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四分之一世纪:Dangerous Dave, Amarillo Slim和我

扑克四分之一世纪:Dangerous Dave, Amarillo Slim和我 0001

回顾几年前,当Amarillo Slim运作扑克超级杯时,一些卓越的选手们积聚一堂相互之间开玩笑、说谎并玩筹码。他们也在Reno 和Lake Tahoe与几个玩得很好的当地选手玩牌,当锦标赛搬到维加斯时也是如此。在那个时候里,有个玩着半生不熟的无限注hold'em游戏的家伙,他的名字叫做Dangerous Dave。

现在Dave不用在碰运气了。这个家伙害怕过马路或者在背后说他的妻子,但是他还是个很友善的家伙。蜻蜓点水让它更好,当他描述自己玩牌风格时说,“那个老家伙玩牌比让修女兴奋还谨慎。”

当Dave在翻牌前加注时,就像摩西分开红海,让选手们都倒在一边——很快,只留一条小路让自己挖到彩池。唯一的问题是,彩池总是非常少。Dave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他坚持玩尽可能少的买入费。如果我们玩$10/$25盲注的无限注,平均筹码是$5,000,那么Dave想买入$500。你本会认为他只会在短缺买入费的情况下徒步穿过几英里远的沙漠,但是他口袋里总有很多钱,看起来永远不会干涸。

有时你需要花很多耐心才能打败像Dangerous这样的选手。你知道他大部分时间都拿着什么牌,他手里牌的排列很小,以至于一旦翻牌记住,你就知道你所处的位置,但是在那种场合下,那不能阻挡我拿第二好的牌去轰击他。对我来说幸运的是,Amarillo Slim没害羞的说出他的想法,他出于慈善的(或者可能是出于同情)靠在我的肩膀上说:“孩子,你不必击败那个家伙,在这个游戏中赚钱。”

在那之后我很机灵的在这个小筹码的游戏里(像Dave一样)停止任何行动,放弃了有很小可能成功的牌,此时我知道我得到最好的回报是同样多的钱。我也集中精力去评估Dave用什么牌加注,我用他谨慎的形象追逐其他选手(这些人已经跟注了),他们也都对再次加注放弃。以我的利益看,当这来到他身上时,Dave经常盖牌,时间长了我学会如何运用我大量的筹码优势。

Dave没有变过。他只是一直坚持用大的口袋对牌作为他加注的标准并获取ante注,虽然在最后采取行动之前只剩下几百美元,并赢得$600的主彩池,而此时第二大的牌可以在边池上击落$2,000。

在Barry Greenstein的书-河牌上的A里,他有一章资金管理的内容,其中列出几个玩缺筹码游戏的理由。对于偶尔的读者来说,这些看起来很有趣,但是再次提醒,他们主要是处理资金管理问题的,并不是用来赚最多钱的。从数学观点上(考虑投资的期望收益和破产因素的局限性)看唯一合理的想法必须处理彩池限注和无限注游戏。在这个例子中,Barry写到:“当你有少于需要跟注所有赌注的筹码时有数学极限,因为当你全押时你不能放弃一手牌。”

我在这里要补充些,我看到很多玩缺筹码有天赋的选手。他们中最好的选手会通过用缺少的筹码远线抽牌来保持他们的银行资金。他们也用好牌诱惑其他人跟注,此时其他选手认为他们不会被只拿着很少筹码的家伙过分的攻击而受到严重的伤害,而当一个选手不能有机会回来再次跟注他们时,还能全押下注(用弱牌)来偷小彩池和盲注,这样的下注过大很少得到跟注。

即使我偶尔看到保护的场面,他们保护自己很少的筹码就像囚犯在满屋都是大个而饥饿的人群里保护他的午餐一样,我不能倡导很少买入作为生活的基本方式。原因是所有的选手或大部分缺少筹码的选手只是在盲注就离开了,直到他们拿到一手象样的好牌,然后在这手牌上不能做更多的事情,因为他们很快就用完了筹码-再次,第二大的牌通常会从边池中赢的筹码比缺少筹码选手在主彩池里赢的筹码更多。

如果你想为你的好牌而付出,当你最后处理翻倍甚至是3倍时你想筹码要足够充足,它会让你在整晚都处于领先地位。很多次当一个单独彩池让你在晚间的扑克里赢得很多筹码时,没有感觉会严格限注你可能的回报。对于大的买入额,Greenstein写到,“用你的筹码作为工具来比对手更好的玩牌。”很简单你用很少的筹码不能进行很多行动。

如果你不能支付起足够大的买入费,你可能不该第一时间参加这个游戏。如果这是个好例子,就像Ray Zee倡导的“找到一个低限注游戏,你能利用并建立自己的阵营。”当你的银行资金能处理它时,然后在向大一点的游戏进攻,但是当你进入那里时要给自己赢钱的机会!


编者提示: 继续,来 Pokerroom.com向大一点的游戏发起进攻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