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转变为扑克职业选手是全家的决定:Pat 和 Laura Poels</strong>

<strong>转变为扑克职业选手是全家的决定:Pat 和 Laura Poels</strong> 0001

一年前,当37岁的Pat Poels在Phoenix做Ticketmaster的副主席时,他告诉他的妻子Laura说他想停止这份好的很有保障的工作,以作为职业扑克选手获得的受益作为工资养家,她有几个选择,一是立刻气晕了,二是带着3个孩子回到自己家里,或者三是热情的说“亲爱的,这样做吧,因为在2005年的世界扑克系列中已经有你的出席记录和奖金,我认为你有把握击败698名选手赢得$270,100的Omaha高低比赛”以及此类的话。

然而,Laura没有被气晕,她没有带着孩子们回娘家。Pat在拉斯维加斯的Rio旅馆赢得胜利,拿到他期盼以久的金手镯时说: “她实际上想让我成为一个扑克选手。”

Pat参加大型的比赛,冠军赛,$10,000参赛费的无限注德克萨斯Hold 'em比赛,这场比赛突破了5600+参加的记录。他最终拿到253名,赢得另一个$28,375奖金。

Pat在Hard Knocks读的大学,在Arizona和 Nevada的娱乐场玩扑克:进步、输掉、后退、获胜、前进、获胜循环往复。他遇到过两个职业选手,并看了几本他们推荐的书。

他变得更加自信,更频繁的获胜,开始不断的与Laura谈有关要停止Ticketmaster的工作,以玩牌为生的事情。他发现自己很适应Scottsdale的Talking Stick娱乐场中$60/$120 和 $75/$150赌桌的竞争水平。并经常去拉斯维加斯,参加$400/$800的游戏。

Pat 和Laura是如果形成Pat转为职业选手的决定的?他们都说是个渐进的过程,经历了一年之久。

Pat说:“我总是喜欢推理游戏和难题。软件开发是个难题。扑克是永无休止的难题。”

Laura说:“我知道没有完美的时间。那是他想要做的事情。他很擅场。我相信他会成功。”

有Laura的鼓励和支持-不只是祝福,而是鼓励-Pat在2005年4月份停止了Ticketmaster的工作。Pat说:“她相信我比我相信自己还要多。”

Laura说:“我鼓励他进入扑克游戏。”在7月份,他成为扑克历史的一部分。

他们有通常疑虑的问题吗?如抵押支付、健康保险和为Brian, Eric, 和 Jason提供的教育问题?当然。但是最差他还可以回到Ticketmaster公司。

学过会计的Laura知道游戏的数学规律,以及知道把扑克收益(和损失)合并计算在家庭预算之内的意义。他的WSOP大帐单进入银行。没有买新的洋房。没有买新的汽车。

Laura说:“我坐在他傍边看他玩几个小时的扑克。我很少看他把筹码用在很差的牌上。他的本能令我惊讶。”由于对Pat的游戏非常有信心,他们没有支持者。

他们的家庭对Pat成为职业扑克选手有什么期望? Pat的亲属都认为没有问题。Laura的爸爸说:“这是我听到的最愚蠢的事情。你会感到遗憾。别回来向我要钱。”然而,当Pat赢得Omaha WSOP比赛时,她的爸爸在电话里骄傲的告诉他认识的每个人这一消息。

Brian, Eric和Jason喜欢和爸爸在厨房桌上玩锦标赛。Laura很少玩扑克。她说:“没有忍耐力。”

Laura和孩子们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了。现在Pat没有固定时间的工作,他花很多时间陪伴家人。他和孩子们一起吃饭,然而在Phoenix地区的娱乐场中玩牌。

Pat新的职业让他们的婚姻生活更美满吗?Laura说:“完全如此。”

编者提示:在你问妻子能否停止现在工作之前,在 贵族扑克玩牌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