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45)-在这的世界扑克联合会

漫游扑克之旅(45)-在这的世界扑克联合会 0001

在扑克巡回赛中你不必希望在某一天结束时处于筹码领先地位-不用追逐“标准”或平均筹码数量,只是要注意影响你竞争弹性的东西-如果你“觉得”筹码短缺,你的玩牌有受到影响的趋势,那就不是好事了。

这是你经历过的连锁反映,或者是你已经知道的建议,就是不要在你旅行的那天玩牌,或者不要在妻子对你发火的那天玩牌,或者你的上司解雇了你,或者有倒霉的事情发生-换句话说,就是只要有让你感到委屈的事情发生,这些事情就会让你很难集中精力并富有耐心。当 “游戏自然而然的来到”你身边时,你会想玩游戏,而不是在你必须在某个时间离开-因为你答应过要去Waterman家吃饭,或者你的车要离开,或者出现其他的原因-的时候玩牌。如果你是个职业扑克选手你知道这一点,并会合理的安全你的时间表。如果你是个业余选手,你通常在可能的时候玩牌-甚至当你下班早了还要必须按时回家吃饭的时候也要玩牌。

当你在锦标赛里,你通常会被其他因素而打扰,特别是在多天的比赛中,比赛中耐力是获胜的关键。不幸的是我拿到这样一手牌,在2004年我参加了10,000美元参赛费的WSOP比赛,大盲注1600,我的筹码是138,000-这低于平均筹码,这也比我在前一天剩下的200,000筹码少,但是它相当于每轮的成本来说还是很舒服的数量,在那天我陷入非常危险的时刻,无数次“全押”下注。现在Marcel Luske从第一个位置上下注3500,当到截止位置选手开始行动时,他们宣布这是今天的最后一手牌,按钮跟注,我看到手里拿的3-3。很明显它可能跟注,但是其他的因素对我施加影响-这是最后一手,这天都很艰难,我要在最后一手牌创造历史,我知道下桌牌在淘汰一名选手就会必现在的选手多拿10,000,我不能准确的计算出这个跟注会用掉我多少筹码,Marcel会盖过我…好的,理由足够充分,我盖牌!啊。翻牌来了A93,我感觉很差。现在Marcel下注6000,按钮位置的欧洲选手全押8700,Marcel盖牌,我们放下我们的筹码。这是我很难肯下的一块骨头,我犯了一个大错误,并知道这是错的。而后我告诉Howard Lederer我很差的盖牌,他的评论仍让我记忆犹新,“哦,Dennis,你怎么能!”他用敏锐的眼睛看着我。

在2006年3月27日Jesse Jones宣布世界扑克联合会成立并在网上开了媒体见面会。它是于2005年11月7日在内华达的拉斯维加斯组建的,其宗旨是代表发牌员、玩家、组织、棋牌室、娱乐场和其他与玩牌或促进扑克发展相关的组织。你可以与之联络并从wpapoker.com网站上了解更多东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强烈需要有这样的组织,我希望的是我们最终用适当的方法发出共同的声音来解决影响扑克行业发展的各种问题。在媒体发表会上我提到扑克社会的关键成员应该是扑克社会中的核心人物,我把Chris Ferguson和 Howard Lederer作为例子。Blair Rodman随后评论WPA不想构筑杰出人才的氛围,那些大牌明星会与各个“联盟”和其他组织签约。这是真的,但是因为在我们的社会里有一个“明星系统”-那证实了那些大牌明星走到哪里就会有很多人跟随-那不排除组织的做法可以让每个人的声音都能听到。无论如何我建议那些支持这个联合会的人们要有不止一张选票,我只是说他们对它的支持会尽可能的确保向成功迈进,Blair和我可能达成共识,但是我们存在一个远景问题,那是一个有人认为半瓶未满有人认为一瓶晃荡的情形。

很明显锦标赛规则应该被普遍接受并普遍应用。这对Marcel Luske来说也是个大买卖,这也可能是促使他开创国际扑克联盟的动力。我觉得他的野心与WPA类似,我希望他们会一同合作,那个野心要为未来扑克选手们的共同利益让步。来自大英帝国的endon Mob是WPA的代表,但是我希望在多媒体发布会上看到更多的国际代表,但是这可能不容易实现。扑克新闻的Earl Burton提出很多重要问题,我相信他会在这个网站写一篇有关这次发布会的文章。(编者提示:Earl的文章在一周前发表了。你可以点击这里阅读)

在美国,那些主管和运作锦标赛的人组织起来在2001年制定了标准规则和程序。创始的组织自我命名为扑克锦标赛主管联合会(TDA),由Matt Savage, Linda Johnson, Jan Fisher和David Lamb组成。我为这三个组织喝彩。他们做出了努力,其他这里没有提到的组织也非常有意义。

如果你想让锦标赛继续保持成为当地比赛,那么你可以随心所欲去做。如果你想把它带给更多选手并打上成功的印记,那么要像照顾你的小孩一样照顾它。我所说的事情可以适用于很多在全世界范围内举办的比赛。如果你想让来自各个国家的更多选手参加,请更为专业的运作比赛!如果它是个地方比赛,或者只是讲某种语言的比赛,为什么还要四次打广告!当破坏规则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时,那么国际旅行者会用脚投票,再也不会回来。

修正(来自澳大利亚):“揩油”坐位是截止位置右边的坐位。快来离你很近的剧院,那里为揩油坐位的右边的坐位起名(距按钮位置右边的第三个坐位)!我在这里开个玩笑,但是当叙述一手牌时准确描述出你的位置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立刻澄清这手牌的坐标有很大价值。我们可能应该给每个坐位气个外号!

直到下次好好玩牌...好运同在!

编者提示:在最终赌注轻松只在的交好运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