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顾问角(49)

扑克顾问角(49) 0001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心理顾问,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我的一个朋友已经告诉要我在在线牌桌上一起配合。因为他离学校很远,他认为我们一起勾结会成功,因为我们看起来彼此不像住得很近。我开始对整件事感到不安。-来自Corona_Kid在线论坛上的帖子。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不只是简单感到害怕被揭穿而犹豫的事情。对于我们所有爱这个游戏的人来说,这里存在一个有生具来的道德界限,它渗透到我们个人的思维中。大部分选手把欺骗作为手段来低廉的出卖这个伟大游戏的诚实性和他们自己个人的诚实性。有这样的想法,大部分选手对通过卑鄙手段赢来的钱不会有积极的情感反映。你看,对于大部分主要的选手来说,扑克不是主要看重钱的得失。相反,我们大部分人玩牌更多是为了心理方面的因素而不是财务方面的因素。例如,我们玩牌来满足自己竞争的动力。很多人玩牌是要享受寻求个人能力的提高。赢会带来自豪,自我促进和唤起积极的能量。通过勾结或欺骗获胜不会带来这些心理方面的成就感。相反,欺骗者经常对自己和他们的手段感到不耻。他们的自我实际上被通过欺骗获胜的努力而伤害,导致他们感到自我价值降低。讽刺的说,欺骗者在这种反映下经常是被迫去欺骗。欺骗者的头脑在结果和负面情绪反映之间在心理上一直都要不停的作斗争。欺骗者认为赢更多的钱会帮助掩盖自我羞愧感和自我的泯灭。这样,欺骗者不断的拿筹码,试图通过更不公平的策略赢得更多的钱!当这不能满足欺骗者心理需要时,下一个努力就会继续出现来通过更多的欺骗弥补裂痕。这个循环由于越来越多尝试欺骗的风险而带来更多危险的结果。我知道在我想象你和你的大学好友想要做些简单的勾结时,我已经描绘出一幅相当冷酷的画面,但是我已经目击到负面的个人斗争使得“天真无邪”的东西初见端倪。我强烈的建议你要清醒的把握勾结策略的结果。相反,要集中精力提高你的游戏能力,用纯正的扑克方式获胜。你肯定会发现通过伟大的玩牌方式赢得很小彩池所感到的满足感比通过欺骗赢得大胜利得到的满足感要多得多。

我已经读过你关于不要倾斜玩牌的建议。我疑惑你说的在有病的情况下玩牌的想法?我得了流感呆在家里没上班,总是会在整个时间里玩在线扑克。我的结果都差不多。你认为在有病的时候玩牌是错误的吗?-来自Jayson S的电子邮件

首先,让我重复你开始陈述的句子,我建议不要在倾斜的时候玩牌。我说表达的观点更多集中于要克服倾斜,通过倾斜玩牌,做精神上的体验,在倾斜发生时能够制止倾斜。当倾斜的时候根本不玩扑克可能是个很困难的建议,因为我们经常根据锦标赛时间表或自己的个人时间表而被迫玩牌。我觉得我们可以在牌桌上克服倾斜。那就是说,让我转回你问题的核心部分:当生病的时候玩牌。我猜想,像扑克的很多方面因素一样,它是可以依据的。它可以降到生病的某种程度,你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和你玩牌的级别。如果你真的生病了,聪明的做法应该是在转入现金游戏之前,降低一两个级别。把这看作是一个小测试,测试一下水温,看看你玩得有多敏锐。我可能会进入一个更低水平的游戏,更集中的去了解,例如奥马哈高/低游戏。如果你在这类游戏中能玩得很好,也就是保持精神集中并对扑克了解清楚,那么你可能状态良好,可以进入更高限注和更多变化的游戏中。如果可能的化,我会尽量避免一些多桌锦标赛。因为这样的锦标赛会持续两个多小时,你真的很难预知你的病情和疲劳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对你会有什么样的影响。真正关键的是要确保你的身体疾病不会对你的情绪或智力水平产生负面影响。你能保持耐心吗?你能忍受在河牌被狠狠击败而不会不断倾斜下去吗?总之,我不反对在体温较低的时候玩牌。只是要谨慎的进入,通过稳定的自我评估来敏锐的玩牌,确保你的玩牌以及适度的集中精力。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