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概率和教授

扑克、概率和教授 0001

在2005年秋天,乔治亚大学的教授(统计学)Lynne Seymour开了一门有创意的新课程“如果你必须要赌怎么办”,这门课处理扑克和其他棋牌游戏。一单元的课程就可以指望毕业了。

在大学里实际上是在滚动的基础上设置一门新鲜的研讨会,鼓励有创造性。他们这样做了一些课程有Bob Dylan,巧克力科学和主要联盟棒球的历史。像Seymour教授的课,他们为了研究更严肃的问题而做一个有趣的入门。在她的课上,她迎合在大学生里流行着的狂热的扑克游戏,从而介绍概率理论和统计理论。

她说:“统计是有目的的数学。”她开课的前提是:如果你要玩牌,就有正确的玩牌。它吸引了13名男同学和2名女同学,研究梭哈扑克和德克萨斯Hold 'em游戏,在课程结束时举办Hold 'em锦标赛。锦标赛的赢家可以免去写要求写的论文。班级冠军是个年轻的男孩,他正确的理解了一切知识:概率、攻击性和最佳下注。

这些学生们是典型的新手,18、19岁。他们都有些扑克经验,大部分是从家里和宿舍里得来的。有些人玩在线游戏。有几个人已经了解了数学,但是大部分不会。

课程由讲课而后是演练组成。Seymour教授说:“在了解一些概率知识之后,我会说,‘让我们玩玩,看会发生什么’。”然后扑克游戏开始。他们玩5张牌梭哈和德克萨斯Hold 'em。

据Lynne说,“他们发现梭哈比Hold 'em要难。他们惊奇的发现在前5张牌里有对牌的概率略微少于50%,而一手什么都没有的牌的可能性要略微大于50%。”

这个课程全部只有关于数字还是只是关于数字?根本不是。从概率/数学/统计教授那里看这门课是什么。“扑克是心理学的游戏。他们很快了解到概率不是必然出现的。”

她承认不是很好的扑克选手。她说:“我在娱乐场里玩牌。我在校友会中玩些扑克。都是5分和一角的赌注。”她骄傲的说她拿下最多的彩池是$32。

她在线玩牌吗?“哦,不。在线玩牌就像对着照相机在讲课一样。那对我来说没有热情。我不能解读其他选手。你只能用概率玩牌。”

Lynne在Chapel Hill的北卡罗莱纳大学拿到统计学博士。2004年她在荷兰升为教授。她在意大利和法国发表了科学论文,是统计计算和仿真杂志(Journal of Statistical Computation and Simulation)的联合编辑

她在出生地阿拉巴马的Phenix城有机会接触到游戏,那里在30年代、40年代和50年代是有名的罪恶温床。生活杂志把它称作“美国最邪恶的城市”。在拉斯维加斯享有该声誉以前,它也被叫做“美国的罪恶城市”。

Phenix城距乔治亚的Fort Benning只有8英里,它吸引很多美国大兵和其他人来这里赌博、卖淫和吸毒。她说:“在城里有很多大黑手党头面,他们利用这些士兵。”

小时候Lynne记得她的祖父手里在摇骰子,祖父后来由于偷税漏税和诈骗而入狱。她说:“他在乔治亚的哥伦布开一家女士服装店,那是赌场的前脸。他因为用加重的骰子而出名。”

她笑着回答说:“我用有鬼的骰子玩。它们是用水银注过的。你把它们放在兜里,让它们放上10分钟,在第一次掷的时候,数字是随机的。在第二次掷时,一个7会出现。然而它们又会随机变化。让它们呆上10分钟,并重复这个循环。”

这是她最初对数学产生兴趣的原因?对统计?还是扑克概率?

她承认:“那可能就是。那只是可能。”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