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遗产:Stu Ungar基金

扑克遗产:Stu Ungar基金 0001

Stu Ungar基金的形式已经被Stuey前妻Madeline和他的女儿Stefanie公布出来了。Stuey严重的上瘾和Stu以及Madeline的儿子Richie的自杀触动这个家庭采取这个行动。

据2006年2月公布的Madeline 和 Stefanie署名的信上说,Stu Ungar基金的任务是要“公布所知道的与任何上瘾行为有关问题的情况,其中包括赌博、吸毒和自杀行为,为组织提供合格的和公认的治疗、教育活动而提供更多资金。”

据儿童Miracle网络(CMN)的合作创办者Joe Lake-他目前已经成为自愿的顾问参与该行动-说,“在游戏中这仍非常早,我们在慢慢行动。我们试图分享基金的观点,树立它的形象,建立对上瘾行为和自杀的认识。”

Madeline 和Stefanie说:“我们相信这个基金会实现Stu在他的生活中没能实现的事情-帮助其他人避免犯他所犯过的同样错误。感谢上帝,我们可以利用Stu的伟大成功和遗产作为支撑帮助创建第一个以扑克选手命名的慈善机构,并扩大知名度。”

扑克大使Mike Sexton在他送葬时颂扬到 “让我们忘记他的弱点和他吸毒的问题,记住他的成就-高雅、感觉舒适的伟大选手”,Mike Sexton也同意要出力。Madeline 和 Stefanie与关键人物会面-选手们和行业中的执行人员-来分享她们希望实现的目标。

筹款计划正在开展中。基金在寻求运作以及把基金分配到比赛中。个人和公司都正在开始与之联络。高姿态的慈善扑克锦标赛在未来将计划出台。

Joe Lake在非营利比赛中是重拳出击者。在尼克松政府时期的前任高级白宫人物Lake,是前任总统George H W. Bush的朋友,他坐阵Dick Cheney Cardiac研究基金。他也是前任总统Bill Clinton和纽约参议院Hillary Rodham Clinton的朋友。

在他创办CMN期间,Lake为全美国170个儿童医院建立了筹款网络。他追逐国家最大的公司,作为CMN的创始人他把Marriott带上船。他向美国快递和其他主要的公司介绍。他锁定与好莱坞的明星和世界职业运动员合作。

Lake说:“我们预想把CMN的模型应用在Stu Ungar基金的任务和运作上。不建立新的实体设施,我们寻求现有的治疗设备,让他们与基金结盟。”在Lake的管理下,CMN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儿童慈善机构。

Lake之所以能参加进来是因为他的儿子Brad-Joe6个孩子中的一个-他是在维加斯St. Rose Dominican医院的CMN单位的协调员。Brad认识Ungar家的女士们,并建议Joe过来做为新慈善机构的义务辅助人员,现在他已经退休,成为自由作者。

Joe通过保险执行官David Hensey已经把基金培养成最近的形式。Brad Lake是组织的成员。Joe不为该组织服务,也不为Madeline 或Stefanie服务。据Lake说,组织在性别和宗教背景方面很复杂。

在写这个文章时(2006年4月末),ESPN正播放Stuey的记录片,它被播放出来,Lake说就在2006年世界扑克系列时期要在电视上播放。基金的信息将是播放的一部分。

基金将继续得到很多顶级扑克职业选手的慷慨相助。例如,Barry Greenstein已经把几百万的锦标赛奖金捐助给儿童慈善机构了。Phil Gordon为癌症研究捐助了几百万。有两个移植肾脏的Jen Harman为器官捐助组织工作。Clonie Gowen的母亲是卵巢癌症的幸存者,他为这个慈善原因捐钱。

一些伟大的运动员,像Derek Jeter, Tiger Woods和Brett Favre(也是Favre的妻子)都帮助基金。为什么没有一个以世界系列冠军的获胜者、扑克名人堂的成员命名的基金,作者Nolan Dalla 和 Peter Alson叫做“一类人中的一个?”。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