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a到职业选手:Richard Lederer博士,第一部分

Papa到职业选手:Richard Lederer博士,第一部分 0001

谁是Richard Lederer?

一个犹太人,在WASP-ish St教英语。那是在新Hampshire的保罗宗教学校,这个学校曾经为John Kerry和William Randolph Hearst剃度。

这个不断奋斗的老师-厌恶吃牛肉汉堡来多赚几个外块的生活-这个学识丰富的老师在加勒比海、瑞士或Aspen度过他的学校假期。

哦,是的,他也是WSOP手镯获得者和WPT比赛的胜利者Howard Lederer的爸爸,一直在女士中赢钱的领先者Annie Duke的爸爸和偶尔赌一下的Katy Lederer这个私人和作者的爸爸,Katy曾在扑克一面:赌徒中的少女中讲述过家庭的故事。

这个家里没有很多钱。Annie说:“我们在有特权的人中像是外来人。”而后Richard在他的书中苦恼的英国人指出这一点,这本书让他财政上可以独立。这本书之后是更多苦恼的英国人,它作为前一本书的复仇篇,苦恼的英国人的新娘说:“常常偶然的受到英语的攻击。”例如,“处女森林使男人没有涉足过的地方。”

这个英语语言专家而后写了几千篇文章和30本书,其中包括一本滑稽的语言学家。在里面又一个特别的双关语:“我爱口头谈性。但是讨厌该死的电话费。”

他的几百万本书已经出版,而且还有像月刊俱乐部和文学行业精粹这样的书籍。他已经被誉为,“语法学中的科南”和“双关语之王”(他的一本书叫做让你进入俏皮话王国),正好与国际俏皮话年相配。我们的语言是陌生的语言,他提醒:我们的鼻子在奔跑而我们的脚在闻。

在2002年,他被授予主持人国际上最高荣誉奖,金槌奖。他还获得其他的奖励如Walter Cronkite和 Anthony Robbins奖励。他把自己叫做“verbivore”,咀嚼语言的人。Verbivore.com是他的网站。

现在他和第二个妻子Simone 一起住在San Diego,他在NPR电台主持的节目“语言之路”的搭档。他在很多杂志上以不同的形象上过杂志封面,如纽约、人们和国家寻访者。他一直都有非常多的演讲时间表。他笑着说:“有舌头就要走。”

Richard在费城西部长大,他是家里5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男孩只能上到小学6年级而女孩只能上到10岁。他的两个哥哥跟着他们的父亲做纺织品销售,但是Lederer没有去。

在Haverford大学毕业后,他开始在哈佛大学法律学院。他的两个同学是Elizabeth Dole和Janet Reno。他读法律课本,但是不是迷上各种法律条文的出处,他发现自己被条文中英语的结构深深吸引。然后他转学教育,拿到他的硕士文凭,在St. Paul找到工作。而后他又在新Hampshire大学拿到了英语和语言的博士学位。

Richard 和 Deedy有3个孩子,他们在哈佛大学中玩桥牌的时候认识的。Katy说她是个天才- Annie说她有完美的SAT纪录-她是单人纸牌游戏和纵横字谜游戏的高手。她在20分钟里就能答出星期日纽约时间纵横字谜游戏,非常轻松。

Deedy“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完美的,” Katy说。自从绝对让Richard留在纽约成就主持节目的事业,她就有酗酒的问题了。

在St. Paul's不断奋斗的家庭喜欢玩不昂贵的娱乐游戏:纸牌游戏。最喜欢的游戏是Hearts and Oh, Hell。Richard是首席游戏主管人。

据Katy说,这个游戏“非常激烈”。如果Annie输了,她会扔掉牌。Howard输了之后会瞪眼睛。最小的Katy变得老练。她总是会试着在赌,但是决定从事作家生涯。

“让孩子的心理学者诅咒我们”,Richard坚持说家长们不是欺骗的输牌让孩子们赢。他也不会帮着他们赢牌、象棋或其他的游戏,并声称那是不好的运动员精神。对于Richard来说,那非常淳朴和简单:当他们赢的时候,他们就是赢了。

最后,10来岁的Howard在公平合理的比赛中击败了象棋中的老人。Katy说:“他们玩得非常激烈。而后几天家里都有父亲被击败的沉重空气,这也是父亲拒绝与弟弟再玩象棋的部分原因。”

扑克伟大的种子被Richard种在Howard和 Annie的身上。在第二部分里,我们主要讲父亲爱的语言是如何被3个孩子意识到的?

编者提示: Richard的女儿, Annie Duke,在 最后的赌注中玩牌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