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Phan喜欢扑克游戏

John Phan喜欢扑克游戏 0001

在加利福尼亚长长的海岸线边居住的John Phan很少呆在家里。作为一个顶级的扑克选手,这个在越南出生的31岁男人很少看到情绪低落的时候,因为他红红的脸和看起来永远都上锦标赛时间表的情形会让你有这样的感觉。

Phan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没有自己的家庭是个好事。你旅行很多。在过去的两年里非常多的旅程。我生活中还没有过这样多的路途。有时我甚至没法回家,当我回去时,只呆上几天。这很难而且非常累。”

睡眠不足并没有困扰Phan,他是有名的“剃刀”。从16岁就开始玩牌,他说他很快就喜欢上这个游戏了。“当我还很小的时候,我为了快乐而玩牌。我有个叔叔,他工作在小的棋牌室里。我基本上玩限注$2/$4 和 $3/$6的游戏来取乐。开始,那只是个游戏,但是最后情况发生变化。在越南我们喜欢赌博,所以我对游戏的兴趣是与生俱来的。随着慢慢的长大,我看到可能赚到很多钱,那让我决定成为一个职业选手。”

尽管他选择了扑克生涯,Phan很快注意到不只是金钱在驱使他这样做。对于Phan来说,扑克是“脑力游戏”。

他说:“作为一个选手,你要不断钻研技术并在游戏中变得更好。作为一个成年人,这个游戏变得更加有趣,因为在各种不同的情况下你可以玩选手或者玩游戏。”

在Phan 2005年的年度选手竞赛得到第二名之后说,即使他已经显示出自己是游戏中非常重要的锦标赛扑克选手之一,他还要不断的提高。“我在游戏中仍然很年轻。这就像要上学一样。当你很小的时候,你不能认为自己足够好了。所以当我玩牌时,就像我在工作一样。”

尽管在桌上Phan没有受到什么威胁,他意识到需要从其他选手那里学习。“你不得不和最好的选手玩牌,每次抓到机会都要向他们学习。这里有很多好的扑克选手,他们都有特别之处。因为我边玩边学,我总是观察桌上其他的选手。最终,我知道这对我的游戏会有很大帮助。”

Phan是个喜欢观察游戏的人,他在玩牌中显示出他的个人主义精神。他用变幻的游戏不断威胁着对手,这使他让人难以琢磨。“我基本上发展自己的游戏和自己的风格。当我在锦标赛或游戏中玩牌时,我想让选手们猜我拿到什么牌。有时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玩一手牌。我的风格个性化的处理每一手牌。我可以用任何两张牌玩游戏。”

Phan在他的生涯中赢得将近2百美元,但是开始时很少,很快他意识到扑克不是温顺的宠物。“当我第一次开始玩扑克时,我并没有多少钱。但是现在,大家看到有很多钱,认为它们可能是很快赢来的。人们不得不理解的是,当你开始玩牌时是有输有赢的。你要为此准备好,并不顾一切的打好每场战役。在扑克中总有高潮和低谷。无论如何也不是件容易事。”

和大部分扑克选手一样,Phan喜欢胜利,但是他最喜欢这个游戏的部分是欺骗其他人陷入彩池。“欺骗是第一位的,关键事情。如果你知道什么时候去欺骗,就像拿到坚果一样。你不能做错一点。我让那些会对我行动人相信我。有时我有最好的牌。但是如果他们愿意用所有的筹码冒险,有时你不得不对他们放弃。你不得不尊重它们。我认为这是游戏中有趣的部分。”

开始Phan的家人不赞成他从事扑克生涯,但是随着扑克的迅猛增长如今涌现出大量的扑克迷,他们开始接受这个合法的游戏和他选择的职业。“现在玩牌的人太多了。在此之前,我的家人不赞成我。现在,我的侄女和外甥都看扑克。他们甚至每周末都玩自己的家庭游戏。自从大量的钱涌进游戏中来事情变得如此令人惊讶。”

据Phan说,随着大量金钱进入游戏,很多年轻选手带着他们不可预知的能力财富参与进来。“以前赢得比赛很难,但是现在有很多年轻的选手带着各自风格类型参加进来。你不得不经常调整你的游戏。那是一些老职业选手对今天游戏感到困难的原因。年轻选手们最终将错误的上路,但是很难说他们会做什么。你要从他们那里得到幸运。”

尽管职业扑克选手的道路是漫长而艰难的,Phan不想选择其他的道路。“它就像个工作,你不得不总有这个思想。你要去工作。如果你有一天做的不好,你在第二天就要做的更好。那是变得优秀的唯一方法。如果你把事情看得太重,你就不能在下个比赛里玩好。这个工作压力很大,你不得不学会如何处理。人们问我怎么能一场接一场的比赛。我只是喜欢这个游戏。”

编者提示: 点击我们最新的扑克室- 主人扑克。今天就注册,参加3个$5,000免费锦标赛,与顶级职业选手Amir Vahedi和Hoyt Corkins对抗。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