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顾问角(42)

扑克顾问角(42) 0001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心理顾问,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两个月前我读了一篇有关我第一次去拉斯维加斯旅行的期盼的文章。十分感谢你的这篇文章(我还做了其他的一些研究),我第一次在现实娱乐场中玩真实的扑克的感觉非常舒适。我为倾斜、小费和游戏流程等事情做了准备。你在文章中没有提到的是桌上其他选手非常友善以及它有多么有趣。我再没有碰过投币机。扑克是个冲击波!我认为牌桌上每个人都在胁迫别人并很下流,但那是相对的。我到哪里玩牌都这样(Mirage, Mandalay Bay, Excalibur和 Luxor)。-来自Minnesota的Thomas V.的电子邮件

谢谢你给我的电子邮件。你认为的娱乐场扑克室中充满了无情、冷漠、胁迫的选手的假设比我意识到的更普遍。我通常听到第一次去娱乐场的选手们说里面的热情气氛让他们感到满意得有点惊讶,这是整个地区里大多大型棋牌室的标准情况(以我的经验看来,在整个世界上的棋牌室都是这样)。无疑在桌上每个人都是为了赢走隔壁家伙的钱而努力着,现金游戏里仍有很多找乐子的玩家。像你一样,有很多来维加斯和大西洋城桌上的任都是休假者,他们在自己居住的地区里玩在线游戏和家庭赌博。不要被普通社会人认知的情况所愚弄,认为真正的扑克选手都是卑劣的或者是危险的流浪汉。实际上,我发现我认识的“扑克人”都是些很善良并乐于助人的人。从发牌员到地面管理人员,到桌上周围的对手,扑克对个人说更像一个巨大的兄弟姐妹的社会,他们都是因为喜欢扑克而参与到这里面来的。它像个不断成长起来的社会。我们有自己的语言(例如,被狠狠击败、吸出、老套牌、河牌击败等),我们有相同的信仰(Doyle Brunson是我们喜爱的神,我们都相信有扑克之“神”),我们拥有神圣的净土(拉斯维加斯一带)。虽然在牌桌上牌发下来时我们试图要过牌加注彼此,但离开牌桌我们都是好兄弟。欢迎加入娱乐场扑克里的现实行动这样有感染力的世界。让我来给你温暖,一旦你成长起来习惯于这里的气氛和提到的友爱之情,你可能发现你不再会向以前那样喜欢在线扑克室了!

我认识的某个老扑克选手提到过去几年里他们花了很多钱来看选手们如何吧筹码放进彩池。他把这叫做筹码暗示。他说这是他发现的最好的暗示。他所说的是什么?-来自纽约的Douglas H.

扑克老手是获得扑克信息的最好资源。虽然有些选手通过牌桌经验和读书来提高牌技,学习的最好方式(最快的方式)是有个良师指引玩牌。扑克老手已经深入分析了大部分的书籍,并花大量时间进行钻研,他们能对你的游戏提出特别明确的建议。这个聪明的老手可能映射的是很多扑克职业选手非常警惕暗示。这来自于对其他选手用自己的筹码进入彩池的解释。大部分时间里,他们的行动可以归结为“弱者意味着强者/强者意味着弱者”的类型。这种思想是仔细温顺的滑向他们加注的过去下注链条的选手通常非常有规律性。平稳的过渡是要冷静的并有魅力,因为加注者不想把潜在的跟注者吓走。在另一方面,那些很有力量的并引人注目的把筹码放入彩池的人通常是弱者。我在最近去维加斯的旅途中看到过这样的一个例子。按钮位置的一个选手让他前面的每个人都盖牌。他加注巨额的赌注并很明显的增加自己的筹码,让不假思索的喊出“加注”时而后习惯性的把他们放在后面。我在小盲注的位置上,立刻用我的不成套的A加小牌再次全押加注。在他做出夸大的效果之后,他预示着要盖牌。另一个筹码暗示的变化是当一个选手跟注并很大意的把筹码扔进彩池。轻率反击的很多选手会冷淡的快速跟注进中间彩池。这通常在展示他们在抽一手牌,特别是在跟注相对较快的出现时。快速投掷你的加注通常意味着你要对抗的大过同花抽牌、顺牌筹码和偶尔出现的两张大牌如A-K。练习观察这些暗示甚至在你没有参加的牌中观察。如果你看到选手把很高的筹码堆滑进中间彩池,观察剩下的牌,看看他是否真的有大牌。如果一个选手轻率的跟注彩池,在这手牌之后问问他探询的问题,如“我猜你需要再亮出一张黑桃,嗯?”你看到这些暗示的次数越多,你实际上会发现自己鉴别这些暗示越准确。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心理顾问,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继续保持提问!! Carlisle14@hotmail.com
编者提示: 明星扑克有我们最高比率的锦标赛,看看怎么回事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