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35)

漫游扑克之旅(35) 0001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心理顾问,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到现在为止,很多这个栏目的读者都知道我不是那种在翻牌前喜欢扔掉对K的人。问题是在此之前,你要是知道你可能对抗的是对A,那就太晚了!这时通常你会为了适当的几率把你剩下的筹码都押入彩池中。几年前在巴黎,在比赛开局很早的时候,就有人加注,一个知名的法国选手在对抗Howard Lederer的时候戏剧性的放弃了对K,而走到了决赛桌,坚持的时间比Howard还长。他为3,000T左右的筹码而放弃对K,但是彩池已经超过了16,000T(有人给我这样描述了这手牌),所以除非你想在煎烤中得出最后的结果,否则你怎么知道这样是正确的?

在2005年Tunica的主赛事第一天里,我在关键的转折到来前目击到一手难以置信的牌,还有几分钟就到转折点了,此时这手牌出现了。我记得当时的盲注是100-200,25的ante注。Eric Seidel有很多筹码,在很靠前的位置上(2号坐)加注到600T,Howard Lederer坐在5号坐位,现在是筹码领先者,他加注到1600T。当这轮加注回到Eric时他又加注到4500T,现在球传到了Howard的手中。Howard在再一次加注到11,000T之前思考了几分钟。Eric全押而Howard跟注,他翻开AA而Howard拿到KK。翻牌带来了一个K,Eric沮丧的走向出口。我慰问他,他笑着回答但却咬着牙齿,“很难过。有这样的小家伙我也会跟注我的牌。”现在Howard就在放弃K牌的抉择中,他有超过40,000T的筹码来对抗30,000T的压力,当Eric把它加到4500T,他可以选择跟注并看翻牌,但是却进一步施加压力把更多筹码放在彩池中。他输掉这手牌的唯一方式是在翻牌前盖掉对K。

有人可以试想你在翻牌前扔掉对K的情形,它可能是现金游戏,但是那很少会是锦标赛情形。特别是在现代游戏中,这里通过再次加注进行攻击和进攻是很普遍的事情。

David Grey告诉我他在一天之内在翻牌前有3次放弃了对K!如果那是真的,那肯定是个会永远被保持的记录。David是非常少见的几个选手之一,我认为他在读懂对手牌方面非常机警,这使他能在翻牌前正确的盖掉对K,但是一天能做到3次?

几年前有更多正确放弃牌的例子。最有名的一个是在锦标赛冠军赛的决赛桌上,那时David Chiu在筹码领先的位置上加注,Louis Asmo以第二位筹码领先的地位全押再次加注(表现得像AK或者是QQ,尽管他希望这样的牌不会得到什么行动,他后来这样告诉我),David放弃了KK把它们面朝上亮出,而Louis亮出了AA。那是在当时给人印象非常深的放弃,但是在当今的游戏中这样的错误经常发生。

Casey Kastle在2004年Commerce举行的LAPC主赛事上就犯了一个这样的错误,而后几天他都受这个错误的影响。他们已经进入了10人的决赛桌,平均筹码是345,000T,盲注为8,000T-16,000T,2,000Tante注,Antonio Esfandiari是筹码领先者有大约660,000T的筹码,标准开始买入加注是50,000T。Casey有345,000T的筹码并在第一个位置上看到了KK,为此下注45,000T的筹码,他后面的选手只能全押跟进,过去的几个小时里只能全押对抗440,000T的赌注,过了几个选手之后到了JC Tran,他站了起来并想了几分钟,最后把365,000T筹码全都放入了彩池,行动转到了Casey,他现在剩下了300,000T。如果Casey跟注,彩池中就有1,079,000T筹码(他可能赢得的彩池),这诱使他“我没有理由认为对A会出现。就算我做了很差的放弃决策,我还有足够的筹码玩下去,而大部分全押的选手都是肯定拿到对A的。(他们都有QQ并分得了彩池。)David Sklansky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假定有人拿到对A的机会是多少,但是我认同Casey,在这种情况下数学不起作用。然后当我放弃它们时,我犯了亮出KK的错误。”(因此得到很多不必要的批评。)

Casey在这个故事中进一步受到了侮辱,就在而后一轮中的第一个位置上他下注45,000T反击,而Bill Gazes用他剩下的280,000T筹码拿88全押,Casey跟注,在转牌中出现了一个8,Casey回家了。

这里的底线是我所说的在翻牌前放弃对K很少是正确的,如果你对于无论任何情况你都要采取这个行动-不惜以锦标赛的生命来用这手牌冒险-有疑虑,你不可能拿到更好的牌。当然,在翻牌之后那就是个难事了。

在Bahamas的明星扑克III第一天的战斗中,我在锦标赛的第三手牌中拿到了对K,它给我带来很多的收益。按钮在后面位置一个用超出大盲注50T的跟进之后,把它加注到200T,我在小盲注的位置上拿到KK,跟注按钮的加注并把它提到550T。翻牌出现了彩虹牌AK9,我下注800T,认为我不可能得到QQ或JJ或10 10的跟注,但是对于那些拿到AK或99的人是有希望跟注我的。他跟注了,转牌出现一个红心4,让桌上有两张红心牌,我下注2200。他跟注,我现在认为他拿到了AK或者AhQh,河牌是另一个9。希望我对抗的是AK,我下注5,000,他跟注,当他看到我的牌是很快推牌了。

在这天的晚些时候,我跟注一些再次加注并对每个行动都感到后悔。第一次在截止位置上我拿到了99,超过大盲注的100T我下注350T,按钮玩牌很谨慎,他再次加注到1000T。我跟注而后出现了A82,然后就是过牌过牌。转牌来了一个6,没有成套的,我下注2000T认为他可能会放弃JJ或QQ,但是他现在把它加注到4000T,我被迫盖牌,因为我不得不认为他拿到了AA。他现在成为筹码领先者。

在下一轮我在按钮位置上超过大盲注的200T加注到600T,在大盲注位置上的年轻家伙很明显是个网络选手,声称要加注,最终加到2100T。我跟注并在翻牌出现7c6c3c之后让他翻倍,发现他再次用Kc4c进入。他增加到7500T,此时下一手出现-我从截止位置用AQ加注到600T,他声明这次要在小盲注的位置上加注,再次加到2100T。我发现他这次看起来更加警惕,但是我有19,000T,给出应该给的筹码决定要看翻牌,翻牌出现Q73,他全押2600T的赌注对抗我。他拿到QQ,几轮之后我剩下了10,000T进入锦标赛第二阶段。只有三次的输牌就让我看到我的最后一手牌,我在第四天被淘汰,得到57名,正常来说是输掉了比赛。唉!

那么直到下一次好好玩牌...好运同在!

编者提示:为你所有的筹码在珠穆朗玛扑克中玩KK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