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41)

漫游扑克之旅(41) 0001

我从澳大利亚飞回洛杉矶扑克名流赛,感觉真的很好,并希望在LAPC中有不错的表现,可能要得到两个第一名。然而事实受到了干扰。我想起那个城市和西方的歌曲,那里歌唱家向那些在说出“调整态度”之前就强烈要求停止的人提出2"x4"的请求。哦我得到应有的报应,那看起来很粗鲁,真的很粗鲁。

我在尝试阶段15场比赛没有一场胜出,其中包括10,000参赛费的比赛,在比赛中我们开始都有20,000筹码,盲注只有25-50。我非常喜欢这种情形,但是有两手大牌玩错了并遭淘汰。第一次行动是在比赛开始的1小时左右,当时我在中间位置上拿到QsJs,我把它加注到125,有一个超具攻击性的女士坐在我左边第二个位置上,她跟注,然后是个真正保守的玩家,现在Alex Kahaner(去年9月份在脚踏车俱乐部中赢得WPT比赛的选手)在按钮位置把它加注到325,我们都跟注了。现在我知道我不必进入这个彩池或者跟注这个再次加注,但是当你有20,000而且大盲注是50的时候,如果你没有真正能持续更长的赌注拿到赌一点还是没问题的!翻牌出现10s8s2h,我下注900,为我要玩的这手牌下定决心,寻求解释。我在台面上还能得到两张以上的牌和同花顺抽牌,而且如果我后面有人要加注或再加注,那么超出这个加注会全押或者盖牌-所以的一切都觉得于谁做什么。这个女人立刻说加注,并押进1500的筹码,此时最小加注要到1800。另外两个选手盖牌,适当的加注通过矫正做出。现在你不得不知道在我碰到过的这种情况下几乎每次加注者都是拿到一套牌。这个让选手筹码支离破碎的加注是令人惊叫的暗示。在硬币的另一面是她缺乏经验并有欺骗的愿望。那会有Jh9h或者其他顺牌或同花抽牌?我不会像面对一个职业选手那样从容的下决定,或者是像面对我至少和他玩过几小时的选手那样做决定。我跟注。转牌出现一个Jd,我过牌。她毫不犹豫的下注3000,我跟注。河牌是个2d,我再次过牌。她下注3000,我想盖掉这手牌。我相信我的读牌,但是我相信她吗?不,如果我跟注并输掉,我仍有大约12000的筹码。嗯….我跟注。她翻开了88形成大满贯。我对自己要发疯了,我在这手牌上输掉超过8000的筹码,而这手牌我甚至可能不玩。请让2x4通过。

大约4小时多,勉强的AK在3名选手勉强跟进后,在盲注进入200之前,我看自己拿到9s8s用少于8000的筹码跟注。在3年前的世界扑克系列主赛事中,我梦想那是我最不可思议的牌,然后出局了并在翻牌中得到顶级套牌(10-10-10)把所有钱都押上了(在第二天有超过40000的筹码),在这手牌我梦想坚持的牌中对手(Oklahoma Johnny Hale)败给同花顺。噢!!回到LAPC,我们六个人看翻牌10d7h6h。我的心率加速,因为我在翻牌中拿到坚果我想在一个会让我惊慌的牌在转牌出现之前把我尽可能多的筹码都押上。过牌到我,我下注1500,比彩池多些。按钮是来自瑞士的大意的炮筒子,他用11000筹码把它加注到3500。又回到我这里,我全押,他立即跟注,转牌之后是5h3h。尽管他可能被认为是拿到顺牌抽牌,他只有同花抽牌。我有两倍的几率能在这个牌桌上拿到巨额红利,但是没有!转牌是4h,我没有抽到一颗红心,而他形成一手同花顺,让这变得更具戏剧性。请让2x4通过!

我记得一切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在洛杉矶脚踏车俱乐部的Diamond Jim Brady比赛中,Daniel Negreanu那时说他已经连续35场比赛没有赢得奖金了。尽管我现金已经接近一半了,但那不是我想要达到的记录。当然Daniel随后在锦标赛巡回赛中有全盛时期,出现最伟大的一年。

我最近在Bellagio玩奥马哈,并和一个我经常能在WPT比赛的后期阶段看到并拿着很多筹码的年轻人聊天-Fabrice Soulier。他是现代枪手的典型代表,我的意思是扑克选手,在高筹码游戏中具有攻击性并获得了成功,很多就会出现在电视比赛的决赛桌。他在LAPC10K比赛的第三天是筹码领先者之一,当时有3手牌出现;他加入到一个牌桌里,Ed Moncada挨着他,每手都加注。Fabrice有超过600,000的筹码,盲注相对他的筹码来说仍很少(可能是800-1600,ante注是200)。Fabrice虽然喜欢参与其中,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却受到些受挫,他的筹码降至520,000左右。他每次加注那些用再次加注改过他的人,他被迫放弃。一个看起来这样做的典型选手是James Woods(演员),当Fabrice用QJ加注时,James再次全押加注对抗Fabrice-坏时机。Woods用超过250,000筹码下注并翻开QQ。现在fabsoul对抗Moncada全押,是用AQ对抗AK,没有拿走另外的130,000左右而回去了。现在有46名选手而45名选手可以得到奖金,但是他是个扑克选手,他继续玩扑克。按钮加注它,Fabrice看看自己大盲注位置上拿到的Ah6h并全押。按钮跟注,拿到AJ而Fabrice是个敢于冒险的孩子。一个确定的印象是他会赢得很多成功并继续进入更多个决赛桌。如果这发生了不要感到惊讶。

我要问一个这些年来在各种情况下我已经问了很多次的问题。问题是“你怎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玩得很差?”答案是当你不断用最好的牌把筹码不断扔进彩池而无论如何都会输掉的时候。过去两年中我可以找出的这类例子总是很特别的牌,这些牌在电视上的扑克超级明星1中播出过。Gus Hansen在缺人数的牌桌上和Barry Greenstein对弈,翻牌出现KQ4,Barry下注,Gus加注,Barry全押而Gus跟注。他们现在彼此揭露的牌是Gus拿到Q8而Barry拿到QJ。Gus有3张牌输,3张牌能获胜。转牌是个4,河牌是个8!令人惊讶!在电视上他们问Barry他觉得输掉这个连续牌的感觉是什么,他回答说很正常-如果他回家看到他盖掉一手更好的牌他会感到很难受,但是如果他能把所有的钱都押在一手最好的牌上,但以后的所发生的事情就超出他的控制了。那该是我们所有人都该有的观点。在你知道所有情况和已经玩过的牌之后很容易会再次假设自己的做法,但是如果你拿到10h-10d来对抗Ac9c,有多少次你会意识到在统计学上你会是输掉的一方?

所以直到下次…好好玩牌,好运同在!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