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顾问角(45)

扑克顾问角(45) 0001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心理顾问,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我发现当很多对手下很大的加注赌注时,他们的颈部血管膨起。我认为我找到了一个暗号,但是那意味着拿到了一手大牌或是欺骗吗?-Jarron T.的电子邮件

我总能在我的电子邮件中看到很多类似的问题。如果没有对一个选手暗示的背景知识为依据,用所有的暗示来解释都是相当危险并困难的。你能看到这个暗示(颈部血管膨起)真的很好,然后在一两次牌中要看看这手牌的结果。然后你才能在以后更好的读懂对手。如果没有形成某种认识的类似背景知识,我们就不得不要看看这个暗示最可能的意思是什么。颈部膨起的暗示是我最近在Camp Hellmuth中和两次WSOP手镯获得者Scott Fischman和ex-FBI反暴力的专家Joe Navarro(有人用他在人类行为方面的专家意见来撰写扑克暗示的书籍)所谈论的话题。Navarro 和Fischman都同意颈部血管膨起很可能是拿到了一手大牌,特别是在重要锦标赛经历中更是如此。大牌自动导致边缘的系统非常兴奋。你看,大部分选手在欺骗过程中都更多的表现为非常冷静并能自我控制。而欺骗实际上也是令人欣喜若狂的,如果欺骗有效的话,它会是种头脑中预计的兴奋。在这些疑惑的时刻,头脑会趋于冷静而避免给出任何暗示。换句话说,选手们在欺骗过程中对自我和他们的反映上会更加“控制”。像我在这个回复前面所说的,大部分重要的信息是过去的行为-如果你两次看到他的颈部血管膨起而且两次都是在欺骗,这就是暗示。如果你不确定,当我看到颈部血管膨胀时,我更倾向于认为我的对手拿到了一手大牌。

有这样一种情况。锦标赛要给前30名奖金。大约40左右的选手离开,每个选手玩的都相当谨慎。我也是如此,尽管我知道这时最好应该有攻击性。我最终持续到拿到奖金,赚了$760,还不错。我再次自我推测。可能在我临近按钮位置时应该更加具有攻击性,拿下$12的巨大顶级奖金。你怎么认为?-来自Kevin B.的电子邮件

大部分的扑克职业选手都会(当然)提倡让每个人都向第一名的位置上冲。有这种想法,随着幻想的临近他们会建议你当选手们开始谨慎时你要玩得凶猛些。那对职业扑克选手来说是正确的玩牌方法,他们在决赛桌上为大额奖金而争夺,从而成就他们的扑克成果。哦,你不是职业选手,所以他们的建议可能不适合你的情况。我不确定你的扑克目标是什么以及你的扑克资金情况。对于很多低限注选手们来说,他们都是很慢才能构筑起玩牌资金。适当的玩牌实际上应该谨慎的坐在那里,确保拿到几百的美元奖金的保低奖金额度。如果提供的现金(即使是最少的奖金)能对你的财政和心理有很强的促进作用,然而我认为滑行不是很好的人为舞步。在某种意义上说,尽管如此,你的扑克资金和内在动力会要求你向伟大买进。当它掌控你时,你对胜利的贪得无厌的胃口总会驱使你为了最好而玩牌。因为你认识到现在你已经准备好要谨慎并柔和的玩牌,所以新的想法可以取代。我预感你在下次发现自己要临近幻想时,渴望的感觉会由内部产生,迫使你要偷注并买入彩池。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心理顾问,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继续保持提问!!! Carlisle14@hotmail.com
编者提示: 今天就来珠穆朗玛扑克开始偷盲注并买入彩池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