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顾问角(38)

扑克顾问角(38) 0001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心理顾问,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我总是嘲笑哪些带幸运的东西、穿幸运T恤等等这样的家伙们。现在突然间在我想要继续在桌上玩牌时,不得不很少说这些“幸运”。我甚至在玩在线扑克的时候也要这样!我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怎样?-来自在线论坛Jess的帖子

自从第一张扑克牌被发下来和骰子被挣出的那时开始,迷信就成为赌博和扑克的一个部分。看起来有几个心理因素对这一现象有所影响。首先,我们人类自然的自动联想就是一个因素之一。我们看起来非常习惯于把两个同时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看待,即使它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也把它们作为原因和影响看待。例如,有些乘船者有时会担心吃冰淇淋会导致船发生意外。你看,他们看起来好像是有些人吃完冰淇淋后,他们更有可能在水中陷入麻烦的境地。实际上,很清楚有其它的因素在冰淇淋消费和船出现事故中发生作用:温暖和美好的天气。尽管如此,人们脑子里总是会很容易的把不相干的事情-如冰淇淋和船出事故-联系起来。这就是广告所要尽力表达的东西,因为他们想让自己的产品与积极的正面的情感联系起来。另一个因素是我们心理有对不可控制的因素-运气-具有控制的欲望。当人们依赖于超出我们能立刻控制和影响的因素时,会感到非常不舒适。这种无力的感觉驱使是导致循环往复的吸毒者不断堕落的原因。尽管这样,这种驱动与我们每次想忍耐着在同花抽牌中在台面上击中想要的牌是不同的。我们保持不断变化的运气象征至少是想在心理上试图感到我们正在控制之中。你已经发现一两个迷信的行为是不奇怪的事情。只是不要采用这样的迷信,无论到哪里都不换内裤,因为这让每个人都感觉呼吸困难!

我是唯一在我常去的家庭赌场中不喝酒的人。我总是在最后的时间或最后两手牌中赢很多钱,大部分的原因是其它家伙都喝醉了(或者是烂醉如泥)而且玩牌很差。这些家伙都是我的朋友,我实际上感觉拿走他们的钱是罪恶的。-来自在线论坛MizMayThree的帖子

我总是很惊讶的看到我的邮箱和扑克论坛中有很多类似的道德问题,想到名流思想家告诉我们扑克选手是“赢走别人失去的”流氓。我发现实际上很多选手对于赢走那些明显是没有技术、喝醉了的或者精神上没有准备好竞争选手的钱,做法很保守。这说明心理战斗中自然美好的一面出现在扑克中。实际是混合而成的特殊情况,冷静的选手是对手的朋友、做出的决定有些含糊。如果这是娱乐场中的游戏,满桌都是陌生人,我知道留言的作者会毫不犹豫的对看起来喝醉的对手过牌-加注。当他是你的朋友而且每周一次牌局,这看起来过于简单而变得不公平。你不想从朋友那里偷钱,是吗?好的,在看过下面几个例子之后,再开始考虑这些可笑的容易到如同窃取一般的获胜。

这个栏目的很多读者都会尖叫,冷静的选手会继续前进,尽可能多的从愚蠢的对手那里拿走大量金钱。实际上,我知道这个决定并不是这么简单。我不是从另一个不同的角度来责备人。他的伙伴明显是用扑克作为消遣娱乐的方式,喝酒并放松的寻找开心的方式。这个冷静的对手把这个夜晚当做提高扑克技术的机会。因为他的对手没有提出过多的挑战,玩牌没有一点竞技感。因此,大学代表队击败J.V班队后没有一点兴奋的感觉。如果利润比运动、挑战和朋友关系更重要的话,那么就继续在这些容易的游戏中赢钱吧。如果美元帐单不能最终提高你的游戏,那么当这个酒店太容易让你赢了,早早离开这个家庭赌场没什么可耻的。

继续提问!!! Carlisle14@hotmail.com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心理顾问,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