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47-来自WPT冠军赛的报道

漫游扑克之旅-47-来自WPT冠军赛的报道 0001

我知道25,500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价值,但是就算考虑到通货膨胀,那也是不少的钱,把它投资在每年举办一次的第二大比赛也是值得的。我所说的是世界扑克巡回赛冠军赛,它每年都在4月份于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的Bellagio举行,预选赛会历经几周最终结束后才开始比赛。我玩了7场比赛,有5场比赛听起来还不错,分别排在第9,15,22,32和37名,此时你会意识到我在拉斯维加斯呆了大约3周,花费很多,我所赢得的25000被50000的参赛费所吞没。大约5年前我们会在让人感到非常兴奋的世界系列扑克主赛事里开玩笑的说还记得回家的路吗?很少有比赛让你拿到10,000的筹码并以25-50开始?我们全年都在为那个锦标赛计划着以确保参加那个比赛?哦,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就像喝剩奶的杯子,现在到处都是10000美元参赛费的比赛,有时一周就有2次或更多场!

在主赛事中筹码的新标准已经被Bellagio按惯例增加到参赛费的二倍-换句话说冠军赛里25500参赛费的比赛你拿到50000的筹码!甚至在90分钟一个级别的比赛,以50-100的级别开始比赛,如果你能保持住开始时的筹码,第9级别开始之前你就会觉得筹码有点少。现在第9级别的接下来就是最后的级别…第二天!那意味着你在理论上感到受到压迫之前你有足够的时间玩很多牌,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决定来决定你在未来的比赛里是否还能战斗。就像你所看到的这都是理论,因为当你在第一天面对艰难的决定时,那确实相当艰难-一个真正艰难的决定。

我桌上一个筹码最少的家伙,他以其卓越的攻击成为我部分世界里的第一人,他就是你们都知道的-Doyle Brunson。让我告诉你他参加的3手牌,尽管如此,看看你是否认为他很认真的对待25500美元-我的理论是他有更好的事情去做,很简单并不关心在那里,即使他进入了比赛并觉得有义务呆在那里。

第一手牌是在盲注处于100-200限注的时候,我看他不断的想害他右边的选手,Al “sugar-bear” Barbieri不时的用无情的攻击收集到一些成果,进而把他的筹码构筑到80000。我从来没有见过Doyle斥责坏选手,但是当他不赞成某人时我可以感觉出来,我感觉他们生活在虚拟的时间里。在一手牌中,一个谨慎的选手勉强用8-8在第一个位置上进入彩池,Al用QJ从第三个位置上加注他到800,还有7个选手在他后面盖牌,8-8的选手跟注。翻牌是7-3-3,在8-8选手过牌之后,Al下注到1200,谨慎先生跟注,Al下注2500。谨慎先生局促不安一段时间之后,放弃了这个赌注,当他看到被击败的牌时,从座位上跳起来,摇摇头。我看着Doyle,他看着别处,尽管这是另一个工作日,但是我保证这手牌他一定是注意到了,而且去除了一切疑虑,只要他有机会就会在Al之后行动。

当轮到Al到按钮位置时,他的机会来了,Al下注650,就像你期盼的他能拿任何牌去做的那样。Doyle从小盲注的位置上跟注,大盲注盖牌。翻牌出现10-4-3,Doyle过牌到Al,他下注1400,Doyle用过牌加注的方法加注到5000,Al立刻跟注。在此时我想不出Al的牌,但是不知什么原因我有强烈的预感认为Doyle拿着65,而且在进行着半欺骗。转牌是8,Doyle过牌而Al下注6000,Doyle跟注而河牌来了一个A。现在Doyle缩成一团,他弄皱他的帽子,他眼睛离开牌桌,又回来行动,然后下注16,125,这是能数上名的一个赌注了,此时这是个大的赌注,但是在这个彩池里它还不像它以准备好接纳的那样大。Al不舒服的看着我,但是试图在一分钟以内跟注了6,225。Doyle开始抓过来他的牌,但是发牌员示意他不要这样。Al是色盲?他至少希望看到这手牌?发牌员现在试图修正它,试了好几次Al仍了很少的筹码,发牌员做了些我以前从来在游戏中没有看到的事情-这些事让Doyle或Al都没有疑问,但是喔!发牌员伸进Al的筹码并拿了一个红色筹码,1万美元的筹码,出筹码完成跟注,结果他得到权力。Doyle没让我们看到它就投降了,尽管我仍认为他拿到的是65,而Al亮出AQ,拿到彩池。这手牌让Doyle用了开始筹码中的17,000。

四手后3个选手勉强跟进200,其中包括Al,Doyle用7跟注看翻牌,彩池总共有1400。翻牌出现QhQc7h,过牌到了Al,他下注2000。Doyle跟注,还有5个选手在他后面,他筹码只有16400。所有其他选手都盖牌。,转牌是3s,Al下注3000,而Doyle再次跟注。河牌带来Ah,Al过牌,Doyle立即把他最后的11400筹码全押。Sugar-Bear看起来很厌恶,并跟注他,Doyle翻开Kh4h。

Doyle进入第二天,在盲注为400-800,ante注是100的级别时他剩下24,000,他加注了2300,而另一个选手再次全押加注他,他用不同花的A-7跟注另外20,000?我不能想象如果你很认真的对待锦标赛,你不会跟这个注。另一个选手拿到QQ,当A出现时,Doyle获胜,从此他稳定的构筑了筹码,并成为一个竞争者。

在锦标赛开始时有50,000筹码,你在想用你的军火弹药时有很多选择,尽管用些筹码可能会破产,那也不是很容易发生的事情。它让我感觉到每次我拿到好牌有人就会在翻牌上拿到套牌,在我放弃之后,他们会亮给我看,那相当友好。

在第一天的最后一个级别里,在350分钟的玩牌之后,我剩下36,000的筹码,此时下一手牌来了。James Van Alstyne在很早的位置上就摸出600,此时盲注是400,那是什么意思?因为他加注了半个彩池,那是他做出的最少加注。我在大盲注的位置上拿到10-10,因为James有80000的筹码,我不得不在不合适的位置上玩牌,我只是跟注。翻牌出现965,我下注2000而James跟注。我没能确切的读懂他,但是知道他能用两个大牌跟注,或者只是用额外潜在的能拿下彩池的牌下注观望,目的是要看转牌。我也不能肯定他要让自己“偶尔”疯狂的在翻牌前加注,用“坏”钱追逐好钱。转牌带来一个5,我再下注2400,而James很轻松的跟注。现在我肯定不是非常喜欢我手里的牌,在一个2出现在河牌之后,我过牌,James轻轻把5000的筹码放入彩池。我没找到充足的理由放弃这手牌,所以跟注。他亮出AA,拿下彩池,而我让这手牌再从头脑中过了一遍,试图找到方法来便宜的避免这手牌-我觉得那是很难做到的事情,不管怎样我在这手牌上输了10000的筹码。

直到下次,好好玩牌…好运同在!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