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四分之一世纪: “Wipeout”的Barry Wilson重游

扑克四分之一世纪: “Wipeout”的Barry Wilson重游 0001

当我还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时,我的伙伴Barry就给我介绍几个和他一起玩正规玩钱扑克游戏的高年级朋友。现在Barry是无所畏惧的那种选手,他现在在邻居周围可以随心所欲的骑着自行车想到那里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了。我不止一次看到Barry的自行车突然停下来(在撞到停放好的车上、树丛或矮墙之后)而他仍继续把着车把,那就像超人飞上天一样,直到地心引力突然把他的身体再度带回地球上来。每个那样的场景都会让他慢慢升起然后摔在地上并流血,但是他仍在笑着。无畏。

在我们的扑克游戏中Wipeout Wilson一样几乎会闯入每个彩池并大量下注筹码。有时他的做法就像超人一样,但是通常在河牌之前他会在椅子上看翻牌,就像是刚着落的鱼,然而嘴里仍紧紧的喊着鱼钩,而其他的选手会对他的彩池倾斜。

Barry的游戏在进步,但是那在他从游戏中的一个老家伙那里得到一份去当地比萨饼店工作之后的事情,所以他可以为自己的里程碑付款,我相信我的朋友会教我要为一手高质量的起手牌而耐心等待。但是那堂课被证明是一把双刃剑。

几年后我住到拉斯维加斯,我跑进一个也叫Barry Wilson的选手那里。像你已经猜到的,我也开始叫他Wipeout,因为这个家伙也非常无畏,他看起来会玩很多的彩池。几周过去了像个兴奋的石头一样,我没有耐心等Barry再次让幸运停下来,并开始返还我一些他每晚在牌桌上赢来的零钱。在那时我非常焦急,最终我被打垮了,我想我只能继续等下去除非上帝会再次出现,但是那个猫将不开始压榨筹码。他是人类棋牌的榨取者,那不只是因为他幸运。

在此时我决定要信守老的谚语,“如果你不能击败'em就加入它吧。”我问Barry他是否想去吃点晚餐。在我们第一次交谈后,我真的开始理解他的玩牌风格。“在好的游戏中我不关心我所有筹码怎么使用。在坏的游戏中,没有行动,是的,但是在好的游戏中,不是这样。我知道我会有一些起伏,但是如果我在他们能发挥作用之前不得不用的话,我整晚会倾斜很少的筹码。”

Barry在加利福尼亚的Pismo海滨长大,他在高中的时候玩篮球。他是个投手,他用大量的时间去灌篮,在家附近的白色沙滩的海岸上踢足球,玩飞碟。他也喜欢和高中时的女友Jan(现在是他的妻子)一起骑马,他们在沙丘上骑着摩托车,Barry说:“哦,如果用本田汽车算摩托车有50cc的速度。”

他是祖母Sheila养大,当他上高中3年时她病了。“我要辍学,在邻居附近弄开几辆车然后从车里偷汽油,你知道,大部分都是很好的原料,但是当Sheila死后,我完全迷失了方向。”

“Jan继续陪着我进入大学,但是我根本不关心学校的事情,平时只有篮球能起作用。我开车或被吸引去拉斯维加斯玩扑克,如果我输了,我就想办法凑些美元,再开始玩牌。”

Barry在扑克桌上桌下是个大意的加农炮,他不断推动他和他周围人的运气,直到他们再反推回去。“我有些困境,我学会很好的对待,因为你可以从你输给的人那里翻本回来,但是在扑克中不是。在扑克中你推进直到你破产或者拿到所有筹码。首先我输掉很多,但是最后我学会在翻牌后玩得更好。”

Wilson先生让自己自觉的接受变化,基于他对玩家的读懂技术在翻牌后很有能力的做好。他不参加任何锦标赛,只是在拉斯维加斯玩现金游戏,有时也在洛衫基的商业俱乐部或脚踏车俱乐部玩牌。他习惯于玩$100-$200的游戏或者比这高一点的游戏,在将近15年玩现实扑克的经历之后,Jan不用在担心他的收入。Barry 说:“那是我最后考虑的一件事。筹码只是工具,他们在桌上不代表任何事情,你不得不把他们区分开来。”

他把玩牌和休闲区分开来,除非当我看他在扑克室离说,“很快”,就像Tom Hanks在电影Castaway中做的那样。事情是,我不能叫他Wipeout,因为他不会经常那样做。他太出色了。

我从Mr. Wilson那里学到如果你不能理解变化,你就不能更好的挖掘自己的潜能。如果你想真正的获得,你必须曾经有段时间要冒险把手松开车把。现在如果我开始像Barry那样很少的做它,我已经准备就绪。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