活更感兴趣。就像我们这个时代的其它伟大选手一样,David很幸运的进入选手们相互讨论他们行动和每手牌之后结果的游戏世界。David说:“这让每个人都思考很多扑克的东西。”

1970年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Wharton学院毕业之后,他重返Teaneck,在Kwasha Lipton-边站贸易保护区中的保险精算师事务所-公司工作,但是他讨厌例行公事的工作。就像很多无聊的员工所做的那样,David找到获得自己时间的方法-就像利用计算机算出抽扑克的几率。

Sklansky一直喜欢数学,凭借他的智慧更好的理解棋牌游戏和赌博,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因此做决定去拉斯韦加斯也是很容易的事情。一到达那里,他发现就他的数学能力不只是在牌桌上立刻得到很好的发挥,而且发现很多地区娱乐场促销活动的瑕疵。

David发现在运动赌博、21点促销、甚至是big-six车轮比赛的数学期望都很小。开发这些东西使得游戏可以稳定的成为收入来源。不久其它选手就注意到他的能力了,赌博者书籍俱乐部(Gambler's Book Club)的Howard Schwartz要求他写本高低分池7-梭哈的书。然而,尽管David在Doyle Brunson的超级/系统中提出他对游戏的洞察观点,他告诉Howard他更擅长于写本德州扑克的书。

据他自己供认,David不是德州扑克游戏的专家,但是他用数学方法研究不同起手牌的预期,提出“聚合起手牌组”帮助新扑克选手学习该游戏。这本书10多年买的都非常好,这在某种意义上证实了David有权力成为德州扑克游戏中受欢迎的选手。在此期间,他疑惑在被城中娱乐场禁止玩各种有名的游戏之前,他还要用多长时间可以在21点牌上击败娱乐场。

接下来的一年里(没错,就是同一年,但是出版需要时间),世界上第一个在赌博界中真正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确定了赌博时代。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是用小写字体,但是信息的质量没有被“小写”。在就职演说檔中(1977年2月)David写了一篇“得到最好的”的文章,这是他离开新泽西以来的颂歌。

总之,David解释说,如果是个期望值为负数的赌注就没有必要下注,当然除非你下注比盖牌或跟注损失要小。这个概念通常令专业选手感到迷失,它是Sklansky有能力一生中除了扑克以外还可以在很多游戏中成为赢家的基础。“如果彩池提供5-1的机会,你只是4-1的失败者,你必须跟注,因为你盖牌或放弃更多。” David继续解释到如果你总是总是在同额赌注中得到$6 到$5,那么接受一个赌注不需要重复解释,你已经在每个赌注上拿到50美分了。你只是不得不要“保持得到最好的,你会发现你获胜的总和与你的期望和一致。”像这样损失在下注中的钱(每个赌注理论上支付50美分期望值)已经在扑克中成为知名的“Sklansky元”。以我个人看来,我一生中在这点上得到很多“Sklansky元”,希望在几下来的几年中可以在扑克桌上多得到些这样的现金。

David在几年中赢得很多扑克锦标赛的成功,只有时间允许就玩牌。尽管他没有像其它选手那样获得很多公开的胜利,他有规律的玩Bellagio举办的每周$1,000周末锦标赛(这里花的成本比其它娱乐场中的要多)。他在世界扑克系列中拿到三个金手镯,就在刚过去的一年中(2005)从电视上可以看到他在世界扑克巡回赛的Book邀请赛中在很多知名扑克权威选手擅长的扑克游戏里击败了他们。他在2005年$25,000的主赛事中表现也很好,最后得到第16名,获得$75,000的现金。

在过去的30年里,Sklansky把大量的时间用于写文章(赌博时代、扑克选手、棋牌选手)、写书(有12本,其中有些是与Mason Malmuth合着的,大部分的书都是扑克理论方面的)以及照顾他的扑克网站。就在最近,David的第一个“私人”扑克桌游戏得到内华达娱乐场的内华达赌博控制台批准。

David仍旧经常参加锦标赛(我在那里和他争论),更加关注在他的网站上(在那我学会不要和他争辩)。他的解释通常被大量数据弄得难于理解,但是他把我从一个怀疑者转变成一个信服者。

最近他花很多心思在他说的电视上,那里他可能会赢得贵族奖金,他从身体或经济上备战(而不是赌博)。基于对他13岁时的数学能力的评价,那些为了贵族的获胜者在同一个岁数里可能或不可能意识到学术的观点。然而,我可能没有足够学术的敏感度来公证的评价这样论断。我要说他在赌博界中的工作(理论和概率)要比其它作者的工作更突出,这把他推入经过细心筛选的群体中:传奇扑克选手。

最近另一个吸引很多对Daniel评价的问题是Negreanu的“挑战”,与他对决玩在$100,000 到 $500,000之间的比赛。25年前,Sklansky把自己定位为实际上最好的7-张牌梭哈选手(当考虑了所有游戏、缺选手和全员参加的比赛之后,以及考虑了选手整个扑克理念之后)。他们对他本人给予很高的评价,但是在现在,他觉得有点困难。

事实上,回复Negreanu的挑战,Sklansky说他觉得Daniel获胜的可能性是6-5,不想接受这个提议,扑克世界的很多选手都不是很勇敢。我认为自我主义超过理智的选手会跳进去接受挑战,但是那些嘲笑David不接受这个赌博的人只是不理解Sklansky用他大部分成长的生活试图教给我们的东西:就是当你有胜率的时候下注你的资金,你会总是通过“得到最好的”来享受生活。

编者提示: 浏览我们最新的扑克室- 主人扑克. 今天就注册, 参与3各 $5,000免费锦标赛,与顶级职业选手 Amir Vahedi和Hoyt Corkins一决高下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