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顾问角(47)

扑克顾问角(47) 0001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心理顾问,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这听起来可能很夸张,但是我认为当我实际上玩得很快时会玩得更好。我看到职业选手们有时要用5分钟或更多的时间来决定跟注或加注。如果我要坐在想很长时间,我几乎总会做些错误的选择。当我简单的很快玩牌时,通常会玩得很对。-来自Gary Gee在线论坛中的帖子。

在这个问题上思考受到一些因素的影响。首先,让我们自身于职业选手们看起来要花很长时间决定跟注、盖牌或加注的情形。虽然你在电视锦标赛中常常真的会看到职业选手们要“深入思考”很长时间,我们要意识到这些电视锦标赛不总表现出他们平时正常的玩牌情况。现金游戏和锦标赛是完全不同的游戏。几乎所有的职业选手都甘愿用口袋J和Q冒险在翻牌前把全部现金游戏的筹码激动的押进去。如果他们碰巧遇到了口袋火箭,他们会耸耸肩并伸进口袋多拿出一百元的帐单填筹码。锦标赛(至少在再买入的阶段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相反,职业选手们知道在这样的牌桌上筹码管理和耐心相当重要。职业选手们喜欢集中于最多钱的赛场,决赛桌。在很多更有声望的比赛中,职业选手有目标站到冠军的位置以便确保拿到手镯、奖品,或者其他可以让人知道你获胜的东西。有这种想法,在主要的电视锦标赛中玩牌要比通常的现金游戏思考的更多。

对于快玩牌更可靠的事实,看起来正合那句名言“想的时间越长反而会出错”。刚开始玩牌的选手通常对自己的扑克本能不很自信。最初我们用某种方式强迫自己采取行动来做出反映是我们本能诱使的。思维在无数个组合一起的因素作用下做出最初的判断。问题是很多又最初读懂对手带来的因素是可疑的或不足以为信的-耸肩、短短的看牌可能都是暗示,对选手以前的行为的粗略记忆,猜想对手的智力或情绪等。当你花时间去回顾时,你的头脑在系统的挑战每个基本的和暗含的已有假设。在推理和更多的思考中耸肩变得非常不足以为信,新的决定就会形成。不幸的是,你希望本能做出的回答被完全根除。每个选手一定要找出适当的细微平衡,为自己的本能给出合适的分量。在这一点上,看起来这个问题的作者需要把他的本能在决定过程中的分量加大,占据重要位置。不要愚蠢的很快采取行动,因为是情绪(和自我)驱动着快速跟注。花几分钟分清本能、读懂、几率和信息。你花时间的目标不是要对你的本能打折。你的目标是要用你最初的本能考虑难题的各个方面。

这可能是个多余愚蠢的问题,但是我还是要问一下。当那些遭受狠狠击败时总会继续倾斜的玩牌或输掉它的人来说什么是最好的建议?-来自Vince的电子邮件

我在以前接触过这个内容,但是各种各样这类的问题仍是我电子邮箱中最常见的问题之一。当我看到一个关键词掺杂在这个特别的问题中时我觉得很畏缩:总是。如果你看起来玩牌总是很倾斜,这实际上是个相当严肃的问题。如果它是偶尔发生或者只在特别艰难的情况下发生,这还容易解决并克服它一些。那些大部分经常倾斜的玩家是不可靠的扑克玩家。大部分选手们玩牌为了自我和骄傲感,自我得到认可有时会比钱更重要。这样,输掉一个彩池就不只是输掉一些筹码,这是对个人自我价值的打击。倾斜问题很多都是在被狠狠击败发生之前出现,因为它替代了预料和影射。当我们看到非常有魅力的低牌时,我们愚蠢的假设这个彩池是我们的。当我们的对手在河牌上拿到两张有用的牌,他就偷盗了“你的”彩池。这对于思想和自我来说都是很难处理的事情。所以,要抵制倾斜陷入某种强烈的精神体验中。第一点,直到最后一张牌发出之前,你不要把手伸向“你的”彩池。我们一定要记住Hold 'Em是7张牌的游戏,不只是两张你手里的牌。另一点,你一定不要犯普通的思想上的内在化狠狠击败的错误。可怕的河牌不是个人攻击。遭到狠狠击败不会让你成为最差的选手,那不是上帝之神对你的惩罚,自怜和表面上抑止不住的气愤循环是不会有好结果的,甚至是自我毁灭。被狠狠的击败了。失望是正常的反映并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倾斜是不可接受的。静下心来找到你倾斜的根本原因。我打赌在很多负面倾斜之下是一个扑克选手在寻找自我认可。你希望机会和运气一直站在你一边,这样怎么都会证明你自己,世界都会知道你是有价值的、强大的选手。要自信、强大并准备好严重的损失来避免倾斜。当他们不可避免发生时,把它看成是一种挑战而不是完全的毁灭。

继续保持提问!! Carlisle14@hotmail.com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